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为自由蓝天而奋斗

柴静女士的《穹顶之下》在网上播出后,两天之内就赢得两亿次点击,创造了网络传播的奇迹。我对柴静女士为中国环保事业和记录历史真相所做出的杰出贡献表示由衷感谢和赞赏;对中国的专制、腐败、垄断、黑暗感到强烈痛恨和谴责;对中国严重破坏生存环境的断子绝孙式的经济发展模式感到极端无奈和悲愤,对遭受大气污染、河流污染、土地污染、食品污染而患上癌症等疾病和死亡的千百万受害者、特别是老人和儿童感到特别同情;对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勇于维护自己的权益、保护自己的家园、挑战贪官奸商的言行感到由衷高兴……

中国污染惊心动魄

2013年,“雾霾”成为年度关键词。这一年的一月,4次雾霾过程笼罩30个省(区、市),北京仅有5天不是雾霾天。世界上污染最严重的10个大城市,有7个在中国。中国最大的500个城市中,只有不到1%的城市达到世界卫生组织推荐的空气质量标准。北京雾霾天气当年高达175天。原本山色空蒙雨亦奇的地上天堂杭州,雾霾超过200天,为全国之最。

柴静请北大对她所携带的采样膜进行测试分析,结果表明,空气中有15种致癌物,其中世界上最强致癌物之一的苯并芘,是国家标准值的14倍,甚至有人超标20倍。北大已经不能根据伦理安全值在实验室内做人身实验,因为假如设定一个伦理安全值,外面大气比实验舱的空气污染浓度还要高。换句话说,北京人经常生活在远远超过伦理安全值的巨大污染实验室里。也可以说,穹顶之下就是超级污染实验室。


一粒米起家的台湾首富

提起台湾首富王永庆来,很多人都知道这位被誉为台湾的“经营之神”、“台湾的松下幸之助”王先生,也成了很多年轻人心中的偶像。

大家关注的多是他取得的成就,人生的辉煌。羡慕的也多是他成功后的意气风发。但他早年因家贫读不起书、只好去做买卖、靠“一粒米”起家的经历却鲜人为知。

因为家贫,很小的王永庆就挑起了家庭的重担,16岁时就告别家乡来到嘉义开了一家米店。那时,小小的嘉义已有米店近30家,竞争非常激烈。当时仅有200元资金的王永庆,只能在一条偏僻的巷子里租一个很小的铺面。他的米店开办最晚,规模最小,更谈不上知名度了,没有任何优势。在新开张的那段日子里,生意冷冷清清,门可罗雀。刚开始,王永庆曾背着米挨家挨户去推销,一天下来,人不仅累得够呛,效果也不太好,谁会去买一个小商贩上门推销的米呢?

可怎样才能打开销路呢?王永庆决定从每一粒米上打开突破口。那时候的台湾,农民还处在手工作业状态。由于稻谷收割与加工的技术落后,很多小石子之类的杂物很容易掺杂在米里。人们在做饭之前都要淘好几次米,很不方便。但大家都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

巴黎之殇

2015年11月13日晚21点左右,美国摇滚乐队在巴黎巴塔克兰剧院的舞台上和台下歌迷尽情互动,台上台下怎么也不会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一场屠杀——巴黎,刚刚经历今年一月初《查理周报》的恐怖屠杀,再次成为世界关注的中心。巴黎市区巴塔克兰音乐厅、法兰西体育场附近及一家餐馆等六地发生枪击和爆炸事件,导致129人罹难,250多人受伤,成为法国历史上经历的最大一次恐怖事件。法国总统奥朗德次日在电视讲话,指责13日的系列袭击事件“是由恐怖武装‘伊斯兰国’犯下的战争行径”,是“战争行径”。他呼吁法国民众保持团结和冷静,“我们现在所保卫的,是我们的祖国,更是属于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法兰西知道应当如何肩负起她的责任”。总统宣布,举国将为13日巴黎系列枪击爆炸事件死难者举行三天哀悼。

牵手与放手

午后,阳光肆无忌惮地探头进来,把笑脸印满整面落地窗。青青放下书本走到窗口,一片蓝色亮得刺眼。纯粹明净的蓝天没有一丝白云。道路两旁树木披着金黄的舞衣,一片片金灿灿的叶子闪闪烁烁,灿烂的舞衣风中翩飞。草地上茵茵绿草热切招手,枝叶间不知名的小鸟婉转啼唤。

青青听到了,也看到了,忍不住想出去走走,欣赏树叶的舞蹈,回应小草的召唤,倾听小鸟的歌唱。

“我们一起出去散步吧!”她对两个孩子说。

“天气热,不用穿外套,记得戴上帽子遮阳。”在玄关,她关照两个孩子。

推门走出去。住家附近幽静,周末汽车很少,孩子大了,让他们自己跑吧。没有牵手,她任孩子自己在马路上蹦蹦跳跳。

转弯,向前,前面是大马路,十字路口有红绿灯,没等她开口说什么孩子已经停下来等候。绿灯,她自然地伸手去捞两个孩子的手。咦,只有一个手?!她惊讶地转头。

“妈咪,我已经十岁了,我上中学了!可以自己过马路,不用你牵手了!”大儿子绷起脸认真地对她说。

她怔在那儿,大脑拒绝理解,不能明白大儿子在说什么。大儿子率先一个人走过马路,她拉着小儿子的手机械地迈动脚步。

周春芽绘画风格

周春芽有着不同寻常的迷人艺术风格。他于80年代末在德国卡塞尔大学艺术系留学,并因此钟情于德国新表现主义的一些元素。1989年回国后,他便走上了一条特立独行的创作道路。虽然他会去了解国内外的艺术潮流,但却没有受到这些潮流的影响。他成功发掘出中国画的一些传统原则,并让他们适应当代的创作的需要。他保留了国画复杂且矛盾的特质,因为他认为,这正是生活最重要的特点。他将这种特点与一种好奇而丰富的情感相结合,也在创作中融入了他对西方文化的认知。

从出生和教育背景来看,周春芽一直深受经典文化的熏陶。他的父母均为知识分子,爱好文学、艺术和音乐。他在重庆的四川美术学院接受了高等教育和严格的绘画训练,比同辈艺术家更早接触欧洲当代艺术作品和指导理念。这种经历使得他能够将各种要素结合在一起,创造出立体生动的作品,全面展示其个性。

德国讽刺诗恶搞土耳其总统引起外交风波

德国演艺界取笑德国政治家早已成为家常便饭,但这回玩笑开大了,开到了国外、即土耳其总统的身上,引起了一场不小的外交风波,触动了两国最高层和欧盟和欧洲议会,还启动了德国检察院立案。迄今外交和法庭余波未平。

◆讽刺土耳其总统的音乐录像事件◆

这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是保守派,想把土耳其引回到伊斯兰教的政治老路,受到了国内民众的激烈抗议,他采取了无情镇压的手段,许多异议人士和抗议民众被警察殴打、被法院判刑。所以,土耳其民众和西方社会都对他没有好感。

埃尔多安暗中支持中东其它国家的伊斯兰教政党,与不是伊斯兰教党派当政的邻国如伊拉克、埃及、以色列等交恶。2008年2月他到德国访问时,向在德土耳其人发表演说,居然警告他们不要被德国文化同化,信口雌黄地说:“这种文化融合是反人类罪行”——德国的外国人政策是希望在德外国人能融入德国社会,所以埃尔多安引来了德国政界的异议,激起了德国社会的反感。由此,德国乃至西方社会对他不可能有好感,冷嘲热讽恶搞连连。

中国东北女 魂断西班牙

2014年11月20日,在西班牙北部大省加利西亚高等法院第四刑事审判庭内,随着大法官鲁本·冈萨雷斯手举法槌用力砸下发出一声沉重的响声后,中国籍杀人犯被改判无罪而闭庭。

中国籍杀人犯张海杰(音译)被西班牙加利西亚高等法院改判无罪后引发中国侨民的议论:西班牙法院的判决是否公正?被害的两名中国女子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在异乡他国?对于杀人凶手的处罚是否过于宽松?西班牙法律对犯罪分子有没有威慑力?尽管网民议论纷纷,但已是高院的终审判决,中国东北女只能魂断西班牙。

2009年4月30日上午10:20,名叫苏珊娜的西班牙女子惊恐万分地跑到西班牙北部城市本特佩德拉市警察局报案,声称她的一个中国女子朋友在家被杀害。当地警方马上赶到事发地点,在一幢公寓第三层的一个单元里发现两名中国籍女子被杀害。被害的中国女子年龄均在40岁以上,分别在两个房间里被人捆住手脚后,一个被人用手掐住脖子、另一个被绳子勒住脖子窒息而死。

北朝鲜氢弹试验引发国际争议

被专制者绑架的国度
北朝鲜,共产世界的一个怪胎。一党专制,世袭专制,军事独裁,军国主义……查一下维基百科中对北朝鲜国家性质的定义,历史上最恶的专制词汇都套上还嫌不够。不仅三代世袭,三个独裁者的生日和死日都定为国假日,举世所无。

北朝鲜国民总产值188亿美元,只占全世界经济总量1/4000,其对世界的影响忽略不计。但它绑架了2526万无辜的百姓,历史上就靠苏联和中国的救济渡日。没想到1990年初,这两位老大哥如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1991年苏联解体后停止了对朝鲜援助。中共因六四大屠杀而使国际形象跌到冰点。为缓解形象,吸引外资,也抛弃了对朝鲜资助的承诺。1992年8月24日中国与南韩建交,北朝鲜自然与中国交恶,在国际社会更陷入孤立与被排斥状态。而其内部无视民生的粮食政策和缺乏外部支援,1994年爆发大规模饥荒,至1998年才得以舒缓,期间全国死亡人数高达约300万。2011年底,80后的金三胖当政,欲重振北朝鲜经济,要在可见的将来达到北朝鲜1970年代的经济水平。初读到这样的新闻笔者还以为是记者笔误,后来一查北朝鲜经济发展才看到,北朝鲜现在能回到1970年代的经济水平也就不错了,这就是一个在极度专制下时代完全颠倒的国度。

就在金日成1994年去世前夕,他在孤立无援之际想获得国际援助,尤其要获得国际大佬美国的援助,想出一个恶招:制造国际混乱!最容易触动国际神经的就是制造原子弹威胁亚太和平和环境,破罐破摔。而在国内政治上,也以此震慑国内百姓,甚至将发展核武器写入宪法,要让国民知道金家皇朝的军事强大。

限制民众自由的欧洲新反恐

一个社会需要安全,每个社会成员都能免于恐惧,免于成为恐怖分子袭击的对象;但每个社会成员又向往自由,不希望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限制,都在国家机器的严密监视之下。但在现实政治中,反恐的手段几乎就是限制民众的自由。就如发生了巴黎恐怖事件后,欧洲理事会轮值主席D.Tusk所言,“我们又遇到社会安全与个人自由之间的难解矛盾”。就在事件发生后,欧洲各国首脑赶往巴黎参加哀悼。就在哀悼活动期间,各国首脑及11位欧盟国家内政部长就举行会议,讨论如何共同合作,在欧盟范围内加强反恐力度。1月28日欧盟内政部长举行联席会议讨论反恐。欧洲理事会也立即行动,拟定欧盟加强内部安全、即反恐计划,要在二月中旬举行的欧盟峰会上递交讨论。欧盟理事会主席J.-C.Junker担忧地表示,“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不应当在发生事件后的几天内就马上递交修订法律案,这样我们可能会犯错误。”但在下在这样的气氛下,政治家们也失去了理性,至少失去了耐心。

下级分类

  • 德国社会方方面面的政治新闻和社会新闻报道,资深名家的深度分析,帮助你了解德国。

  • 中港台三地新闻时事评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