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献辞

夜尽天明总有时
时序更迭,天道不灭。晨曦冲决暗夜,我们一起迎来了崭新而充满希望的2016年。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在此向大家致以最诚挚的新年祝福!

2015年,是人祸频发的一年,长江沉船、天津爆炸、深圳滑坡等事故次第发生,而真相被掩盖在权力的雾霾之中,形成深不可测的人权黑洞;2015年,亦是公民维权风起云涌的一年,庆安公民围观、广东工人维权自不必说,而抵制污染企业落地的市民游行请愿更是此起彼伏,见证着日益觉醒的公民权利意识对公权力无度扩张的决绝抗争。

2015年,也是当局的维稳机制歇斯底里运行的一年:始于七月,以所谓指定居所监视居住强迫失踪,以所谓涉嫌危害国家安全剥夺当事人和律师一切权利,以央视官媒的所谓记者的独家报道未审先判极尽污名,对全国数十名人权律师及人权捍卫者实施抓捕,对超过300名人权律师和维权人士恐吓性传唤、约谈,一场针对人权捍卫者、尤其是人权律师的“七九逆流”来势凶猛,其焰正烈,中国人权律师团成员李和平、王宇、王全璋、谢燕益、隋牧青、谢阳、李春富、刘四新至今下落不明,这是对依法治国和人权入宪在现实层面的羞辱,是对社会进步的粗暴反动。


喧嚣之上:屠呦呦获诺奖

“青蒿素是传统中医药送给世界人民的礼物。”10月6日在获诺贝尔医学奖后,屠呦呦对媒体说。但就在全体中国人沉浸在“中医药对人类健康事业作出巨大贡献”的欢乐中时,瑞典卡罗琳斯卡医学院教授 Hans Forssberg 说:这不是对传统中医药的颁奖,我们颁的奖是给从中医药当中获得启发、作出贡献的个人。美国《财富》杂志在题为“2015年诺贝尔奖对传统中医药的意义”文章中称,是否意味着西方科学对中医药系统的认同?或许吧,但只是极少。

为什么东西方对这事会出现如此截然相反的认知呢?我想这里主要贯穿这样一个误区。中国人认为,青蒿素是从传统中药里得到启发提取的,它能治疟疾,当然就是因为我们中药的厉害。但实际情况是,中国的中药从来就没有真正治好过疟疾,“康熙皇帝患了疟疾,服用各种药物均无效,法人洪若翰等向康熙帝进献了金鸡纳(即金鸡纳霜)药,很快被治愈”。而从中药里提取青蒿素与传统中药本身是两回事。

大学的灵魂

人们常说:青春是一朵美丽芬芳的鲜花,而大学阶段则是这朵花开得最为旺盛的季节。然而,即使在大学这个象牙塔里,在一个人最为纯洁的时光里,一个人也难免尘世的烦扰,难免不与社会这个大染缸无缘。

大学生活如天枰,一边是尘世的羁绊,一边是超然物外的精神信仰。置身于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面对当今就业的沉重压力,该何去何从呢?几年大学生活,一些学子与世沉浮,随波逐流;一些学子浑浑噩噩、与世无争;一些学子坚守青春、坚守信念,虽然周围喧闹浮躁,然而他们心中藏匿的理想依然闪烁着光。

近日读陈伟的《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一文,拨动了我内心深处搁置已久的琴弦,感触颇深。或许进入大学的人都不会陌生“学生会”这个字眼,因为对曾经加入过这个组织的人而言,这是一个让自己既爱又恨的组织。回首大学往事历历在目,与陈伟所言何其相似,不由得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可谓与我心有戚戚焉。

陈伟直言,“高校的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我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学生会的许多做法,是我国体制内最糟糕做法的复制。学生会搞大量无意义、甚至有害无益的活动,不仅浪费了学生的时间和精力,更恶化了大学的学术氛围,扼杀了大学生追求真理、进步的精神。”一所大学欲胜任新时代之使命,成为有理念、有能力的政治家、科学家、企业家成长的摇篮,而不是培养社会寄生虫、政府腐败分子、人民公敌的训练营,就需要正视业已存在的问题;不是竭力否认它的存在,而是要找出解决的办法,而陈伟提到的问题普遍存在于中国的高校,具有普遍性。

何应钦:主持日军投降仪式的福将

何应钦是民国时期的一级上将,抗战胜利之前是蒋介石手下最具实权的人物,1945年抗战胜利日军向中国投降的受降仪式就是何应钦主持。到台湾后他失去实权,但并未失宠,他利用较空闲的时间整理完成《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留下了一部正面战场珍贵全面的历史资料。

黄埔教育长

何应钦,字敬之,1890年4月2日生于贵州兴义县泥凼的一个经商兼农耕家庭。起初读私塾,16岁考上县高等小学堂。入学之初,城中士绅子弟见其身穿土布青衣,赤脚草鞋,举止随便,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娃,于是称其为“乡巴佬”。何性格倔强,根本不把这蔑称放在眼里,只一个劲刻苦学习,暗中与这些城里士绅子弟比个高低。同时,锻炼身体风雨无阻,因之教师们对其印象很好。1907年起先后进入贵阳陆军小学堂、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堂学习。1909年秋,清政府陆军部招考留日学生,何应钦又以第一名的好成绩应选,入日本振武学校。昔日的“乡巴佬”成了东洋的留学生。

对外援助 祸国殃民

中共及专制卫道士煽动民族狂热,造谣民运人士是卖国者。参与民运需要自己出钱出力。民运人士无权无势拿什么卖国?说起卖国首推中共,是卖国的集大成者。历代卖国者大都是打了败仗,为保政权而被迫卖国;而中共主动卖国,在没有亡国之忧的情况下主动出卖领土、出卖侨民、出卖人民血汗。主动卖国比被动卖国更为可耻!本文分析中共在对外援助旗号下所干的卖国勾当。

花费巨资 援助三条白眼狼

中国援助最多的是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这三个国家的共产专制统治者都流氓成性,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忘恩负义的毒蛇。

1950 年金日成悍然发起朝鲜战争。毛泽东在斯大林和金日成的怂恿下,将中国投入这场非正义战争。战争开支高达7万亿人民币(旧币)。中共一方面强迫连粥都喝不饱的人民“自愿捐款,捐飞机大炮”,一方面向苏联举债56. 76亿卢布。中国除了举债支付庞大的战争费用外,还向朝鲜无偿提供总值人民币7.2952万亿(旧币)的战争急需品和生活必需物质。60多年来,中国每年都向朝鲜金家王朝提供大量金钱物质和技术人力援助,累计数百亿元以上。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