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22018
Last update四, 14 六 2018 8pm

 

北朝鲜氢弹试验引发国际争议

被专制者绑架的国度
北朝鲜,共产世界的一个怪胎。一党专制,世袭专制,军事独裁,军国主义……查一下维基百科中对北朝鲜国家性质的定义,历史上最恶的专制词汇都套上还嫌不够。不仅三代世袭,三个独裁者的生日和死日都定为国假日,举世所无。

北朝鲜国民总产值188亿美元,只占全世界经济总量1/4000,其对世界的影响忽略不计。但它绑架了2526万无辜的百姓,历史上就靠苏联和中国的救济渡日。没想到1990年初,这两位老大哥如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1991年苏联解体后停止了对朝鲜援助。中共因六四大屠杀而使国际形象跌到冰点。为缓解形象,吸引外资,也抛弃了对朝鲜资助的承诺。1992年8月24日中国与南韩建交,北朝鲜自然与中国交恶,在国际社会更陷入孤立与被排斥状态。而其内部无视民生的粮食政策和缺乏外部支援,1994年爆发大规模饥荒,至1998年才得以舒缓,期间全国死亡人数高达约300万。2011年底,80后的金三胖当政,欲重振北朝鲜经济,要在可见的将来达到北朝鲜1970年代的经济水平。初读到这样的新闻笔者还以为是记者笔误,后来一查北朝鲜经济发展才看到,北朝鲜现在能回到1970年代的经济水平也就不错了,这就是一个在极度专制下时代完全颠倒的国度。

就在金日成1994年去世前夕,他在孤立无援之际想获得国际援助,尤其要获得国际大佬美国的援助,想出一个恶招:制造国际混乱!最容易触动国际神经的就是制造原子弹威胁亚太和平和环境,破罐破摔。而在国内政治上,也以此震慑国内百姓,甚至将发展核武器写入宪法,要让国民知道金家皇朝的军事强大。


巴黎之殇

2015年11月13日晚21点左右,美国摇滚乐队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的舞台上和台下歌迷尽情互动,台上台下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一场屠杀——巴黎,刚刚经历今年一月初《查理周报》的恐怖屠杀,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巴黎市区巴塔克兰音乐厅、法兰西体育场附近及一家餐馆等六地发生枪击和爆炸事件,导致129人罹难,250多人受伤,成为法国历史上经历的最大一次恐怖事件。法国总统奥朗德次日在电视讲话,指责13日的系列袭击事件“是由恐怖武装‘伊斯兰国’犯下的战争行径”,是“战争行径”。他呼吁法国民众保持团结和冷静,“我们现在所保卫的,是我们的祖国,更是属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法兰西知道应当如何肩负起她的责任”。总统宣布,举国将为13日巴黎系列枪击爆炸事件死难者举行三天哀悼。

来自雅典的欧洲震荡

2015年1月25日的希腊国会选举中,希腊激进左翼联盟取得压倒性胜选,在议会300席位中获得149个席位。根据希腊宪法规定,该党主席、43岁的奇普拉斯于三日内就宣誓就职,成为希腊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他16岁中学期间就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大学毕业于建筑专业),奔波于各种街头抗议活动。后来希腊共产党独立出左翼联盟,他还保留在左翼联盟。他是无神论者,出席宣誓仪式时不打领带,拒绝传统的宗教宣誓仪式,改为民事宣誓,立志“希腊正离开灾难性的紧缩、恐惧和威权主义,离开五年屈辱和痛苦。”就职几天后就风风火火奔波于欧洲各国,在欧洲大陆掀起了一场奇普拉斯旋风。

周春芽绘画风格

周春芽有着不同寻常的迷人艺术风格。他于80年代末在德国卡塞尔大学艺术系留学,并因此钟情于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一些元素。1989年回国后,他便走上了一条特立独行的创作道路。虽然他会去了解国内外的艺术潮流,但却没有受到这些潮流的影响。他成功发掘出中国画的一些传统原则,并让他们适应当代的创作的需要。他保留了国画复杂且矛盾的特质,因为他认为,这正是生活最重要的特点。他将这种特点与一种好奇而丰富的情感相结合,也在创作中融入了他对西方文化的认知。

从出生和教育背景来看,周春芽一直深受经典文化的熏陶。他的父母均为知识分子,爱好文学、艺术和音乐。他在重庆的四川美术学院接受了高等教育和严格的绘画训练,比同辈艺术家更早接触欧洲当代艺术作品和指导理念。这种经历使得他能够将各种要素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立体生动的作品,全面展示其个性。

巴黎的哀痛

圣诞节与新年的气氛尚在,许多欧洲家庭的圣诞树还放在家里。1月7日中午,巴黎著名幽默讽刺周刊《Charlie Hebdo》(查理画刊)的报社内正举行每周一次的编辑会议。突然冲入两位伊斯兰恐怖分子,见人就杀。这次恐怖事件中,12位编辑和记者死难,包括4位著名漫画家,以及主编、漫画家S.Charbonnier,10多人受伤。次日在巴黎某犹太人商场又遇到恐怖袭击,5位死难。这是巴黎自1961年6月发生的恐怖事件后,死难人数最多的一次,共和国心口上在流血。

巴黎的枪声震惊了欧洲,震惊了世界。世界许多国家首脑发表声明谴责恐怖行为。联合国安理会为死难者默哀,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法国是美国最早的盟友(指美国独立战争),我们两国并肩抵抗威胁世界安全的恐怖活动。”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这次事件“是对言论自由与新闻自由的攻击,这是自由民主文化的核心”。德国内政部长宣布德国降半旗三天,“以表示我们对法兰西人民的声援”。德国伊斯兰教总部于1月13日在柏林勃朗登堡前为巴黎死难者守灵,德国各宗教团体以及德国政府全体部长都将参加。

中东、非洲的伊斯兰国家政府,包括22个伊斯兰教国家联盟Arab Leagua都纷纷出来谴责恐怖袭击,谴责这些恐怖分子假借伊斯兰教之名来施行屠杀。伊斯兰教逊尼派文化中心的开罗大学表示:“伊斯兰教谴责任何暴力”。甚至欧美的对手伊朗外交部长都发表声明说,恐怖袭击与伊斯兰教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不能接受这样的行径。伊朗总统谴责恐怖者假借伊斯兰教之名,其“谋杀行为”完全超出伊斯兰教对付敌手的界限。

事件发生当晚,巴黎3,5万市民点燃蜡烛聚集在自由广场,手举牌子“Je suis Charlie”(我是查理),表达对杂志社声援和对死难者的悼念。巴黎凯旋门上都写着:“巴黎是查理”。1月9日全法国70万民众举行烛光晚会,法国总统奥朗德宣布全法国降半旗三日哀悼死难者。法国政界不分党派,欲建立“抗击野蛮行径的民族团结阵营”。许多欧洲国家也纷纷降半旗致哀,布鲁塞尔、维也纳、柏林、伦敦、马德里,以及意大利的罗马、佛罗伦茨、米兰等纷纷举行悼念活动。

11日下午全世界50多个国家首脑汇聚巴黎,在自由广场手挽着手默默游行。参加游行的巴黎民众多达150万,成为巴黎历史上的首次。各国首脑中除了欧洲国家外,还有一直相对立了以色列总理和巴勒斯坦总理、以及许多中东和非洲伊斯兰教国家首脑。而且不仅各国首脑,许多国家内政部长都去了。追悼活动之后各国首脑坐在一起会谈,共商如何在全世界范围内反恐——巴黎,在这次悲痛事件中,成为世界的政治中心。

中国东北女 魂断西班牙

2014年11月20日,在西班牙北部大省加利西亚高等法院第四刑事审判庭内,随着大法官鲁本·冈萨雷斯手举法槌用力砸下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后,中国籍杀人犯被改判无罪而闭庭。

中国籍杀人犯张海杰(音译)被西班牙加利西亚高等法院改判无罪后引发中国侨民的议论:西班牙法院的判决是否公正?被害的两名中国女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异乡他国?对于杀人凶手的处罚是否过于宽松?西班牙法律对犯罪分子有没有威慑力?尽管网民议论纷纷,但已是高院的终审判决,中国东北女只能魂断西班牙。

2009年4月30日上午10:20,名叫苏珊娜的西班牙女子惊恐万分地跑到西班牙北部城市本特佩德拉市警察局报案,声称她的一个中国女子朋友在家被杀害。当地警方马上赶到事发地点,在一幢公寓第三层的一个单元里发现两名中国籍女子被杀害。被害的中国女子年龄均在40岁以上,分别在两个房间里被人捆住手脚后,一个被人用手掐住脖子、另一个被绳子勒住脖子窒息而死。

西班牙政局一夜变天

6月1日的西班牙首都发生一件西班牙历史上首次进行的首相不信任案投票,现首相拉霍伊被180票赞成不信任被弹劾,离开首相宝座,最大反对党领袖桑切斯接替首相位置。结果出台后,拉霍伊承认失败,声言希望新首相能把西班牙变得更好。拉霍伊被弹劾似乎在意料之中,因为他的团队成员中贪腐现象已经被民众不能容忍。

西班牙突然的首相更迭,加剧了本周南欧给人的政治混乱感。此前,意大利在大选三个月后政府仍迟迟不能组建,已经让金融市场感到惊恐。对于一个带领贪腐团队的领袖被弹劾已是事实没有遗憾,新首相上任如何面对西班牙经济走出困境,如何着手解决加泰罗尼亚独立问题等等,都是考验领袖政治智慧的课题。

限制民众自由的欧洲新反恐

一个社会需要安全,每个社会成员都能免于恐惧,免于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但每个社会成员又向往自由,不希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限制,都在国家机器的严密监视之下。但在现实政治中,反恐的手段几乎就是限制民众的自由。就如发生了巴黎恐怖事件后,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D.Tusk所言,“我们又遇到社会安全与个人自由之间的难解矛盾”。就在事件发生后,欧洲各国首脑赶往巴黎参加哀悼。就在哀悼活动期间,各国首脑及11位欧盟国家内政部长就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共同合作,在欧盟范围内加强反恐力度。1月28日欧盟内政部长举行联席会议讨论反恐。欧洲理事会也立即行动,拟定欧盟加强内部安全、即反恐计划,要在二月中旬举行的欧盟峰会上递交讨论。欧盟理事会主席J.-C.Junker担忧地表示,“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不应当在发生事件后的几天内就马上递交修订法律案,这样我们可能会犯错误。”但在下在这样的气氛下,政治家们也失去了理性,至少失去了耐心。

特里尔:马克思诞生200周年

今年5月5日,将是马克思诞生200周年。他1818.5.5.出生于德国莫泽河畔的特里尔,1883.3.14.在英国伦敦的流亡生活中去世,迄今葬于伦敦的公墓。马克思出身于一个犹太家庭,19世纪到20世纪初的德国,无论经济金融,还是科学教育,都被德国犹太人领尽了风骚。再加上19世纪前的学校教育,都是全才性教育,所以马克思既是哲学家,又是经济学家——应当说,经济学能成为一门独立的学科,马克思的贡献巨大。而马克思高出的经济学又不是通常的经济学,而是政治经济学,即从政治角度来看经济,从经济角度来看政治,从商品的生产流通,现实社会的状况等,来看社会各阶层在这个流通过程中的政治经济地位,就当今许多经济学砖家也没达到这样的学术视野。

在当年原始资本主义时代,马克思能从理论上探讨新的社会结构中的社会不公现象,对工人运动当然非常重要。所以马克思无论在此后政治分裂的东方世界还是西方世界,都倍受推崇,推崇的内容和结果可能完全相反。在西德时代,就是社会民主党筹资买下马克思故居,并投资建成供人参观的博物馆,还投资整理马克思未出版的文集等,许多大学有马克思研究为专长的哲学教授。在德国谈到历史名人时,马克思的排名总在前十名。当然,德国社会将马克思只是看作一位杰出的政治经济学家,不不像那些共产专制国家,把马克思捧成了神。然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任意解释“马克思主义”,成为控制人民、镇压人民反抗的工具,以致共产国家出来的人,却反感马克思,认为他是20世纪共产专制的始作俑。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