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欧洲经济

德国议会通过《工资平等法》

社会主义在经济上追求社会公正与社会保障。在德国,社会保障似乎早就不是问题,但社会公正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焦点。社会公正中,最重要的是社会平等——不同阶层、不同领域的收入平等与男女平等。

应左翼党议员Sabine Zimmermann要求,德国政府于2017年3月8日公布了德国各行业工资情况的调查统计报告,报告引起了德国社会震动。

在德国,不同领域的工资差距相当大。据政府报告,收入最高的是石油、燃气领域,平均月薪达5200欧元;其次是银行界,平均月薪4853欧元。而收入最低的服务业,清洁工、理发美容等平均月薪只有1672欧元;其次是娱乐业、抽奖业,平均月薪1676欧元;再其次是餐饮业,平均月薪1707欧元——同样工作八小时,高收入领域的收入是低收入领域收入的三倍多。而且在高收入行业的低工资雇员比例只有0,4-1,7%,低收入行业的低工资雇员却非常普遍,比例高达70%。


如此大的收入差距似乎很不合理。但德国不是纯碎的社会主义经济,而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soziale Marktwirtschaft),工资确定被定位在“市场经济”范畴,由劳资双方根据市场情况来定,所谓劳资谈判自主权(Tarifautonimie),第三者无权干涉。所以,政府递交了调查报告后对这样的工资差距表示惋惜,但同时表示无能为力,因为工资由市场决定,国家无权以强硬的法律形式来干涉劳资双方的谈判自由——属于宪法保障的基本人权(行为自由,Handlungsfreiheit)。

左翼党对政府的推卸责任表示不满,认为政府应当有所作为,例如限定最低工资为12欧元,取缔通过中介公司转借临时工做法,因为这些做法是导致低工资的黑洞之一。

与上述不合理情况不同的是,德国还存在男女收入差距较大的问题,尽力减少这样的社会现象是德国政府义不容辞的义务,因为“男女平等”是写入宪法、受到宪法保护的基本人权。

现在德国就业有1770万女性,2500万男性,女性平均工资低于男性21%。这样的统计当然有欠缺,根据同工同酬原则,应当要在同样职业、至少同样行业中来审视男女之间的工资区别。德国妇女往往工作在比较低薪的行业,如服务业,而男性更多工作在比较高薪的工业界,如汽车业。如上所述,不同行业间的工资区别就很高,最多可高达三倍。如果就同样行业的男女收入进行比较,男女收入的区别就降低到6%左右——应当说,该社会问题还不至于这么严重。尽管如此,女权者还是要追问,为什么男女之间会有这样的行业差别和收入差距。

首先,大多数女性工作的企业规模较小,甚至是个体职业,她们的薪金容易被雇主盘剥,产生男女薪金差别的可能性较大。而男性工作的企业规模较大,薪金制度正轨,通常有全公司统一的工资级别(Tarif)。在那些企业,即使女性也不太可能受到歧视。

二、生育后许多妇女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所以德国男性从业者远多于女性;或者不再全职工作,而是部分时间工作(Teilzeit),所以工资较低。这样的趋势正在提高,如Main-franken地区这十年来,部分时间工作的妇女从3,15万提高到4,9万。有人认为这也不一定是坏事,如果夫妻收入足够,妇女何苦去全职工作?男性可以免去做家务,这对双方都减轻生活负担。根据德国社会法,退休金按家庭来计,即女性以后也享受一半退休金,而无论她与丈夫是否同样收入。但反对者认为,女性生育孩子时期,其丈夫年轻尚未发达,积累的退休金不高;以后丈夫收入起飞了,可能也离婚了。

三、几年前德国社会还在热烈讨论,德国企业担任领导职务的女性比例很少,想通过法律规定,至少在大型的DAX企业,女性成为理事会的比例要达到30%。但这样的讨论有点冷了。因为现实中,许多妇女生育孩子后就放弃职业或只从事部分时间职业,从根本上影响了她们进一步发展,而成为企业经理或部门主任也是一步步拼搏上去的。当然,将经理与男性联系在一起的传统观念,也无意中发生了影响。

尽管如此,企业中男女雇员同工而不同酬现象毕竟存在,德国议会的社民党女议员们、尤其家庭妇女部部长Manuela Schwesig顶着企业界压力,顶着基民盟的中小型企业组议员反对,要通过“平等工资法”(Entgeltgleichheitsgesetz),200人以上企业,女职工有权利向企业询问她的男同事工资,这就涉及到1400万妇女。

这一法律引发了多方争议,首先是基民盟,认为这样的政策过了头。为了男女实际工资差异6%,是否有必要专门立法,增添那些企业的负担。何况上届大选后基民盟与社民党组成联合政府确认的执政纲领中,只说到该法律仅限于500人以上企业,现在社民党却扩大到200人以上企业,一下多出了2000家。其次是反对党左翼党、绿党,认为这样的法律还不够,产生男女同工不同酬现象的真正领域恰恰是妇女就职最多的200人以下企业,却被排除在法律适用范围之外。

社会公正与男女平等是理想境界,进入现实就面目全非。尽管如此,民主政治提供了揭示问题和争议问题的渠道,尽量减少不平等现象。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