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德国:前所未有的教育投资

无论在国际还是国内,现代工业社会就是竞争社会。竞争的表面是政治与科技,竞争的深层是教育与人才。随着经济全球化,欧美国家的许多传统产业都移向了低成本国家,这对欧美国家提出了新的挑战,传统的经济结构与社会结构必须进入更高层次:从事传统流水线式作业的劳工市场需求越来越萎缩,社会需要更多能胜任经济全球化的人才。这从目前德国劳工市场的统计就可见一斑:德国受过高等教育的失业率为2,5%,受过职业教育的失业率为5%,而没有受过职业教育的失业率居然高达19-20%。

人才最重要的来源就是教育,所以这些年来,德国从政界到社会,呼声最高的就是全力提高教育质量,扩展受教育人数。这既是整个社会的需要,也是每个个人的需要。

今年秋季学期的入学率达到历史高峰,55%的高中毕业生直接进入大学学习。分析其原因,一方面是因为两年前取消了义务兵役制,许多中学毕业的男学生本当去服兵役,现在直接进入大学;另一方面是八年前德国从以前的高中九年制全面实施八年制,以致今年刚好两届中学毕业生同时毕业。德国大学人满为患,更为紧缺的是大学生宿舍。许多入学新生找不到住房,只能去住私人租房,这又提高了那些城市的租金水平,城市如慕尼黑和科隆等大学生宿舍租金已经超过每月400欧元。由于物价上涨,原有助学金额有点欠缺。十月初德国议会举行讨论,采取什么措施才能尽快缓解学生的住宿与增长的生活费。


中欧经济 汉堡峰会

10月10-11日在汉堡举行第六届中欧经济峰会,逾600位中德经济界人士参加,欧洲议会主席舒尔茨、中国总理李克强、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题图左起)分别在会上发言。汉堡峰会的起因是德国前总理施密特与汉堡市长、汉堡商会共同倡议举办“汉堡峰会:中国与欧洲相遇”,以加强中欧经济和政治对话,推动双边经济关系。汉堡以其与中国深入广泛的经济关系而成为峰会举办地点,首届峰会举办于2004年,历届峰会邀请的中国政界人士分别有曾培炎、温家宝、张德江、马凯、万钢,德方政界人士分别有施密特、科尔、施泰因迈尔、韦斯特韦勒和莎万。

沉默的手机短信

手机短信SMS已经使用了整整30年,成规模地使用也有25年。2011/2012年德国手机发出的短信量分别达到550亿和590亿条。因为iphone的出现,一定程度上替代了手机短信的功能,所以2013年的短信量骤减到380亿条。当然,德国的手机本身还是非常普及,早在2006年第3季度,德国手机持有量就已经超过德国人口;2008年第2季度,德国手机量首次突破1亿。

德国生活变迁

德国战后在经济上几乎瘫痪,全德90%的城市被炸毁,更不用说就业问题了,从老板到工人,一场战争噩梦之后都成了穷光蛋,大家都重新回到同一条起跑线上。但在民主与人权的保障下,德国经济很快恢复,到60年代,不仅西德不存在失业问题,而且本国的劳动力都不够,只能到欧洲各国如意大利、希腊、南斯拉夫等招聘工人,又接受了东德300万流亡者,最后招聘雇工到土耳其,遇到了文化隔阂的后患,那是后话。

新闻自由:德国社会的基石

新闻自由,是一个国家政治宽容的标志,也是民主政治的基础。没有新闻自由,什么人权民主或社会主义都将成为一句无耻的谎言。只是在已经实现民主的国家,新闻自由是多与少的问题;没有实现民主的国家,新闻自由是有与无的问题。1985年成立于巴黎的“记者无疆界”,不仅为受难的记者奔走呼号,而且还关注世界各国新闻自由的状况。2002年开始,该组织每年给予世界各国权威性的国家新闻自由评级。

在受到评级的全世界180个国家中,德国近十年来的状况一直徘徊在第23至16名之间,直到2014年被评到第14位,算有史以来最好的业绩。但既然没有评到前十名,说明德国在新闻自由上还是有不少不尽人意之处,德国议会和民众都很不满。仔细分析,大致有如下四个方面。

首先,是欧美国家反恐成疾,对与阿拉伯国家有点关联的人,包括记者,都非常警惕。2013年9月德国《明镜周刊》揭露,美国CIA于2010年两度向德国安全部门索取北德电台与南德日报自由记者Stefan Buchen的资料,因为他一直在整理收集阿拉伯国家、伊斯兰教社会与团体的资料,且多次赴伊斯兰恐怖组织重镇阿富汗。尽管美方的请求被德方拒绝,但留下了监视记者的阴影。

以宽恕结束冤仇——德国突袭波兰75周年

自古以来的欧洲邻居,既是亲家,也是冤家。德国西邻法国,从17世纪的路易14世时代,一直浴血奋战到二次世界大战。战后两国在民主与人权的社会环境下,才开始走向和解,并携手推动欧洲和平,促成欧盟与欧元国的诞生。

德国东邻波兰,历史上两国都算和好,直到近三百年才开始交恶,交恶的原因是波兰自己发生内乱,国力变弱,结果1/4土地、1/3人口被东西两大强邻俄国与普鲁士、后再加奥地利瓜分(1772)。1793年全部国土被欧洲列强瓜分,俄国沙皇兼任波兰国王。直到一次世界大战后,波兰再重新建国(1916),但好景不长。

1939年8月24日,德国与俄国签署两国互不侵犯条约,其非公开的补充条约中双方达成协议,由德国与俄国共同瓜分整个波兰。9月1日德国对波兰发起突然袭击,占领波兰西部。9月17日苏联进军波兰,占领波兰东部。纳粹政权很清楚,要长期占领波兰,必须在波兰施行愚民政策。于是通过波兰境内的德裔少数民族,整理出3万名波兰知识分子名单,最后杀害了5万名。而且规定,波兰小孩只能上学到四年级,认字刚能写名字即可,算术最多加减法,最高算到500 ……斯大林效仿希特勒,将波兰军官及知识分子集中起来也全部杀害,达2,2万人(卡廷大屠杀)。1942年起纳粹在波兰建立集中营,关押波兰犹太人,被杀害的波兰犹太人高达300多万,普通波兰人几十万。整个二战中,波兰共死难600万,相当于全国1/5人口。

大水

1993年春,当我和海曼第一次来到Passau时,这五万人口,起起伏伏的丘陵田野,森林面积极大,被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三条河大学城”,立即被它那童话般的美景震惊了。由于念念不忘它的魅力,又由于工业大城的失业人数多得让我们头疼,1994年8月我们决定搬家,说什么也得住在Passau。

德国的纠错工程

德国在世界上曾经是个很不光彩的国家,因为近七十前发生的那两场世界大战。后来,这个国家又赢得了世界级的尊重,其重要原因,并不光是一跃成为经济强国让人佩服,还有该国令人震撼的纠错能力。人家及时反思道歉,并给受害国和受害人经济赔偿,比我们那个死不认帐的邻国强了不知多少倍。对于大自然,该国也经历了一个破坏、修复、保护的过程。战后千疮百孔一片废墟;开发,不少资源又遭破坏;后来汲取教训,实施环境问责制;如今山清水秀,成为欧洲的绿色中心。

叶落之痛

一辆银灰色的奔驰CLS像插了翅膀似地一路擦过德国63号高速公路的地面往法国而去。

“你相信吗?一到了法国,我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他轻轻地拥抱了一下她之后,便松开双臂。

车上坐着一位88岁的老人,浅色的外套和浅色的裤子,头上则戴了一顶棕色的法国蓓蕾帽。随着车子的一路飞驶,大片的德国土地在渐渐地离他们远去,萨布吕肯已经过了,还有不到半小时的车程,他们便进入法国境内。老人那双略带忧鬱的眼睛后面,闪烁出越来越多的快乐的光芒。此时此刻,感受着老人拥抱的她,侧过头来微笑地接住了他的目光,并轻轻地用一只手扶住了他的上臂说:“我相信!”

这是一个19岁便被希特勒招去参军、23岁二战结束时被俘的德国老兵。从在俘虏营里被关着,到后来允许以战俘的身份到战胜国的公民家里去劳动,再到被释放回德国的原籍,这里埋葬了他最最美好的一段青春。对于今年已经88岁的他来説,谁还知道,他还能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去祭奠自己的青春之地?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