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司徒雷登魂归故里

2008年11月17日,司徒雷登的骨灰葬于杭州半山安贤园。低沉的音乐声响起,在中外友好人士的注目下,司徒雷登的骨灰被轻轻安放在安贤园文星园。四周青松苍翠,远处青山环抱,墓碑上简单写着:

司徒雷登 1876-1962 燕京大学首任校长

1876年6月,司徒雷登出生在杭州耶稣堂弄。少年时期的司徒雷登能说一口流利的杭州话,曾和小伙伴玩耍在西子湖畔的坊间里巷。1887年他回到美国接受教育,1904年再次来华后的第一站仍然是杭州,这个他出生的地方成为他新的起点。之后三年半里他先后在杭州及周边地区传教、到教会学校任教,还参与了之江大学的筹建。1919年他成为燕京大学首任校长,主持燕大校务工作27年,1946-1949年他任美国驻华大使。1946年司徒雷登被国民政府授予杭州市荣誉市民,并拿到象征荣誉市民的金钥匙。如今,这把钥匙还静静躺在耶稣堂弄的司徒雷登故居。


也谈穹顶何时崩溃

《穹顶之下》像一缕闪电,亮的刺眼,但瞬间即逝。柴静柴静,寓意郁郁森林湿柴难燃。但火势一起,风必随之,苍松翠柏虽千年也瞬间灰飞烟灭。当年大兴安岭一把火归咎于歌手虽属调侃。但国人的思维必有特色,雅虎继谷歌也去了,当政者必窃喜政绩斐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雾霾的穹顶也不是一日形成的,骆大使只不过点破2.5,即让一群装傻充愣、取悦上司的二百五群起而攻之。

可是穹顶不仅存在于雾霾,纵观大陆,穹顶无处不在。古代中国的文化发展虽快,但近千年却是止步不前,四大发明是外国人替中国人总结的。易经八卦在中国成了风水圣经,到了外国人那里成了逻辑电路,几十年功夫计算机互联网覆盖全球。

话说偷听敌台

今天的中国人可以在网路上徜徉流连,电脑高手可以掌握翻墙技术穿越党和政府为人民设置的防火墙,纵览海外各类网站,了解世界大势,这样的机会是当代中国人的幸运。可是对毛泽东时代的中国人来说,了解官方报刊以外的信息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人是思想动物,没有信息思想就闭塞,生命就缺少活力。可是中国从1949年开始就成了一片封闭的大陆,视听被封锁在国境线以内,与世隔绝。当时知识青年的反抗行为比较常见的是三偷:偷看禁书(违禁出版物),偷听敌台(外国广播)和偷越国境(叛逃投敌)。

那个时代没有电视电脑,海外出版物无法进入国内,唯一无远弗届的就是广播。中国新闻是严密监控的信息,除了官方报刊,没有任何信息来源。那种沉闷的感觉今天的人是难以想像的。五十年代技术的发展还比较缓慢,无线电零件还是很昂贵的商品。只有少数家庭购置收音机。但是监控已经十分严紧。购买收音机的时候,商店负责要将短波按钮内的接线剪断,客户常常并不知晓。除非顾客有边远地区的介绍信或边疆部队的证件,不予剪除。因为边疆山区收不到中波信号,只能收听中央台的短波信号。当时的政治犯中有的人没有别的罪行,就是所谓偷听敌台罪。敌台的定义有不同,最先是台湾电台和美国之音以及英国的BBC。到了六十年代,苏联电台也成了敌台。1979年中越开战,越南电台也是敌台。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

柴静女士的《穹顶之下》在网上播出后,两天之内就赢得两亿次点击,创造了网络传播的奇迹。我对柴静女士为中国环保事业和记录历史真相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表示由衷感谢和赞赏;对中国的专制、腐败、垄断、黑暗感到强烈痛恨和谴责;对中国严重破坏生存环境的断子绝孙式的经济发展模式感到极端无奈和悲愤,对遭受大气污染、河流污染、土地污染、食品污染而患上癌症等疾病和死亡的千百万受害者、特别是老人和儿童感到特别同情;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勇于维护自己的权益、保护自己的家园、挑战贪官奸商的言行感到由衷高兴……

羊年话羊

今年是农历乙未年春节,是中国传统的“羊年”。羊图腾在传统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早在母系氏族时期,生活在北方草原地区的原始居民就开始牧羊狩猎。

中国很早就有干支纪年方法,十二地支正好对应十二生肖。东汉王充的《论衡》已经对十二生肖有了较为系统的记载。从《物势篇》,《言毒篇》,《讥日篇》中记载可知,子鼠,丑牛,寅虎,卯兔,辰龙,巳蛇,午马,未羊,申猴,酉鸡,戌狗,亥猪的概念在东汉已相当清楚。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