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7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欧洲经济

汉莎:阴影中翻开历史新一页

4月17日,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在科隆大教堂举行全国性的悼念大会,悼念150名德国汉莎航空公司4U 9525飞机罹难者。3月24日上午,一架从西班牙巴塞罗那飞往德国杜塞多夫的空客A320飞机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上空突然坠毁,全机乘客和机组人员身亡。这期间两个黑匣子全部找到,所有迹象表明,是副飞行员趁飞行员去洗手间之际故意自杀坠机。汉莎航空公司因此遭受到了公司历史上、也是德国航空史上最严重的危机。公司很快宣布取消计划已久、并将在4月15日举行的公司成立60周年庆典。此时此刻,汉莎员工们没有任何心情进行任何庆祝活动。不过,在这一空前的危机阴影之下,当员工们尤其感觉到团结和支援的宝贵时,当4月1日公司60周年生日悄悄来临时,人们还是不禁在心中回顾60年共同奋斗和成长的历程,从中吸取力量。

不断成长的60年

1955年4月1日, 德国在二战十年后新成立的航空公司德国汉莎有限公司 (Deutsche Lufthansa AG) 正式开始通航。开航庆祝仪式在汉堡飞机场举行。一架Convair 340 客运飞机在欢庆气氛中飞上天空,中转杜塞多夫,最后飞往法兰克福。

这一年的乘客总数为74.000人。与今天相比一个微不足道的数字——2014年汉莎公司集团的飞行乘客为1,06亿人。1960年3月汉莎航空公司开始启用波音707飞机,从而开始了一个飞行新纪元。这一机型不仅速度快,而且平稳得多,仓内的设置也为乘客提供了更多的舒适。这一类型的飞机直到1984年才最后被淘汰。1964年波音727加入汉莎航空公司的飞行队伍,1970年汉莎公司作为欧洲第一家航空公司添置了波音747飞机。1983年空中客车A310第一次在汉莎航空公司入伍,1989年汉莎公司的乘客已经达到两千万人。

不过,公司在迅速成长过程中也一直没断挫折和打击。1959年一架当时被称为Super Connie的飞机在巴西里约热内卢机场降落时跌毁,全机29名乘客和10名机组人员中的7名失去生命。1966年一架Convair 440飞机在不来梅机场起飞过程出现故障,所有46名机上人员死亡。1974年11月20日,一架波音747飞架在肯尼亚的Nairobi机场起飞时半空跌落,157名乘客中59人死亡。原因是前面的机翼还没有完全打开。此后,人们改进了程序。1993年在波兰华沙飞机场一架空客A320出事,2人死亡。

90年代初期,汉莎航空公司经历了困难时期, 一度濒临破产。仅1991年公司就亏损高达4,4亿马克。公司被迫做出反应,在欧洲境内航线的一等舱被取消。随着大批裁员,公司1993年首次推出自动售票机。1997年汉莎公司和其他四家航空公司共同创立了飞行公司联盟Star Alliance。从此,汉莎迅速增长扩大,收购了瑞士航空 (Swiss Air),奥地利航空公司Austrian Airlines 和许多其它飞行服务公司。2010年5月,13架世界最大飞机空客A380在汉莎投入使用,数量仅次于阿联酋和新家坡航空公司。今日的汉莎航空公司拥有十二万名员工,600多家飞机和500多家遍布世界各国的子公司和参股投资公司。

今年3月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上空发生的飞行灾难,无疑使汉莎航空公司再一次面临历史性的严重危机。准确地说,这一空难加剧了汉莎公司的危机,因为这一飞行事故之前,公司的经营状况和发展前景远非令人乐观,围绕着公司的前途,悬挂着一个巨大的未知数。

历史新一页的未知数

在空难之前,汉莎公司的管理层正在和飞行员工会Cockpit进行着持续的劳资纠纷。飞行员们已经十几次停工罢工,矛盾似乎越来越尖锐。名义上的原因是,公司要降低飞行员目前的退休福利。按照目前规定,飞行员50岁退休而得到百分之百的养老金。汉莎公司飞行员工会不仅反对对自己福利的降低,也反对子公司Germanwings 的飞行员将得到低福利的待遇。他们担心,如果新招的Germanwings飞行员所达到的福利条件差,最后毕竟会反弹回来。因此,纠纷的实质是针对公司的新发展战略。

鉴于尖锐的行业竞争和来自廉价航空公司如Easyjet和Ryanair等的压力,以Carsten Spohr 为首的管理层认为,公司的出路在于发展和扩大自己的廉价飞行业务。无论这一战略是否正确,公司经营面临困境,需要做出反应,为不可争辩的事实。2014年汉莎航空公司盈利仅为区区5500万。公司净债务从17亿增加到34亿欧元,企业现金流也陡降了40%。从下图可以看出,营业额只有汉莎公司1/6的Easyjet航空公司的盈利额,为汉莎的3/4。

正如图中所示,汉莎公司两面受夹。

Easyjet作为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靠高效率和低成本;而Emirates 凭借其足厚的资本,以及年轻和现代化的飞机,以及飞机上的舒适设置,使汉莎公司不仅在欧洲境内航线、也在国际航线上受到挑战。在图二(近年来营业额发展)中可以看出,汉莎公司的营业额近年来不仅丝毫没有增长,反而略有跌落。

作为对策,汉莎公司决定强化其早已建立的廉价航空子公司Germanwings。Germanwings以及所有为廉价飞行提供服务的公司和业务部门都将归纳到Eurowings的旗帜下。对公司理事会主席Spohr来说,这一步骤可以说一举两得:一方面与其它廉价航空公司进行竞争,同时也对汉莎航空公司旗帜下的员工、尤其是飞行员们造成一定的威胁,以便同样容易降低母公司的成本。

但这一战略是否会成功,并不是有把握的事。英国航空公司 Britisch Airways 当年也试图自己建立廉价航空公司,但没有成功。最后与他的合作伙伴Iberia航空公司共同购买了西班牙的廉价航空公司Vueling。汉莎公司也要靠自己的力量创建廉价航空品牌,是否成功还很难说。汉莎公司虽然早已私有化,但最初的国有制毕竟留下了很多痕迹,无论管理方式和成本结构,都与廉价航空公司大相径庭。Easyjet航空公司总经理McCall 对汉莎的廉价航空公司策略是否成功表示怀疑,认为当年的国有企业不可能掌握廉价模式。

最近的法国空难事件,毫无疑问会震撼许多人的思维和对公司经营的理念。无论汉莎管理层,还是飞行员工会的立场,都可能通过这场灾难有所改变。公司的廉价策略不是这次空难的原因,但每个人对航空安全重要性的敏感程度,肯定得到提高。

在过去的竞争中,汉莎公司的一个重要资本是“信任”:很多人特别看重汉莎的高质量和可靠性。这场空难是否会、以及如何损害这一竞争“资本”,还尚未可知。

虽然没有庆典,但过去的60年仍然是成功的60年。但未来的60年,公司将如何发展,却因为这场空难又增添了一个未知数。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