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从文革少女杀人凶手说起

刘少奇的女儿是凶手

寓居德国的文革反抗者王蓉芬2013年8月发表了一篇文章《一层终于捅破了的窗户纸》,披露了争论多年的一个问题,文革初期打死北师大女附中校长卞仲耘老师的凶手是谁。实际上打人的凶手有多人,多年没有人公开指证。王蓉芬的文章指出,凶手之一就是刘少奇的女儿刘婷婷,证人是去年去世的该校老教师林莽(陈洪涛)。刘婷婷当时是该校的初中学生红卫兵,也是学校文革委员会成员,其他成员还有她的姐姐刘平平和邓小平的女儿邓榕,以及宋任穷的女儿宋彬彬。作为领导,他们都对暴行负有重大责任。刘婷婷用她穿的军用皮靴在卞校长身上践踏,卞校长因伤重不治而死亡。王蓉芬的文章还说,刘婷婷的哥哥刘源也是当时的红卫兵西城纠察队(红卫兵宪兵队)的打手。西纠的法西斯暴行血腥无比,令人发指。


复仇,以我自己的方式——法官集体嫖妓侦探记

半年以来,老陈如同一个幽灵,跟随着上海法官出入各大酒楼、歌厅以及豪华会所,记录下一段段灯火酒绿的隐秘生活。他守候在会所大门外,蹑足于宾馆走廊中,等待“致命一击”的证据出现。为了取证,他穷尽所能:假装随从核对账单,购买装置秘拍偷欢,甚至做过一个详细计划——混进二奶房间,安上秘密摄像头……8月初,他完成最后一击,上传一段8分钟视频,曝光法官集体买春。8月6日上海方面发布调查结果,涉事法官落马。这位因觉官司蒙冤、反复申诉无果的上海人完成了一场“非典型式复仇”。然而比起事件本身,复仇方式背后的荒谬与尴尬更值得人们反思。

世纪大审判——庭审薄熙来述评

一场吸引国人眼球的审薄大案隆重上演,只是还没有落幕,人们还期待着法庭判决,和由判决结果可能引起的新一幕大戏。

◆ 量体裁衣的罪行指控 ◆

控诉薄熙来的主要罪行是他2500万元的贪污和受贿,这让世人笑破大牙。央行爆料:中国外逃贪官迄今共有1,6至1,8万人,卷走资金8000亿元,即平均每个贪官带走5000万。那可都是些中国政坛上名不入册的毛毛小官。而一位省长、商业部长、直辖市市委书记,那是能抵上几个小国的国王,居然“贪腐”2500万元,在今日贪腐遍野的中华大地可称得上最廉洁的官员了——当然不可否认,中国还是有胡锦涛那样拒腐蚀、永不沾的绝对清官,那是在深山老林的佛庙中都找不到的前世纪和尚。法庭上还有人出庭作证,说看到薄部长住房太简陋,所以行贿5万元改善他的住房条件。今日的5万元能改善住房?被薄熙来一问就倒。而那实际上是在给薄大人的廉洁奉公脸上儿贴金,以致审判完后,尽管官媒上一片谴责,但网民中同情薄熙来的人大大超过怨恨他的人。

省视中国城管制度

“城管滥权,粗暴野蛮。枉法肆虐,害命捞钱。”自从1997年建立城管制度以来,中国城管制造和引发了无数凶案,名声日臭,形象恶劣。最近又发生一起城管打死瓜农的血案,震惊全国。城管制度成为焦点话题。

台湾:走向社会改革

taiwan-lifayuan去年底,台湾检察院以大学教授不实发票、向国科会领取专项研究费案,依贪污罪起诉彰师大洪姓教授与陈姓副教授后,近日再追加起诉阳明、中兴、国防及台中教育大学15名教授及30名研究助理,引起整个台湾学术界震撼。被起诉的教授和助理几乎都坦承:“为方便专项研究能顺利进行,在核销开支上有些便宜行事,但所有的经费都实际购买研究所需器材和耗材,绝无挪用在私人用途”。但检方认为无法证明所言,均依贪污治罪条例及伪造文书罪起诉。
右图:台湾立法院打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