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2pm

 

迎接和平理性的革命:慕尼黑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

慕尼黑的晚秋,金凤送爽,阳光明媚。2014年11月1至3日,来自欧美亚洲的民主运动人士聚首在这座德国的历史名城,共同研讨中国大变革的策略问题。以慕尼黑景观为背景的大幅会标上用中英文写着:“中国大变革策略研讨会,全球支持中国和洲民主化论坛主办”。会议开始时,全体与会者起立为已经去世的方励之、刘宾雁、王若望和陈子明等诸位民主先驱默哀一分钟。

全球支持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主席、德国前国防部副部长克劳斯·罗泽,论坛副主席、日本前众议院副院长、前经济产业省副大臣牧野圣修,民运理论家胡平,论坛理事长费良勇、独立中文笔会前会长廖天琪、中国共和党主席王策、副主席吴江、中央执委会常委李力,内蒙古人民党主席席海明,达赖喇嘛驻欧洲华人事务联络官洛桑尼玛,台湾政治大学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酉谭教授,六四学运领袖封从德,民运理论家陈泱潮、全德学联主席彭小明、德国之声特约记者长平。与会者还有潘永忠、张健、陈世忠、周勍、李震、李东澄、陈毓容等等,以及香港代表和越南朋友等,总共40多人出席了此次研讨会。罗泽博士和牧野圣修、费良勇等在开幕式上致词。


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争议

新近,苏雨桐成了新闻人物。你想,这小小环球就这么几个数得出名的著名媒体,诸如美国之音、BBC、法广、自由亚洲电台、德国明镜周刊、法兰克福汇报等,都纷纷刊文,唯恐不及,竞相报道了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风波——能够掀起全球瞩目的事端,还是风波?抑或是风涛吧?

熟悉苏雨桐的人都知道,她,只是一位纤小白净的小女子,而德国之声在世人眼里就是媒体界大亨了。是大亨欺辱小女子?还是小女子单挑大亨?笔者忽然想起了唐吉诃德大战风车的故事,便顺笔写了“苏雨桐与德国之声的‘战争’”一文。

从文革少女杀人凶手说起

刘少奇的女儿是凶手

寓居德国的文革反抗者王蓉芬2013年8月发表了一篇文章《一层终于捅破了的窗户纸》,披露了争论多年的一个问题,文革初期打死北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耘老师的凶手是谁。实际上打人的凶手有多人,多年没有人公开指证。王蓉芬的文章指出,凶手之一就是刘少奇的女儿刘婷婷,证人是去年去世的该校老教师林莽(陈洪涛)。刘婷婷当时是该校的初中学生红卫兵,也是学校文革委员会成员,其他成员还有她的姐姐刘平平和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以及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作为领导,他们都对暴行负有重大责任。刘婷婷用她穿的军用皮靴在卞校长身上践踏,卞校长因伤重不治而死亡。王蓉芬的文章还说,刘婷婷的哥哥刘源也是当时的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红卫兵宪兵队)的打手。西纠的法西斯暴行血腥无比,令人发指。

香港:让爱与和平占领中环

1997年香港经过百年的英国统治后回归中国,应当是一个令国人和港人鼓舞的事件。没想到17年后,香港成了中国的火药库。9月28日,持续数天香港发生几万人的占领中环大游行,因为中环是香港政府总部。示威规模不断扩大到铜锣湾、旺角等地。警方出动特警队、机动部队、防暴装甲车等,发射催泪烟、胡椒烟等驱散抗议民众,市民只能用雨伞遮挡,出现了满街雨伞的壮观,所以被外媒称之为“雨伞革命”。而且,抗议活动还在继续,伴随而来的是香港各大学的无期限罢课。何时结束,如何结局,无人能够预料。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港民与北京政府将越来越敌对,香港将进入长期抗议的艰难时代。

人们会感到困惑,香港在英国殖民期间还没有发生过如此大规模、长时间的抗议活动。那时代香港安安静静。1980年代笔者路过香港,香港朋友对笔者说:香港人不关心政治,香港人个个围着钱转。笔者就说,香港人不关心政治,是因为香港有法制,有自由保障。当香港失去自由保障,也就无法个个围着钱转的时候,香港人一定会个个围着政治转。不幸言中,今日香港已经成了示威之都,其抗议的规模与频率(全年近8千宗)居于世界之首。

香港最早发生百万民众上街的是声援北京八九学运。其实这不仅是声援,也是他们第一次看到北京政府的真实面目,引起他们对九七回归后的焦虑心情。此后年年六四举行几十万人的烛光晚会,成为延续25年的香港民间抗议节。香港刚回归时北京政府还做出“一国两制”的姿态,没有过多干涉香港政治。到2003年北京政府感觉时机成熟,便提出修改香港基本法23条,要将大陆刑法中的叛国罪、分裂国家罪、煽动颠覆政府罪,及禁止香港政治组织与国外组织联系等塞入其中,其实是以这些罪名来限制香港的言论自由、集会自由,削弱香港的人权与法制,这下引起了香港社会的强烈反弹,50万人上街游行,迫使香港政府做出让步。

北京政府一直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方式来影响香港的政治与社会。例如2012年9月亲北京的香港政府计划开展“德育及国民教育科”,其官方教材中将中国共产党形容为“进步、无私与团结的执政集团”等歌功颂德中共的内容,被香港社会视作要掀起对自由香港人的洗脑运动,引爆了一系列的集会、游行、甚至绝食活动,特首梁振英只能表示先搁置国民教育,但拒绝撤回。

复仇,以我自己的方式——法官集体嫖妓侦探记

半年以来,老陈如同一个幽灵,跟随着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楼、歌厅以及豪华会所,记录下一段段灯火酒绿的隐秘生活。他守候在会所大门外,蹑足于宾馆走廊中,等待“致命一击”的证据出现。为了取证,他穷尽所能:假装随从核对账单,购买装置秘拍偷欢,甚至做过一个详细计划——混进二奶房间,安上秘密摄像头……8月初,他完成最后一击,上传一段8分钟视频,曝光法官集体买春。8月6日上海方面发布调查结果,涉事法官落马。这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然而比起事件本身,复仇方式背后的荒谬与尴尬更值得人们反思。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