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欧洲经济

300亿欧元还给纳税人

德国,真是一个经济上神奇的国度。2009年的世界金融危机中,德国像火车头拖着欧洲各国的经济走出泥潭。从下图可以看到德国国民总产值的曲线,仅仅2009年有一个下跌,次年就恢复到危机前状况,然后毫无间断地稳定上升。挽救德国经济的最重要领域是机械工业,尤其是堪称德国祖产的汽车业。德国并没有因为汽车业的世界领先地位而知足,从国家到企业已经开始投资环保型的电动汽车,要在电动汽车时代依旧保持德国的汽车霸主地位:从2010年元日全德只有1588辆,2016年元日已经拥有25502辆。按照德国政府希望或执政纲领,在2020年达到100万辆。

在南欧的欧元国发生财政危机的时期,即财政赤字暴增、国家面临破产,2015年德国却在欧盟率先提出从2016年开始,德国要全面实现财政无赤字。出乎意料的是,德国提前在2015年就实现了财政无赤字,以自己为实例,证明在欧盟国家实现国家财政无赤字是可以实现的。更没想到的事,德国不仅实现了财政无赤字,还能在近几年中就实现财政有盈余。

近日,执政党基民盟的经济领域(ZDH)专家和政治家们宣称,根据现有经济形势预算,德国财政到2020年将会有300亿欧元盈余。他们提出要将通过税收而获得的盈余,至少拿出1/3、以不同形式退还给纳税者,即进行较大规模的税制改革。具体提出三步:

一、从2018年开始,纳税人为职业付出成本的免税额(Werbungskosten),从现在的每年1000欧元,提高到2000欧元。

二、从2019年开始,降低税收率。例如对年收入13669欧元的人,从现在的最高税收率24%,降低到20%;对最高税收率42%的收入界限,从现在的年收入53666欧元,提高到60000欧元。

三、从2020年开始,将提高儿童金,或将现在儿童的免税额(Kinderfreibetrag),提高到相当于成年人的免税额。仅这一项就达到77亿欧元。

基民盟专家作过一个初步预算,这样税率改革后,对月收入2500欧元或对单亲妈妈,每年的实际收入可比现在多出1100欧元,相当于他们全年家庭盈余的34%——实际情况应当是,这样的方案对中产阶层获利较多。

对于基民盟部分政治家所提出的这一方案,基民盟最上层还比较小心,没有作出明确表态。联邦财政部长Schäuble(题图)尽管没有对此方案可行性的明确肯定,但间接表示,德国中产阶层的税收确实高了一些。“现在德国有一定的财政空间,减少中等收入家庭的经济负担。”

在一个民主国家,国家没钱要吵,有钱更要吵。但不是吵国家是否真有这样的财政盈余,而是盈余了怎样在人民中分配。反对党绿党和左翼党反对基民盟的这一税改方案。绿党认为,这样做首先得利的不是普通民众,而是高收入中。形象地说,是医生得利多,护士得利少;经理得利多,雇员得利少。左翼党认为,应当提高对有孩子家庭的资助。

在野的自民党认为,基民盟当政这些年也没有降低税额,现在突然许诺三年后降低民众纳税,这三期间又会发生多少事?所以这种方案的本身就是一个笑话。如果国家真有这么多钱,现在就应当归还给老百姓。尤其是,迄今德国民众还在缴纳用于支援东德建设的“团结税”,国家首先应当中止向民众征收“团结税”。

联合执政的社民党也反对这样方案,认为基民盟提出国家财政有盈余,似乎是空穴来风。“谁向民众做出这样的许诺,通常都没有向民众说出实情。”何况,这样的改革方案最获利的是百万富翁。现在应当给普通民众减少纳税,因为房租等都在涨;而对社会富有者要增加纳税。社民党表示,将在今年秋天提出自己的税改方案。

明年德国就要举行大选,各党派都在开始热身。基民盟提出这样讨好德国民众的方案,应当也是为了争取选票。目前基民盟的政治现状是,因为连续几次在德国发生恐怖事件,人们对总理默克尔的支持率下降,但对基民盟的支持率却保持不变。所以,现在不能掉以轻心。社民党也看到这一问题的重要,决定将这一税改问题写入社民党大选竞选纲领,即他们也要为大选而炒作。

2014年德国医疗保险公司年底有盈余,本想存储起来用于未来,结果被德国民众指责,要求余款退还。他们的口号也合用于今天:医疗保险公司不是储蓄所Krankenkasse ist keine Sparkasse。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