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2019
Last update五, 15 二 2019 1am

 

何应钦:主持日军投降仪式的福将

何应钦是民国时期的一级上将,抗战胜利之前是蒋介石手下最具实权的人物,1945年抗战胜利日军向中国投降的受降仪式就是何应钦主持。到台湾后他失去实权,但并未失宠,他利用较空闲的时间整理完成《日军侵华八年抗战史》,留下了一部正面战场珍贵全面的历史资料。

黄埔教育长

何应钦,字敬之,1890年4月2日生于贵州兴义县泥凼的一个经商兼农耕家庭。起初读私塾,16岁考上县高等小学堂。入学之初,城中士绅子弟见其身穿土布青衣,赤脚草鞋,举止随便,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娃娃,于是称其为“乡巴佬”。何性格倔强,根本不把这蔑称放在眼里,只一个劲刻苦学习,暗中与这些城里士绅子弟比个高低。同时,锻炼身体风雨无阻,因之教师们对其印象很好。1907年起先后进入贵阳陆军小学堂、武昌陆军第三中学堂学习。1909年秋,清政府陆军部招考留日学生,何应钦又以第一名的好成绩应选,入日本振武学校。昔日的“乡巴佬”成了东洋的留学生。


大学的灵魂

人们常说:青春是一朵美丽芬芳的鲜花,而大学阶段则是这朵花开得最为旺盛的季节。然而,即使在大学这个象牙塔里,在一个人最为纯洁的时光里,一个人也难免尘世的烦扰,难免不与社会这个大染缸无缘。

大学生活如天枰,一边是尘世的羁绊,一边是超然物外的精神信仰。置身于象牙塔里的莘莘学子,面对当今就业的沉重压力,该何去何从呢?几年大学生活,一些学子与世沉浮,随波逐流;一些学子浑浑噩噩、与世无争;一些学子坚守青春、坚守信念,虽然周围喧闹浮躁,然而他们心中藏匿的理想依然闪烁着光。

近日读陈伟的《学生会:大学最阴暗的一角》一文,拨动了我内心深处搁置已久的琴弦,感触颇深。或许进入大学的人都不会陌生“学生会”这个字眼,因为对曾经加入过这个组织的人而言,这是一个让自己既爱又恨的组织。回首大学往事历历在目,与陈伟所言何其相似,不由得引起内心深处的共鸣,可谓与我心有戚戚焉。

陈伟直言,“高校的学生会,某种意义上是我国官场丑陋生态的缩影。学生会的许多做法,是我国体制内最糟糕做法的复制。学生会搞大量无意义、甚至有害无益的活动,不仅浪费了学生的时间和精力,更恶化了大学的学术氛围,扼杀了大学生追求真理、进步的精神。”一所大学欲胜任新时代之使命,成为有理念、有能力的政治家、科学家、企业家成长的摇篮,而不是培养社会寄生虫、政府腐败分子、人民公敌的训练营,就需要正视业已存在的问题;不是竭力否认它的存在,而是要找出解决的办法,而陈伟提到的问题普遍存在于中国的高校,具有普遍性。

职权与财富分配

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了《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该报告披露:地厅级以上官员已形成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的公开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131万中国县团级以上官员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

1996~2003年,外逃资金流入境外的中高级官员及其家属帐户2,2万亿人民币。至2010年6月底,全国个人储蓄存款达7,52万亿元,其中,县、团、处级以上官员(包括离退休)及其家属的个人储蓄高于4万亿元。

中国资改以来到1999年,全国“年储蓄增加额”都相当高,大约等于工资总额的80~90%。

对外援助 祸国殃民

中共及专制卫道士煽动民族狂热,造谣民运人士是卖国者。参与民运需要自己出钱出力。民运人士无权无势拿什么卖国?说起卖国首推中共,是卖国的集大成者。历代卖国者大都是打了败仗,为保政权而被迫卖国;而中共主动卖国,在没有亡国之忧的情况下主动出卖领土、出卖侨民、出卖人民血汗。主动卖国比被动卖国更为可耻!本文分析中共在对外援助旗号下所干的卖国勾当。

花费巨资 援助三条白眼狼

中国援助最多的是朝鲜、越南和阿尔巴尼亚。这三个国家的共产专制统治者都流氓成性,都是喂不饱的白眼狼,忘恩负义的毒蛇。

1950 年金日成悍然发起朝鲜战争。毛泽东在斯大林和金日成的怂恿下,将中国投入这场非正义战争。战争开支高达7万亿人民币(旧币)。中共一方面强迫连粥都喝不饱的人民“自愿捐款,捐飞机大炮”,一方面向苏联举债56. 76亿卢布。中国除了举债支付庞大的战争费用外,还向朝鲜无偿提供总值人民币7.2952万亿(旧币)的战争急需品和生活必需物质。60多年来,中国每年都向朝鲜金家王朝提供大量金钱物质和技术人力援助,累计数百亿元以上。

中华股国大崩盘

疯牛怒掀天,血洗股市无归路。

近月来中国经济状况低迷,制造业、服务业等都在下行,照理中国证券市场也应走低。但去年11月来,中国股市却反常地进入牛市。从去年11月1日的上海证券指数2420,越攀越高,到今年6月12日居然高达5178,那是进入了疯牛状态!于是突然股市雪崩,仅仅三个星期之内,上证指数狂跌30%,一瞬间股市20万亿元灰飞烟灭,上亿股民血本无归。30%还只是平均跌幅,许多小股民购买的不一定是大企业的所谓蓝筹股,而是风险更大的风险股,以致损失远远高达50%以上。

中国经济基本国际开放,但中国金融一直是国际封闭的,国际金融大鳄都跨不进中国大门,更何谈卷走巨额资金。那些钱并没有人间蒸发,那进了谁的口袋?今年来国际国内并没有重大经济和金融风浪,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产生中国股市的疯牛状态?谁暗藏在这条疯牛背后兴风作浪?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