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旅德外国移民的心境

4月16日土耳其举行宪法修改公投,修改的最核心部分就是加强总统权力。按照西方媒体分析,这次宪法修改使已经比较专制的土耳其政府走向更加专制。公投结果,宪法修改很悬地以51,4%获得通过(还有政府舞弊),但令人大惑不解的是,土耳其本土几乎所有大城市如首都安卡拉、经济金融中心伊斯坦堡都没有通过,而恰恰生活在欧洲民主国家的土耳其人投票,却获得明显通过。例如在土耳其的海外大本营德国:

Dortmund 75,9%,Düsseldorf 69,6%,Stuttgart 66,3%,
Mainz 64.5%, Köln 64,1%,München 62,7%, Hannover 58,6%,
Frankfurt 57,8%,  Hamburg 57,0%,Berlin 50,1%

土耳其本土的年轻人比年长者更反对宪法修改,而土耳其的海外移民情况却相反。这令人不得不深思移民及其移民后代在德国社会的融入情况,因为来自其它国家的移民也会有相似现象。


德国学校教育的喜与忧

国家的未来靠孩子,孩子的未来靠教育。德国应当是非常重视教育的国度,18世纪末洪堡提出的“德智体”全面发展的教育方针后,为德国19世纪科技、从而工业起飞奠定了人才基础。但到了欧洲现代,尤其经历六八学运,“自由”成了口头禅,放任自流也成为孩子教育的主流,导致德国学校教育质量逐年退化,尤其在数理化领域。2000年德国首次参加国际学校教育评估PISA(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考生为15岁,分阅读、数学和自然科学三项。在31个参赛国家中,德国学生阅读名列第21名(前五名:芬兰,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数学第20名(前五名:日本,南朝鲜,新西兰,芬兰,澳大利亚),自然科学第20名(前五名:南朝鲜,日本,芬兰,英国,加拿大)。德国孩子这样的成绩震惊全德,德国《明镜》杂志封面文章就是:德国孩子太笨?

德国社会开始重视中小学教育,分析教学质量差的原因,还派代表团赴芬兰取经,采取了一系列改革方案。自此,德国学校教育逐步缓过气来,PISA成绩也年年上升。2016年已经有全世界72个国家参加PISA评比测验,德国获得阅读第11名(前五名:新加坡,香港,加拿大,芬兰,爱尔兰),数学第16名(前五名: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日本),自然科学第16名(前五名:新加坡,日本,爱沙尼亚,台湾,芬兰)。

德国:恐怖中的圣诞与新年

伊斯兰恐怖袭击蔓延到了德国。2016年中发生了威茨堡和Ansbach两起,伤亡还算小。没想到12月23日晚8点,一名来自突尼斯的37岁难民驾着劫持的大卡车冲向西柏林中心的圣诞市场,造成12人死亡,45人受伤,其中30人重伤。幸好该卡车已经比较技术现代化,遇上撞击阻力后车辆自动刹车,使恐怖分子无法继续作案,从而避免了2016年7月14日在法国尼斯发生的同类恐怖案,那次死亡84人,150多人受伤。这次秉事者居然能安然地离开卡车,通过比利时和法国进入意大利。不意在米兰近郊的小火车站撞上巡逻警察,要求他出示证件,他居然拔枪就打,结果被当场击毙——意大利警方救了德国警方,否则德国警方想逮到秉事者谈何容易,整个德国社会又都盯着内政部长和德国警长,政治家的日子也不好过。

去年来,默克尔的难民政策一直受到德国右翼的非议,所以圣诞恐怖事件后估计反对默克尔的声音会借机发挥而变得更大。但出乎意料,德国社会对这次事件保持了特有的冷静和理性,谁也不愿看到政客们利用12位罹难者的生命来为自己争取选票。在这样的社会气氛下,右翼党派也没有在此问题上作更多的文章。各州政府赶紧加强圣诞市场的安全,尤其是纽伦堡、慕尼黑、法兰克福、汉堡等著名的圣诞市场,各个主要路口都放上大石块,加强警力,以防同样形式的卡车恐怖案再度发生。恐怖事件发生的第二天,柏林圣诞市场全部停业,出于对罹难者的悼念,举行由德国总统、总理和各党派政治家参加的悼念活动;第三天圣诞市场就重新正常营业,是为了给恐怖份子看到,并不会因为他们的恐怖活动而改变德国社会——这正是恐怖分子的目的。

奶牛也要保持自然节奏——德国夏令时的故事

三月底的最后一个礼拜日到了,夏令时开始。这是生活在德国25年来周而复始的仪式。搬一张高凳子来,把墙上的时钟拨快一个小时。我常常会在就寝之前完成这一项一年两度的额外工作。偶尔,会忘记调整时间,结果礼拜日去教堂就晚了一个小时。

记得在中国,也曾进行过这样的时间变更,是从1986年到1991年。那时,中国夏令时是从四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早上2点开始,将时间调到3点。5个月后,在九月的第二个星期日早上,再将时间调回冬令时。至于为什么在神州大地只实施了六年,其原因人们不得而知。

漫谈犹太人遭歧视

偶读到一篇《犹太人后裔谈种族歧视》的文章,主要指融入了欧美社会的犹太人,道出了犹太人所面临的现实和困惑。在金融大鳄索罗斯的自传里也提到类似犹太后裔的遭遇:在他大约五、六岁时,他老爸就教导他不要在外人面前承认自己是犹太人,还说当年由于更改了自家的犹太姓氏,从而躲过了纳粹的屠杀。索罗斯说,他老爸的这一举动对他的一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犹太人在欧美许多国家所受到的种族歧视,与亚洲人和黑人不一样。比如在德语国家,土耳其人和黑人受到的种族歧视来自于日耳曼人的种族优越感,而大多数西方国家,犹太人受到的歧视则源自于历史和宗教。耶稣是被犹太人出卖并处死的。Mel Gibson的电影《The Passion》就是站在基督徒的立场上描写这个故事,但激起了德国各地犹太社团的抗议。

很多人知道犹大是耶稣的十二门徒之一,作为犹太人出卖了耶稣才是犹太人心中两千年里挥之不去的痛,导致两千年后整个民族还在为他的卑劣行为买单,虽然这只是歧视犹太人的借口。

柏林电影节 2017

在2017年1月31日德联邦新闻信息中心召开的第67届柏林电影节新闻发布会上, 柏林电影节主席Dieter Klosslick先生面对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的提问,毫不隐瞒他对社会现状的看法。他在致辞中的第一句话就强调:妖魔鬼怪游荡在欧洲大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者们曾经许诺,他们的思想会使这个社会变得公平公正合理合法,可现实远非如此,电影艺术家们试图把如今混乱不堪的社会现实通过历史背景中去寻找解释,正像德国诗人Fridrich Hölderlin说的“越是危险的地方, 得救的机会也会更大”。在美国政权更迭之际,欧洲各地也不复安宁,此时Dieter Klosslick 先生这一席话的寓意,不言自明。

世界文化兴会:法兰克福书展花絮

金秋十月,是法兰克福书展的黄金时期,是全世界首屈一指的年度文化盛会。今年书展从10月19日开始到23日结束,整个展览馆拥挤得水泄不通。来自全世界上百个国家的7000多家出版社在这里展示它们一年来的最新出版物,达100多万种,前来的观众达到27,5万,其中一半是出版界和媒体同仁。博览会期间,600多位作者亲自前来与读者见面签名,引来许多粉丝。书界团体举行了4000多场报告会和讨论会,声势空前。

法兰克福书展的千年风雨

法兰克福书展历史悠久,从12世纪德国皇帝钦定法兰克福为神圣罗马帝国博览中心开始,就已经包含了书展。直到15世纪附近美茵茨的古腾贝戈发明活字印刷,他在法兰克福带出几位徒弟,在法兰克福首先兴起了印刷业,使书籍出版量大增,书市成为独立的书展。每当举办书展时,全欧洲出版社、书商、文化人云集法兰克福,成为欧洲最重大的文化集市,法兰克福因此被誉为“欧洲书展之城”和“德国的雅典”。

从波鸿强奸案看德国难民犯罪现象

2015年以来,因为德国接受了大量叙利亚战争难民,难民问题成了德国社会的敏感问题,难民犯罪、尤其是难民强奸罪,更成为敏感中的敏感。一有事起,整个社会草木皆兵。在今年9月弗莱堡发生的强奸谋杀案后,德国性犯罪专家Christian Pfeiffer 说,难民数的增加与性犯罪率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德国上世纪80年代的性暴力杀人案高达每年55起,而现在是每年5起。德国政府发言人Stephan Seiber也表示,那些犯罪者是个人行为,不能因为个别难民的犯罪活动而怀疑整个德国难民。

尽管如此,犯罪现象对社会的影响不是用统计数字能表达的,而是基于社会心理。就像彩票中奖者只有上百万中的几个人,但还是有这么多人去买彩票,人们还是看重这一丝希望。相反亦然,在几百万的人流中,犯罪者和受伤害者只是几人,但谁都担心,这会不幸地发生在我身上。对统计者来说是0,0..1%的可能,对受伤害者却是100%的事实。

土耳其总统对决德国讽刺诗人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以今年七月中发生未遂政变事件为籍口,在境内大规模地封杀异己,尤其在教育界和新闻体,已经逮捕了几万人。迄今有170多家媒体被关闭,几百位记者被逮捕,11月2日关闭了土耳其最悠久、社会上最富盛名的左翼报刊Cumhuriyet,主编和12位编辑被逮捕。埃尔多安被记者无疆界列为“新闻自由之敌”,他在德国新闻界的官司上,却频频走麦城。

埃尔多安在德国社会备受指责,有正面的如德国政府、社会团体,也有媒体讽刺性的。今年3月31日德国电视二台ZDF播放了主持人John Böhmermann的一个节目,以朗诵诗的形式讽刺埃尔多安。该诗没有直接指责他的专制政治,而是取笑他,取笑他和动物性交,与幼女性交等,当然引起埃尔多安的恼怒,而且认为这不仅是对他个人的侮辱,而是对整个土耳其民族的侮辱,所以一定要通过法院判决来惩治Böhmermann,严禁他以后再搞类似的侮辱人格的节目,并向Böhmer-mann生活的城市美茵茨检察院递交刑法申请。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