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廿年之祭

二十年前,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
那时上小学,完全不懂街头的演讲。那是一个著名的街口叫“大什市”,据说当年共产党早期活动家李什么人物在此发表演说后被反动派(多么妙的词,成王败寇,一切皆可称作反动)杀害。在八九年,那里已完全是个商业中心的街口。有师范大学的学生(那是这座城市唯一的高等学府)站在那里激昂演说,大抵是政府贪污腐败,如何腐蚀中国的肌体,大家要发动起来,如何反贪污反腐败,北京高校的学生已经动员起来了,他们声援北京的大学生示威游行活


血雨腥风忆当年

今年是“六·四”20周年纪念。由学生游行,引发了坦克进城。昔日的“五·四”青年,由革命者变成了老“专政者”。镇压“六·四”青年比北洋政府不知毒辣多少倍。自己把自己脸面撕了个不堪入目,也算中国人幸运。继“六·四”紧接着东欧巨变,老家伙们被吓破了胆。“20万人保 20 年平安”的计划泡汤,尤如林彪事件对毛泽东的沉重打击。数年之内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人世。当年砸“孔家店”,再看看国共之后代叛逆者何其之多!岂非报应?

国军当兵回忆点滴(上)

看海峡两岸总算风平浪静,北京、上海等地开始直航台北,象征两岸结束敌对关系,我心中尤其感叹:国军、共军,台湾、大陆,原本龙的传人,相煎有何意义?借此机会回忆一下自己当年在国军部队的杂事,相信来自大陆的侨胞会感兴趣,就如同我特别喜欢听旅德大陆侨胞讲述他们在共军部队的经历一样。

春晚小品水平低 总理访欧遭扔鞋

 

2009春节晚会小品太没水平

2009的春节晚会,小品节目比过去更加差劲,镜头中的群众笑脸远不够灿烂,更缺少开怀的大笑,与节前节后的吹捧实在难以名实相符。

《黄豆黄》一上来就令人觉得太不可信。老爷子特地前往北京观看奥运,竟然会忘记票子没进场。过年喜庆说奥运,节目这么不吉利,首先就不合中 国人过年的礼俗,情节本身也违背常理。如果是罹患痴呆症的老人当然可能丧失记忆,但是痴呆、半痴呆老人一般不可能被家人允许单独离开农村远赴北京。然而这 黄豆黄非但不痴呆,而且能机巧设局骗领导,文过饰非编套套,鉴貌辨色,伶牙俐齿,得寸进尺,瞻前顾后,油嘴滑舌,险些儿蒙混过关。这般智商之下的应变能力 和“忽悠”技巧,怎么可能会有忘记藏在帽里的入场券失误?这种脱离生活真实的自相矛盾刚好说明创作人员离开民间疾苦已相当遥远,创作思维略近痴呆。

“五四”九十年有多少进步?

九十年过去了,每年都少不了说“五·四”。党的教育长期宣传的“五·四”以毛泽东的《青年运动的方向》为代表。经过巧舌如簧的瞎编,那一场思想启蒙运动、文化和思想革命运动,竟被党化意识改造成了“跟工农相结合”,后来干脆成了逼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理论依据。“五·四”被政治势力劫持的现象实在怵目惊心。“五·四”发生的1919年,科举早已废止,帝制已经推翻,发辫也已剪去,中国已经是一个有总统、有议会的共和国。市场经济已经基本确立,人民可以自办银行,自办学校,人民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北大中文系(国文门)一个班

饭好吃 气难咽

饭好吃、气准咽。尤其老者,气更不能吃。年青时人体器官都在健壮期,恢复力强。人衰老如老化的像皮筋,弹性渐失。此时一个外力压上超过其承受能力, 就不可能恢复,能不病吗?癌症。中国之伦理,吃气受累往往是年青时。到老了受人尊敬,说一不二,吃气的机会也就少多了,负担也随年龄增长而减少。“人之初 ”的古代建立起这样的伦理以平衡人生,也实属天意。最缺德的是毛泽东,与他一起“革命”的同事年青时吃尽苦头,到老了不能善终,在人体器官退化之时让他们 像“翻饼”一样折腾,文革受尽侮辱和折磨,死于癌症者何其多也!这毛泽东属于哪一种?人伦丧尽。

和谐社会不和谐

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暴力事件

和谐社会并不和谐。刚闹完瓮安事件、杨佳和邓玉姣事件,这下新疆又闹起来了,而且闹得这么血腥。胡锦涛在欧洲拜访各国首脑时绽开的笑容,与他身后一个真实的中国形成了太大的反差。

七月五日下晚九时,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了几千名维吾尔族人与汉人的暴力冲突事件,许多商店、车辆等遭到焚烧,过路的无辜者遭到袭击。只是在事件发生后的四、五个小时内没有任何警方出来阻止。据过后的官方宣称,就在这几个小时内有184名丧身(汉族137人,维族46人,回族1人),1680人受伤。而据非官方统计,有近500人丧身。过后许多参与这次大规模戒斗的维吾尔人和汉人被捕,又引起维吾尔人和汉人的不满,分别前往官方驻地抗议要求放人。汉人不满政府在突发事件中有意或无意地迟迟反应,致使在那里生活的汉人没有任何安全感,纷纷自己购买木棍、铁棍等凶器以卫家卫厂,在新疆地区的维、汉对立可见一斑。

一把修脚刀的血光说明什么

5月10日宾馆服务员邓玉娇在宾馆一房内洗衣,县招商办副主任黄德智进入房间将门锁上,一把将邓拉倒在床上,脱邓玉娇衣服,转而拉其裤子,裤子被一拉即下,黄以手摸其下体。邓玉娇用脚将黄德智踢下床去,将锁解开后跑进休息室。这时县招商办主任邓贵大尾随入内,拿出一叠人民币向邓玉娇脸部搧打,每搧一下她便退一步,她就从包中拿出一把小刀,双手背在身后。邓贵大推邓玉娇胸部,她被推倒在沙发上,黄、邓二人扑上来。这时邓玉娇拿起刀向前乱刺,邓贵大在前故被连中数刀,不治身亡。事发后,邓玉娇以“故意杀人”被刑事拘留。此案传出后引起海内外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