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2018
Last update四, 14 六 2018 8pm

 

当窗户不再只是窗户的时候

一直以来都心存着一种默默的、也是特别真诚的感激,就是虽然身在这个风起云飞的世界,却总能感受到有一道道无形屏障的保护,把听来看来的、人为的自然的、明白和不明白的所有龌龊纷乱,一律都挡在了身外。就像是能站在玻璃窗前看“风景”,还挨不上砸玻璃的石头:战火不是变成了历史,就是都远在天边;不论报纸上的白纸黑字,还是荧屏上带色儿的血腥,不论天灾还是人祸,都因为中间有一道“安全带”隔着而没有了真正感同身受的切肤疼痛;甚至人称最不安全的高速公路,到了我们在上面飞驰的时候,也都是到处的祥和,秩序井然。


德绍命案

2016年5月11日,在德绍学习建筑的中国女学生李洋洁外出跑步失踪的两天后,其尸体在住所附近被发现,头部严重受损,身体受到性侵。几天后查出并逮捕了男女两位犯罪嫌疑人,两人居然都与死者生前相识。男嫌疑犯在此案之前,就有强奸、纵火等多重犯罪记录。特殊的是,男者母亲就是德绍市警察,继父是德绍警察局局长,事发两天后,父母居然还帮助男嫌疑犯搬离原住处,所以引发了重重疑点。

尽管两分别关押的嫌疑犯迄今守口如瓶,但从目前迹象来看,这应当是一个孤立事件,即由个人之间的恩怨所引发,而不是东德地区的排外现象所致。但通过这个事件的处理,也叠现了东德地区、至少德绍地区的法制疏漏,在警方调查之处,居然还会让男嫌疑犯母亲参与调查。而且当地检察官也做事不力,尤其出言不逊,例如公开传言男嫌疑犯的叙说,说死者之前与两嫌疑犯一起乱性。而且一开始就否认嫌疑犯父母与此案无关的定论,引发死者家人和民众的强烈不满。

德国三个州议会大选

经历风风火火的2015年德国政坛,是否要接纳叙利亚难民,引起了德国社会的分裂。再加上之前的希腊财政危机,德国要出手挽救还是让希腊出局,也引起了德国社会的争议。在这样的一片政治雾霾中,今年3月13日引来了德国三个州的州议会大选。全德都在观望,这三个州的投票率也几乎达到历史最高,因为只有在政治危机和社会分裂中,人们才会意识到民主的重要,才会珍惜手上的选票。

城里来了个玻璃人

刚刚过去的一个礼拜,跟随着报纸大标题“埃森有了一个新景点儿”的引领,没日没夜的,真有陆陆续续不少人往市中心的一个小广场上涌,就为了去看临时戳在那儿的一个长方形玻璃屋,更要看玻璃屋里住着的那个“玻璃人”。一个傍晚,正在我过去凑热闹的时候,看见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妈妈,好不容易挤到玻璃门前,大声说:“年轻人,我就是要跟你拍个照!”激动之余她竟没想到,自己孤身一人的,挤了半天,身边儿却没带着帮她按快门儿的……

这“玻璃屋里的玻璃人”,是德国私立电视台Pro-7的一档节目(“We Are Watching You”)。制片人的用意非常明白:在如今这个网络恢恢、监视器泛滥成灾的时代,不管有意无意是好是坏,你生活里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夸张一点儿说,其实全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了。当初跟着呼吁“民主”相平行的另一个追求“透明”的理想,主动被动的,竟先在每个人自己的身上如此分毫不差地变成了现实。

德国难民的安置

在危难中救人一命,这在全世界的任何文化中都看作是人的美德。但在德国社会,不仅将之看作对受难者的施舍,更不是一项经济生意,而是看作自己的一项义不容辞的法定义务。要履行这样的义务,就要付出相应的经济代价和社会代价,因为这些难民的风俗和宗教往往迥异于本土的主流风俗和宗教,会引发这个社会的文化裂缝等诸多后遗症。这些年来,来自欧洲近邻的非洲和中东地区的难民问题越演越烈,德国成为欧洲收留难民的第一大国。

既然收留了难民,那就不仅是给他们一口饭吃、一个床睡而已,而要对他们的生活、教育、职业和前途等承担起责任。这就是德国政界、学界和社会讨论的热点。

科隆除夕夜聚众强奸案——对强奸罪的思考

◆ 科隆事件 无人以强奸罪判刑 ◆

去年德国首开边界,迎接了几万叙利亚战争难民。为此,总理默克尔获得了欧美各国的赞赏,同时受到了许多德国民众的压力,因为这毕竟加重了德国社会的负担,不仅在经济上,更在精神上。

无独有偶,去年除夕之夜,在科隆等城市民众的迎新年联欢上,许多民众受到他人的抢劫,尤其许多妇女受到了成群男子的性侵害。过后仅仅在科隆一城市,警方就收到1218位民众的1527份刑事起诉书,其中998份是财物被抢劫或财务受到损失,626位妇女是受到性侵害。而后者引起的社会民愤犹为严重,德国国脸都没有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科隆事件成为德国和欧洲媒体关注的重点,因为人们认为,这些犯罪者大都来自国外的伊斯兰教难民。今年4月5日,北威州内政部长R.Jaeger(SPD)确认,迄今已经查获的153名犯罪嫌疑犯中,有149人不是德国人,其中103人来自北非的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这些外国人中,68人正在申请(未被批准)政治庇护,18人是非法居留在德国,另47人尚未确认他们的外国人在德居留身份——幸好,没有确认他们是去年刚刚来德的叙利亚战争难民。

德国房地产暴涨

人口城市化·房贷低利息
房产,既是一个人生存的基本空间,具有实用性;也是一个人财产的主要部分,具有投资性。所以,有史以来房产一直是全社会最关注的领域。传统的许多德国人,辛勤工作一辈子,最后就留下了一套还清房贷的私房。如果说,以前的私房购买主要是为了自己居住,整个房地产的发展缓慢,许多普通平民和青年还是以租房为主。而新世纪以来,房地产市场作为市场经济的一个领域,也随着德国的政治、经济、社会状况的改变而变化,老百姓的购房文化今非昔比。

据统计,现在在网络上寻找购买住房的量是十年前的8倍,而寻找租房的量只有4倍。例如德国西南部的弗莱堡,现在的年销售住房量是40年前的加倍。德国近期的买房热并不完全是被商人炒热的房地产泡沫,而是出于多重因素。

首先,上世纪的经济国际化引发了工业国家经济结构的改变,简单的流水线式的产业更多移向了低劳动力成本的国家,如东欧和亚洲。德国本土的企业更多转向高技术和管理层,尤其促进了服务业。从交通和总体环境而言,这些企业更多集中在大城市,从而大城市的人口剧增。例如法兰克福在近五年中人口增长9%,全城几乎没有空关的租房。一个出售房屋的广告,四天之内就会引来上百人来看房,几天后就被售出,人们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考量该房是否值这么多钱。

欧盟通过新的信息保护法

科技日新月异,尤其是计算机技术与通讯技术的结合,出乎人们意料的高速发展。1995年欧盟推出第一部针对现代通讯技术的信息保护条例时,英特网还刚刚开始普及到民间,只是部分年轻人以此通讯和搜索资料。而现在,计算机技术与手机结合,普及到家家户户,除了传统的功能外,还在网上购物、网上付款。尤其出现了脸书Facebook,推特Twitter,google+,Amazon,出现了WhatsApp和微信之后,又凭添了网上社交群。

使用现代工具的规模也在扩大。2013年仅仅通过手机传输的信息量2,67亿GB,而一年后就高达3,95亿GB。例如脸书,2009年第一季度拥有全世界注册用户1,97亿,到2015年第三季度已经达到15,4亿,2014年德国用户达2200万,超过1/4德国人口。脸书创建人Mark Zuckerberg因此登上《时代周刊》年度人物,因为世界历史上还没有过一个事物能够连接上全世界15亿人的。脸书年销售额(包括广告)从2010年的19亿美元,发展到2014年110亿美元——2015年微软的年销售额936亿美元,谷歌的年销售额748亿美元,而同年传统的奔驰牌轿车的年销售额838亿欧元。IT已经成为一个具有相当规模的经济领域。

西欧难民现状所见

自“德国新年事件”之后,去警察局登记的妇女已有一千几百人之多,全国各地的城市都有,人数还在不断增加,几乎都是受到难民的强奸、人身污辱或被抢劫被偷盗,还有个别人失去了性命。但科隆市一清真寺的教主在电视里公开说:“德国新年事件”不该由难民负责,而责任是应由那些穿超短裙的妇女负责。也就是说:是因为穿了超短裙,人家才想强奸你或调戏你的。

因为这话,德国一位绿党政治家将他告上了法院。一是新年之夜,那么冷的气温,根本没有妇女穿超短裙;二是每位妇女穿什么服装,完全是个人的自由,这不意味着男人就该去干坏事。

这位教主肯定是最喜欢让每位妇女从头到脚地蒙黑袍、只露两只眼的。这样的教主,能教给他的信众们什么好话?

防不胜防的是:一位妇女在一安静之处刚把汽车停放,突然背后受到一位难民的人身侵犯,有的甚至无原缘由地被一刀毙命。

由于这种新闻报道每天都有,很多居民都只愿意猫在家里,不敢出门、不想上街了。以前,去街上散散步为了健康,已成习惯。而这习惯由于害怕,说改就改了。这么一来,肯定给各商店的营业额减了不少。但很多年轻的居民必须工作或上学,早出晚归的大有人在。以前夜里单独等公共汽车或独自骑自行车时,街上没有一个人,却丝毫无胆怯之心,更不会发生什么险恶之事。但如今,可说不准了。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