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黑客横行——德国议会通过网络安全法

今日世界已经到了网络时代,网络技术不仅深入到政治生活、经济生活和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而且几乎垄断了这些领域。从最初的只是小民百姓通过英特网免费传递信件、浏览网页内容,发展到网上购货、银行汇款,经贸交流、文化交流,企业运作、机器控制,包括政府部门、甚至军事领域都以网络为基本交流媒介。正因为网络对生活越来越重要,网络安全就显得重要起来。如果网络瘫痪,或有人通过网络作案,则马上会影响到整体的社会生活。

随着网络技术的普及,网上黑客(Hacker)也应运而生。仅仅所扩散的各种病毒现在就多达2,5亿个,每天还要增加30万个,就不知谁在那里资助生产这么多病毒。软件公司刚刚开发软件,堵住现有的病毒或被黑客袭击的漏洞,黑客们又制造出新的病毒,击开新的漏洞。黑客如此专业化、职业化,即时软件专家、教授都被搅得一筹莫展,精疲力尽。而且麻烦的是,因为网络的国际化,黑客也国际化,攻击这个国家的网络,还不知犯罪者坐在天涯海角的哪个国家的哪个房间的计算机前。所以在网络犯罪上,犯罪者是没有国界的,而各国之间却有明确的国界,一国警方无法超越它国的领土主权。以至各个国家只能各自为阵,采取被动挨打的防范措施,很难主动追踪和搜捕骇客,从根本上消除病毒和袭击来源。


难民营里:国际援助工作者的困惑

2015新年伊始,流感病毒在德国肆虐,我工作的国际援助组织为申报难民服务的近30人的部门,同时就有5个人病倒……我也随后发烧倒下。

退烧后的第一天上班是3月初的周五,本以为周末是接待申报难民相对轻松的时候。未料,竟然前后来了5次旅游大巴,送来200多位难民申请者。到我们晚班下班前21点50分,还开来一辆满载难民申请者的大巴。我们只能按规定,让大巴司机开回前难民站了!

德国之声总经理被开除出记者无疆界董事会

德国公共电台德国之声总经理P.Limbourg刚上任,想开辟新的对华政策。经过一番准备后隆重访华,要与中央电视台CCTV合作,还表示德国之声的中文内容要尊重中国官方政策,却忘了德国之声的法定宗旨是自由之声,而不是生意之声。为了向中共示好,聘用 Frank Sieren为特约记者,在今年六四周年日发表Sieren文章,有为六四屠杀辩解之嫌,引起人权团体和德国媒体反感。为了贯彻他的新政策,今年七月他调离原中文部主任冯海因,八月又开除中文部女记者苏雨桐。

德国争议移民法—德国模式Vs.加拿大模式

新年伊始,德国绿党向议会递交了修改移民法的提案,认为时代在变迁,社会状况在改变,所以移民法也应当适应于新的形势,这使移民法的旧题之火重新燃起。2月5日举行议会讨论,在野的绿党、左翼党竭力要求修改法律,就连当政的社民党都有同感,唯有基民盟全力反对。联邦内政部长、基民盟的De Maizière(题图照)明确拒绝,认为现有的移民法已足够应付新的形势。

中世纪的德国是欧洲老大,一直延续到法国拿破仑崛起。德国除了自己疆土外,东欧、中欧的许多国家都是德国的属国,至少是德国各诸侯国的皇家在那里担任国王,东到捷克、匈牙利,西到法国南部、西班牙,中部的荷、比、卢。但德国近代的文化传统是文化民族主义,以至于1848年在法兰克福的德国首届民选议会讨论德国统一时,只容许说德语的国家加盟德国(小德意志方案),拒绝所有德国的属国们加入德国——送给德国的国土都拒绝接受。所以,德国本土从来没有想过要接受外国人。唯一例外的是19世纪德国工业起飞,劳动力奇缺,又没有边界,以至几十万波兰等国的农民工涌向鲁尔区。另一个例外就是二战之后德国工业起飞,也是劳动力奇缺,于是到周边国家招募大量劳工前来德国。

没有赤字的德国财政 Schwarze Null

近日,德国语言协会GfdS公布了2014年度德国媒体使用率最频繁的词:一、光的边界Licht-grenze:纪念柏林墙倒塌25周年时,在原柏林墙位置放置了8000多只白色气球;二、黑色的零schwarze Null:从2015年开始,德国将实现没有国家财政赤字;三、谢谢格策Götzseidank:2014年世界足球杯冠军决赛时格策射入关键的一球。

德国财政年年赤字,债台高筑,现达到国民总产值的78,4%,总额高达13000亿欧元。根据欧元国要求,所有欧元国的年财政赤字不得超过3%,累积赤字不得超过60%。就这么好的德国经济形势,德国财政赤字却年年超额,由此可以想像希腊、西班牙等其它欧元国的财政状况了。一旦遇上经济危机或金融危机,这些国家就倾家荡产了,因为欧元国的货币由欧洲中央银行统一管理发行,各国政府丧失了靠私自多印钱来抢夺全民财产以蒙混过关的机会。当然,这种国家财政赤字现象也是一种政治道德文化的衰落。德国战后从国家到个人都这么贫困,但量入为出,谁也没想过靠财政赤字来为自己或本届政府搞形象工程。直到社民党第一次当政后,就开始了连年财政赤字的历史,一发而不可收。

包浩斯百年大庆

1919年建筑家Walter Gropius在文化名城魏玛创立了一所美术学校,名为包浩斯Bauhaus,在世界艺术史上首次建立美术学院——以往学艺的学生只是在画师的作坊中边帮边学——将艺术与工艺相结合,艺术思想上偏左,可谓社会主义艺术。学校中设立建筑、造型、印染等课程,康丁斯基、克莱等都是该校教授。包浩斯的创举轰动欧洲,形成了一场世界范围的包浩斯艺术运动。当时许多德国名城都邀请包浩斯去建校,1925年包浩斯却选择了东德的工业城市德骚Dessau,要为工人建造住房(后建起大批工人新村)。后又迁校首都柏林。没想到纳粹当政后,指责艺术前卫的包浩斯搞的尽是低劣艺术,不能体现德意志精神,从而强迫关闭,包浩斯全体师生被迫流亡海外,结果在许多欧美国家开设了包浩斯学校。

德国国防部的混乱

2013年夏,基民盟的U.v.d.Leyen卸下劳工部长、转任国防部长,这位七个孩子的母亲是德国、也是欧盟第一位女国防部长。但当她尚未上任就有人告诫她:当心,国防部是个烂摊子!

人们想象中的国防部都是将军和士兵,都是在那里面对军事作战地图深究兵法。其实,德国国防部只是个大企业,整天围着订单转:今天起诉这家企业没有按时供货或供货质量太差,明天被那个企业纠缠要提高价格或推迟供货时间。所以十多年前媒体上还有传闻,说德国国防部亏损严重,应当要尽快申请破产。

反伊斯兰教化运动 Pegida

经济全球化,难民也全球化。本来比较文化单纯的德国,引来了越来越多外国人。而较难融入德国社会的,就是穆斯林,甚至到第二、三代移民依旧保留伊斯兰教信仰,引起了德国社会的担忧。而这正是产生偏右甚至极右组织的温床。近月德国出现的PEGIDA运动就是一例。

PEGIDA的文字意思是“热爱欧洲的民众反对欧洲被伊斯兰教化”。去年10月8日发生了两起生活在德的库登人与穆斯林在汉堡大街上群斗,引起一批德国人的反感,他们希望保障德国和欧洲的文化纯洁,即基督教文化。本是脸书上一组有相近观点的人,10月20日周一下晚聚集在德累斯顿市中心广场,350人。他们不喊口号,不接受媒体采访,只是“默默散步”,以不被媒体找到贬低Pegida的理由。然后约定,每周一下晚举行这样的“散步”。12月Begida注册成一个协会。

柏林墙倒塌25周年

很难想象,那堵坚实的水泥墙会倒。

1989年11月9日,这堵竖立了近30年的专制之墙,在刚刚欢庆完民主德国成立40周年之际,似乎感觉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轰然一声倒塌了。西柏林民众一片惊愕,东柏林民众万分激动,墙里墙外一片欢呼之声。当时,西德总理科尔还在波兰访问,西德议会还在波恩开会,都是在收音机里听到这一震惊世界的消息。西德议员们都不知如何才能表达自己的激动,议会终止讨论,全体议员默默起来,由衷地唱起了国歌:

统一、正义和自由,为了德意志祖国;
让我们一起为了这个目标而奋斗,
像兄弟那样团结起来,手拉手,心连心……

这是25年前的一幕。这次联邦议会讨论修改大学助学金法时,联邦教育部长J.Wanka在议会发言中开场就激动地说:她亲历了柏林墙倒塌的历史时刻,那一幕她永生不会忘记。这位当年东德大学的数学助教(博士),1989年东德公民运动“新论坛”发起人之一,25年后成为联邦教育部长——其实,现任总统高克、总理默克尔都是当年东德公民运动的直接参与者,25年后的德国政界最高层几乎成为当年东德公民运动者的天下,这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想到。但这是经历突破专制、走向自由洗礼的一代,只有他们才最深理解自由的涵义和自由的代价。他们是德意志民族的财富。而西德本土政治家多是些没有道德感召力的职业政客。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