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8
Last update日, 14 十 2018 4pm

 

中国, 法兰克福书展的主宾国?

请先读一读德国世界报的一篇社论:

2008年三月西藏骚乱之后,中国专制政权就一直在操持着闪电式镇压的血腥稳定。北京奥运期间它向全世界展示了藏在信息自由之下是什么东西:多家互联网被屏蔽,多名人权活动人士被羁押。天安门六四屠杀二十周年纪念日前夕,大约近百名网络作者被软禁十四天。独立中国笔会前会长、零八宪章起草人刘晓波被非法拘捕半年以上,既没有逮捕令,也没有法庭审讯。最近发生的新疆维吾尔族抗议事件中,近两百人丧生。然而德国书商协会和法兰克福书展仍然打


国军当兵回忆录(下)

20060313091339251《欧华导报》今年第一期刊出我的文章后,收到编辑部转来数封读者来信,热情来信者居然都是共军退伍弟兄,令我受宠若惊。真没想到旅居德国的大陆同胞和前共军弟兄会对国军军旅生活如此感兴趣。我旅德二十年来一直是每期《欧华导报》的热心读者,并特别关注和钟爱曾世雄先生发表的系列军旅佳作。近年来还多次看到国军和共军的网站上都从《欧华导报》转帖了曾先生的越战文学作品,从而萌发了我的写作意愿。目前海峡两岸风平浪静,中国人结束敌对状态乃大势所趋。我再翻看自己的老日记本,继续整理几段军中杂事出来,以感谢大家的鼓励。

力拓驻华代理被捕有感

胡士泰间谍案件已在社会上引发了热点话题。称胡士泰为间谍还为时过早,因为刺探我国经济情报的罪名还没有经法院认定,现在的胡士泰充其量只是个间谍嫌疑犯。此外,胡的间谍行为不同于余则成,也不同于川岛芳子,因为他不是潜伏在我国重要经济决策部门的国家公务人员。胡是澳洲力拓集团驻上海首席代表而已。就其身份,他不通过某种特殊渠道不可能得到任何有价值的经济情报。

往事如烟话新闻监控

从收听敌台到电脑绿坝

北京工业信息部忽然颁令全国,七月一日起所有电脑必须安装名叫“绿坝——花季护航”的防护软件。美其名为保护儿童,其实纯属谎言。如果真的是保护儿童,根本用不着这样硬性规定,下发到各地少年宫,免费或低价提供给需要装载的家庭就可以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监控人民耳目也。结果不仅国内一片抗议之声,而且引起美国、日本和台湾企业界的反弹,认为绿坝涉及侵权嫌疑。美国政府和国会甚至向中国政府提出交涉,指出该软件名义上是保护青少年免受色情毒害,实质上是当局暗中阻挡网民接触人权和民主等现代宪政文化,坚持专制统治的特务手段。七一前夕,新华社宣布无限期推迟实施绿坝规定。中宣部的恶招又一次被人民斥退。反思共产党人迫害新闻自由的历史,其实监控一直是在败退之中。

廿年之祭

二十年前,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
那时上小学,完全不懂街头的演讲。那是一个著名的街口叫“大什市”,据说当年共产党早期活动家李什么人物在此发表演说后被反动派(多么妙的词,成王败寇,一切皆可称作反动)杀害。在八九年,那里已完全是个商业中心的街口。有师范大学的学生(那是这座城市唯一的高等学府)站在那里激昂演说,大抵是政府贪污腐败,如何腐蚀中国的肌体,大家要发动起来,如何反贪污反腐败,北京高校的学生已经动员起来了,他们声援北京的大学生示威游行活

广场上血染的悲剧

采访留德学人、“六·四”罹难者家属吴卫东

在1989年的“六·四”惨案中,约3000学生与市民罹难,受伤者无数。还有许多学生过后被捕、被判刑。不少直接投身北京八九学运、被捕后刑满释放及罹难者的家属此后留学德国,默默无闻地生活在我们中间。值“六·四”2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特地慰问、拜访了“六·四”罹难者吴向东的胞弟、留学海德堡大学医学院的吴卫东同学。

血雨腥风忆当年

今年是“六·四”20周年纪念。由学生游行,引发了坦克进城。昔日的“五·四”青年,由革命者变成了老“专政者”。镇压“六·四”青年比北洋政府不知毒辣多少倍。自己把自己脸面撕了个不堪入目,也算中国人幸运。继“六·四”紧接着东欧巨变,老家伙们被吓破了胆。“20万人保 20 年平安”的计划泡汤,尤如林彪事件对毛泽东的沉重打击。数年之内一个个灰头土脸地离开了人世。当年砸“孔家店”,再看看国共之后代叛逆者何其之多!岂非报应?

无解的难题

“新疆是个好地方﹗”六十年代在北京,天津,上海等各大城市鼓动和引诱无数年轻男女奔赴大西北边疆。当年满怀豪情的、迫于生计的或上当受骗的,今天都已六、七十岁了。2006年我带儿子回国“寻根”(他出生于德国小乡村),去乌鲁木齐探望爷爷和奶奶。我父母亲很自豪向我们展示他们进疆五十周年纪念章和纪念证书。他们属于五十年代自愿支持大西北、把全部年华贡献给了新疆。新疆乌市爆发“七-五”打砸杀恶性事件引起全球关注,我连续打了几天电话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