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12019
Last update五, 15 二 2019 1am

 

为胡娜说句公道话

年过半百的台湾同胞胡娜从台湾回到大陆举办画展,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喧嚷,训斥她的多于欢迎她的。甚至有的网页出现了“网球胡娜滚出中国”的大标题。为什么有这么惊人的说法?原来,胡娜不是一般的女画家,她是1982年的新闻人物。当时小姑娘胡娜刚刚十九岁,是中国网球界耀眼的未来明星。她出身于中国的网球世家,外公温岭就是中国著名的网球元老,母系的亲属舅舅和姨妈也都是网球界的优秀运动人才,与她同辈的同胞兄弟和诸多表兄表妹也先后成为网球骨干力量。胡娜从小就表现出运动的天赋,又得到家族和学校的培养训练。十六岁的胡娜已经打遍中国无敌手,囊括诸多青少年冠军桂冠。

胡娜的性格本来就具有冒险的特点,两岁半时曾经从医院的住院部病房逃出,穿过门诊部大楼,几乎接近院外的小树林,方才被前来寻找的护士发现。当她成绩特优,前景看好,又多次随团出国参赛,看到了国外职业运动员状况的时候,她产生了做职业网球手的理想。1982年7月美国参赛的活动给她带来了机会。她在第一天比赛结束之后,夜间突然离队,逃出了中国教练和领导的控制,投奔美国。为了在美国居留下来,她宣布申请政治庇护,不久获得美方批准。胡娜的“叛逃”引起了中美两国间的外交风波,实际是中方对美方的报复性抵制,悍然宣布停止整整一年的中美体育交流。


科隆当代中国妇女面面观研讨会

中国女人的天空

关于中国妇女问题,毛泽东曾有过“时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样”、“妇女能顶半边天”、“中华儿女多奇志,不爱红装爱武装”等论述,这些被视为“中国妇女解放道路的思想”,甚至有一种说法是:毛泽东解放了中国妇女。

中国妇女的现实状况是否如毛泽东所言?她们在家庭和社会的地位是否与男性相同?她们的工作、生活是否如意幸福?一言以蔽之,中国妇女真是得到了解放?

迎接和平理性的革命: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

慕尼黑的晚秋,金凤送爽,阳光明媚。2014年11月1至3日,来自欧美亚洲的民主运动人士聚首在这座德国的历史名城,共同研讨中国大变革的策略问题。以慕尼黑景观为背景的大幅会标上用中英文写着:“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全球支持中国和洲民主化论坛主办”。会议开始时,全体与会者起立为已经去世的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和陈子明等诸位民主先驱默哀一分钟。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席、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克劳斯·罗泽,论坛副主席、日本前众议院副院长、前经济产业省副大臣牧野圣修,民运理论家胡平,论坛理事长费良勇、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副主席吴江、中央执委会常委李力,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达赖喇嘛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台湾政治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酉谭教授,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民运理论家陈泱潮、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德国之声特约记者长平。与会者还有潘永忠、张健、陈世忠、周勍、李震、李东澄、陈毓容等等,以及香港代表和越南朋友等,总共40多人出席了此次研讨会。罗泽博士和牧野圣修、费良勇等在开幕式上致词。

毛时代六种贱民

2013年9月中旬科隆艺术节的节目中,中德作家和艺术家都提到了一个问题,就是记忆文化。专制统治者希望人民遗忘,而人民必须抗拒遗忘,把民间的口述历史记录下来作为见证,恢复历史的本来面目,把专制的独裁者钉上历史的耻辱柱。

共产党践踏人民的历史罄竹难书。其中最为残忍的是对所谓五类分子的压迫和摧残。什么是五类分子?在反右前是四类分子:地主、富农、反革命和坏分子。反右后加上右派,共五类分子。

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争议

新近,苏雨桐成了新闻人物。你想,这小小环球就这么几个数得出名的著名媒体,诸如美国之音、BBC、法广、自由亚洲电台、德国明镜周刊、法兰克福汇报等,都纷纷刊文,唯恐不及,竞相报道了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风波——能够掀起全球瞩目的事端,还是风波?抑或是风涛吧?

熟悉苏雨桐的人都知道,她,只是一位纤小白净的小女子,而德国之声在世人眼里就是媒体界大亨了。是大亨欺辱小女子?还是小女子单挑大亨?笔者忽然想起了唐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故事,便顺笔写了“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战争’”一文。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