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欧盟走出经济困境?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2015年初刚刚上任时,还像个充满朝气的青年。经过这三年半折腾,一下成熟了许多。估计到他下任时,就如奥巴马那样,一定鬓角半白——管理一个经济和金融双重灾难的国家,真不是这么容易。

自从2008年9月15日美国的雷曼兄弟银行倒闭,引起一场世界性的金融危机,仅仅德国就损失了700亿欧元,而那些本来财政就很不健康的国家,就引发了国家财政危机,希腊首当其冲,国家欠债从之前相当于国民总产值的126%,升到187%,而且还在继续年年赤字,例如2009年高达15,4%。于是,希腊政府只能到处借债,但危机时代哪个银行会贷款给希腊?最后伸出援手的主要还是欧盟国家。第一笔是1073亿欧元(2011)低息贷款。不够,又追加1538亿欧元。还是不够,借来的新款已经抵销归还的欠款,于是再追加619亿欧元。直到今年八月中旬第三笔贷款支付,希腊总算初步走出困境,不仅没有年赤字,而且现有0,8%盈余,可以自食其力了。当然,钱还欠着,出于兄弟情谊(不是商业伙伴),欧盟只要求希腊到2032年开始还款,最快也要到2066年还清。


开姆尼茨骚乱

位于东德地区的开姆尼茨市,近两个星期来引发了一系列反外国人的社会骚乱,并因此引发德国政界的纠纷和德国社会的讨论。
8月24-26日(周五至周日),开姆尼茨举行一年一度的“开姆尼茨城市节”,节日上有十多场音乐会、讨论会和几百个市场摊位,这应当是全民共乐的日子。但开姆尼茨城却经常遇上突如其来的不幸,城市节因此中断。2017年的城市节中,还在刚开始的周五晚上,演出场地就发生了上百人的群殴事件,甚至都有人动刀,导致13人受伤。为了防止再发生骚乱,组织者于次日就早早结束了演出,当时演出场地的观众还有4000多人,许多外国人。这次更为不幸。周日凌晨3点在市中心,不知出于什么纠纷,又发生了群殴事件。群殴一方拿出刀具,导致对方三人受伤,其中一人到医院后伤重而死亡。人命关天,城市节组织者立即宣布今年的城市节提前结束。

禁止电击捕鱼

据西班牙媒体报道,欧洲议会于日前在一次保护海洋生物的会议上通过了一项决定,全面禁止电击捕鱼行为。欧洲议会代表以402票的绝对优势通过这个决议。报道称,欧洲诸国如西班牙、葡萄牙、荷兰、英法都是渔业大国和强国,他们拥有世界最先进的捕鱼设备。其中电击捕鱼就是一种先进的捕鱼方法。所谓电击捕鱼,就是直接从渔船上发射高强度电击波,鱼类接触到高压电波后不仅当场死亡,有的甚至连鱼骨都被高压击碎。如果渔船加大电击力度,在海底的鱼类、贝类都无法幸免。欧洲议会议员称,与其说是捕鱼,不如说是一场对海洋生物的疯狂屠杀。

西班牙政局一夜变天

6月1日的西班牙首都发生一件西班牙历史上首次进行的首相不信任案投票,现首相拉霍伊被180票赞成不信任被弹劾,离开首相宝座,最大反对党领袖桑切斯接替首相位置。结果出台后,拉霍伊承认失败,声言希望新首相能把西班牙变得更好。拉霍伊被弹劾似乎在意料之中,因为他的团队成员中贪腐现象已经被民众不能容忍。

西班牙突然的首相更迭,加剧了本周南欧给人的政治混乱感。此前,意大利在大选三个月后政府仍迟迟不能组建,已经让金融市场感到惊恐。对于一个带领贪腐团队的领袖被弹劾已是事实没有遗憾,新首相上任如何面对西班牙经济走出困境,如何着手解决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等等,都是考验领袖政治智慧的课题。

圣诞,反恐放首位

西班牙今年的圣诞有三大特点:

第一是反恐和防恐,西班牙政府和警方已经通过媒体发布出伊斯兰国制作的“恐袭海报”,恐怖分子称将在欧洲各大都市实施恐袭活动,尤其要把伦敦和巴黎变成火海。不管是恐怖分子虚晃一枪还是真有图谋,西班牙警方告诫民众,尽量避开人多拥挤的地方,以免造成集中型杀伤。此外,为防范巴塞罗那再次受到恐袭,政府已经在兰布拉大街的汽车入口处地面上安装了圆形铁柱,防止卡车冲入。在圣家大教堂的两端马路入口处,安放了几十个大型花坛,每个花坛的高度2米,直径口也是2米,目的就是预防卡车冲入。

特里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

今年5月5日,将是马克思诞生200周年。他1818.5.5.出生于德国莫泽河畔的特里尔,1883.3.14.在英国伦敦的流亡生活中去世,迄今葬于伦敦的公墓。马克思出身于一个犹太家庭,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德国,无论经济金融,还是科学教育,都被德国犹太人领尽了风骚。再加上19世纪前的学校教育,都是全才性教育,所以马克思既是哲学家,又是经济学家——应当说,经济学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马克思的贡献巨大。而马克思高出的经济学又不是通常的经济学,而是政治经济学,即从政治角度来看经济,从经济角度来看政治,从商品的生产流通,现实社会的状况等,来看社会各阶层在这个流通过程中的政治经济地位,就当今许多经济学砖家也没达到这样的学术视野。

在当年原始资本主义时代,马克思能从理论上探讨新的社会结构中的社会不公现象,对工人运动当然非常重要。所以马克思无论在此后政治分裂的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都倍受推崇,推崇的内容和结果可能完全相反。在西德时代,就是社会民主党筹资买下马克思故居,并投资建成供人参观的博物馆,还投资整理马克思未出版的文集等,许多大学有马克思研究为专长的哲学教授。在德国谈到历史名人时,马克思的排名总在前十名。当然,德国社会将马克思只是看作一位杰出的政治经济学家,不不像那些共产专制国家,把马克思捧成了神。然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任意解释“马克思主义”,成为控制人民、镇压人民反抗的工具,以致共产国家出来的人,却反感马克思,认为他是20世纪共产专制的始作俑。

德国技术移民评分

上世纪80年代、90年代,德国号称不是移民国,再好的技术人才都拒之于门外,包括在德国完成大学、做完博士、甚至已经获得某家公司聘用的外国学生,都无法留在德国。而新世纪,德国起初发现有些领域技术力量不足,尤其在计算机领域,于是在这些领域发放所谓的绿卡;后来发现德国人口在下跌,再过几十年,德国将成为老人之国,于是开始了移民政策。但如何有效地引进外国人才,不希望引进后成为德国社会负担,成为德国劳工市场的新竞争者,于是各个党派推出了自己的移民政策。据专家预计,在今后几十年中,德国将缺少500万技术人员,所以现在讨论移民政策迫在眉睫。

11月22日,也就是自民党退出新一届政府组阁谈判的第三天,社民党尚举棋未定是否要与基民盟联合执政,社民党在德国议会提出了新的移民法草案(19/44)。所以,尚不知道社民党此举是以未来的执政党还是反对党来提出法律草案。其实,相近的法律草案早在2016年就已经递交过,但被基民盟否决了。

严控双重国籍:谁向海外侨胞痛下重拳

海外华侨的中国身份问题又起波浪,这不仅是一个单纯的感情问题,而且是一个现实问题。

现今有效的中国法律是1980年9月五届人大第三次会议通过的国籍法。当时改革开放尚未正式起步,中国公民除了特殊许可外,还是禁止出国的,甚至偷渡去港台的还要被枪杀,所以罔论移民海外。当时的“海外华侨”根本不是来自中国大陆,而是来自港澳、台湾和东南亚华侨,包括越南华侨等。他们本来就没有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所以中国国籍法对他们没有意义,中国人大只是沿用以往的国籍政策而已。

结果,该法使用近四十年未变,而这四十年恰恰是中国社会发生巨大变化的四十年。许多大陆民众出于不同的原因、通过不同的渠道移民海外,把他们的生活中心放在海外。于是,有的人持有海外的长期居留或绿卡,但保留中国国籍;有的则加入所在国的国籍。于是,之前无人问津的中国国籍法问题迭现了出来:根据中国国籍法,中国不承认双国籍!

重回红黑大组阁

10月24日德国大选结果出炉,德国议会中多了一个党派AfD,各个党派自然要少一点选票。德国传统的全民党CDU和SPD的席位达到“历史最低”,是在预料之中。CDU并没有感觉大惊小怪,而SPD却埋怨是因为上届SPD与CDU组阁所造成。于是,一口咬定在下一届将不与CDU联合执政,宁坐议会反对党的冷板凳。于是留下的唯一选择就是CDU/CSU与自民党和绿党联合执政。

所谓联合执政,不是议会席位的数学组合,而是各党派不同政策的组合,12个领域,几百个问题。而这四个党派的政治颜色各异,可能组合成功吗?尤其绿党与自民党和基社盟CSU的政治观点南辕北辙,幸好有基民盟现任党魁默克尔也偏左,所以或许能凑合,整个社会这么想、这么期望。据谈判前民意调查,83%民众认为可行。

谈判,就是要各方理性,必要时互有谦让。本来人们最担心绿党,许多政策太理想,脱离现实,绿党也因此获得许多理想主义者、尤其年轻人的选票。但这次绿党表现不错,作出了许多让步,就如其党主席Özdemir在媒体说的:绿党只获得8%的选票,不应追求100%实现我们的诉求。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