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5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德国经济发展喜人 德国政府税收盈余

11月8日,德国政府经济顾问委员会上调了对德国经济增长的预期,称德国的经济增长强劲,将会持续一段时间,这为开展有利于经济增长的改革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被称为“智者”的顾问们在463页的年度报告中预测,德国国内生产总值GDP今年有望增长2.0%,2018年将增长2.2%。这些政府顾问在3月份时预测今、明两年德国增长率分别为1.4%和1.6%。该委员会对今年GDP增速的预期与政府2.0%的预期相符;但对明年GDP增速的预期偏乐观,相比之下,政府预期为1.9%,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预期为1.8%。


德国议会通过《工资平等法》

社会主义在经济上追求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在德国,社会保障似乎早就不是问题,但社会公正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社会公正中,最重要的是社会平等——不同阶层、不同领域的收入平等与男女平等。

应左翼党议员Sabine Zimmermann要求,德国政府于2017年3月8日公布了德国各行业工资情况的调查统计报告,报告引起了德国社会震动。

在德国,不同领域的工资差距相当大。据政府报告,收入最高的是石油、燃气领域,平均月薪达5200欧元;其次是银行界,平均月薪4853欧元。而收入最低的服务业,清洁工、理发美容等平均月薪只有1672欧元;其次是娱乐业、抽奖业,平均月薪1676欧元;再其次是餐饮业,平均月薪1707欧元——同样工作八小时,高收入领域的收入是低收入领域收入的三倍多。而且在高收入行业的低工资雇员比例只有0,4-1,7%,低收入行业的低工资雇员却非常普遍,比例高达70%。

300亿欧元还给纳税人

德国,真是一个经济上神奇的国度。2009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中,德国像火车头拖着欧洲各国的经济走出泥潭。从下图可以看到德国国民总产值的曲线,仅仅2009年有一个下跌,次年就恢复到危机前状况,然后毫无间断地稳定上升。挽救德国经济的最重要领域是机械工业,尤其是堪称德国祖产的汽车业。德国并没有因为汽车业的世界领先地位而知足,从国家到企业已经开始投资环保型的电动汽车,要在电动汽车时代依旧保持德国的汽车霸主地位:从2010年元日全德只有1588辆,2016年元日已经拥有25502辆。按照德国政府希望或执政纲领,在2020年达到100万辆。

在南欧的欧元国发生财政危机的时期,即财政赤字暴增、国家面临破产,2015年德国却在欧盟率先提出从2016年开始,德国要全面实现财政无赤字。出乎意料的是,德国提前在2015年就实现了财政无赤字,以自己为实例,证明在欧盟国家实现国家财政无赤字是可以实现的。更没想到的事,德国不仅实现了财政无赤字,还能在近几年中就实现财政有盈余。

“2010纪要”等待更新

舒尔茨总理!如此称呼社民党总理候选人舒尔茨(Martin Schulz)确实为时太早,甚至太离谱了一些。但人们的“后真相”感觉来源于一定的数字基础。自从社民党(SPD)1月24日确定舒尔茨为其总理竞选人后,根据著名的Infratest选举民意调查,社民党的选票一个月之内从22%左右提高了十个百分点,达到32%,超过基民盟/基社盟(CDU/CSU)的选票。社民党内的情绪也如走出了睡美人的百年沉睡,青春焕发。

如果总理直选的话,更多人希望舒尔茨为德国总理。什么是舒尔茨的锦囊妙计?他的魅力,他的亲民风格,他的简单教育背景等等。其中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原因,是他终于正式说出了不仅是社民党员、也是许多老百姓的心里话,那就是2010纪要(Agenda 2010)有错误,需要修改!就这么简单!

Agenda 2010,可以说是德国家喻户晓的概念。然而对它的评价总是掺杂着感情,从而也褒贬不一。对一些人来说,Agenda 2010 是德国这些年来经济稳固发展的奠基石,是德国成为世界出口第一大国的起点。而对另一些人来说,它是德国人民贫富差距越来越大的罪魁祸首,是对德国社会市场经济的背叛。Agenda 2010 的设计者是当时的社民党SPD总理施罗德(Schröder),但自从它诞生之日起,就几乎成了社民党头上的政治紧箍咒。许多社民党的基层党员和地方党组织,从一开始就对当时的改革深度抱有怀疑和保留意见,认为它走得太远。尽管这些年来社民党领袖换了一位又一位,而这些保留意见也只好一直吞咽着,没能引起任何实质性的改变。

谁来挽救奶农

现今做一个消费者不容易,抛开众多令人眼花缭乱的商品使人难分真假、难比价钱、难比质量之外,消费者还承担着监督企业、扶持企业、伸张正义、提倡道德的责任。买一个产品,不能光看价格和质量,一个理想的消费者不仅了解产品的产地、生产过程和企业对员工待遇等等信息,还要充满使命感。为了扶持本地区企业,他要尽量购买本地产品;为了环境保护作贡献,他要购买绿色食品;为了制裁有些企业剥削发展中国家的员工,他要买Fairtrade产品。他的购买行为充满了使命感,那就是用愚公移山的精神来调节市场,影响企业行为,改变世界。

理想消费者目前的紧急任务是拯救德国牛奶奶农。这个行业目前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因为一升牛奶目前平均只能卖出23欧分,而奶农要经营下去的保本价格,至少为每升30欧分。整个社会舆论和媒体报道充满了同情。有人指责商业,尤其是著名的廉价商店如Aldi和Lidl等,认为这些商店一再压价,不顾奶农的死活。有的人对自己作为消费者问心自愧,觉得在买牛奶时,只管价格,而没有考虑到在遥远的山区奶农的生死存亡。在自惭的同时,也不自觉地与奶农一起,将手指指向廉价商店……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