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2pm

 

职权与财富分配

国务院研究室、中纪委办、中国社会科学院完成了《全国地方党政部门、国家机关公职人员薪酬和家庭财产调查报告》。该报告披露:地厅级以上官员已形成官僚特权阶层。官僚特权阶层的公开年收入是当地城市人均收入的8~25倍,是当地农民年均收入的25~85倍。131万中国县团级以上官员及其家属,占有全民财富的80%;。

1996~2003年,外逃资金流入境外的中高级官员及其家属帐户2,2万亿人民币。至2010年6月底,全国个人储蓄存款达7,52万亿元,其中,县、团、处级以上官员(包括离退休)及其家属的个人储蓄高于4万亿元。

中国资改以来到1999年,全国“年储蓄增加额”都相当高,大约等于工资总额的80~90%。


中华股国大崩盘

疯牛怒掀天,血洗股市无归路。

近月来中国经济状况低迷,制造业、服务业等都在下行,照理中国证券市场也应走低。但去年11月来,中国股市却反常地进入牛市。从去年11月1日的上海证券指数2420,越攀越高,到今年6月12日居然高达5178,那是进入了疯牛状态!于是突然股市雪崩,仅仅三个星期之内,上证指数狂跌30%,一瞬间股市20万亿元灰飞烟灭,上亿股民血本无归。30%还只是平均跌幅,许多小股民购买的不一定是大企业的所谓蓝筹股,而是风险更大的风险股,以致损失远远高达50%以上。

中国经济基本国际开放,但中国金融一直是国际封闭的,国际金融大鳄都跨不进中国大门,更何谈卷走巨额资金。那些钱并没有人间蒸发,那进了谁的口袋?今年来国际国内并没有重大经济和金融风浪,怎么会平白无故地产生中国股市的疯牛状态?谁暗藏在这条疯牛背后兴风作浪?

汉学家魏劳赫和他的新作

近些年来,随着中国经济发展,汉学由冷门变成了热门。中国官方威胁利诱不少汉学家为所谓的中国道路中国模式充当吹鼓手,凡到中国去访问多有好吃好住,还有官方迎送,甚至高额奖项,孔子学院也有很多油水。

正当中国党政当局大量收买和笼络海外汉学家的时代,有些汉学家迫于淫威不得不向北京俯首帖耳,乃至曲意逢迎;在德国却有一位“不识时务”、不捞好处的魏劳赫博士Thomas Weyrauch挺身而出,在报刊、电视、学术讲坛上怒斥中国当局践踏人权、违背民主的恶行,并著书立说,向德国和欧洲人民介绍中国人民的现代历史,介绍中国民主化的艰难历程,中国人尝试民主的样板实验地台湾。辛亥革命百年大庆之日,他奉献了他的德语著作《被人忽略的中华共和国》Chinas unbeachtete Republik,副题为“百年世界史的阴影之下”。它讲述了中国人推翻帝制、走向共和、实践民主的苦难历程。凡是仅仅学过官方历史教科书、没读过信史的中国留学生和外交官员都应该把这本中国现代史找来读一读,里面充满了历史真实的细节和高远的境界。2014年新春,魏博士又为我们献上了一本新书《中国的民主传统》Chinas Demokratische Traditionen, 副题是“从19世纪至今日台湾”。

激情无限的迪斯科追思会

迪斯科和我们的时代

当我们在斯图加特市中心街头六四示威集会之后,略觉疲惫,又走入斯图加特雷曼俱乐部的迪斯科舞厅,不免有点儿诧异。一场以纪念二十六年前在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死难同胞为主题的晚会,怎么会在一家中国人俗称“蹦迪”的舞厅娱乐场所举办呢?是的,这是一种现代化的方式。我们开始了一个晚上的领略和尝新。

来这里蹦迪的当时是年轻人。清一色的年轻人,应该是中专生和大学生。因为是晚间,又是今年入夏以来最热的一天,午间气温高达三十三度。所以他们全是夏夜的打扮,女孩们的衣衫裙裾,简直是相当的性感飘逸。晚会准时在二十点正开始。一开始就是震耳欲聋的迪斯科音乐,三个大银幕上展现的是同样的现代艺术画面。万花筒式的变换图形,几何形、无规则形,多色彩、素色和黑白交替,表现了现代年轻人的审美意识。我们生活的时代就是一个七彩纷呈,信息万变的时代。

李超琼智惩教民

上海县令可真不好当,尤其是晚清的光绪年间。作为最早的“五口通商”地之一,此时的上海已成为“冒险家的乐园”,半殖民地化日益加深。而最猖獗的大概要数外国教会势力了:西方传教士大建教堂,而一些地痞无赖则纷纷入教,倚仗洋人作靠山,横行不法,无恶不作。一旦普通百姓与教民发生纠纷,教会就会出面干涉,千方百计地袒护教民。而软弱的清政府早已被洋人的坚船利炮吓破了胆,哪敢主持公道。

四川人李超琼就是这个时候出任上海县令。俗话说前车之覆,后车之鉴。李超琼自然知道,前任县令就是因为依法惩办了几个教民得罪了洋人,终于被朝廷撤职查办。因此,李超琼一上任就与当地教会的法国神甫皮洛德称兄道弟,相处极为融洽。李超琼办事果断明快,莅任一个月,各种政务案件无不处理得妥当贴切。衙门上下及上海百姓都交口称赞:李大人果然能干。可是,唯独碰到与教会有牵连的案件,李超琼一概束之高阁,不闻不问。人们高兴之中不免又有几分失望:这也难怪,连朝廷都被洋人打怕了,还有什么清廉能干的官员敢得罪气焰熏天的洋大人呢!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