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222018
Last update一, 19 三 2018 11pm

 

欧洲经济

希腊:走出财政危机

西方社会社会的媒体,热衷于炒新闻,吸引读者眼球,恨不得这个世界天天发生天灾人祸。如果那个国家经常出现在媒体,一定是这个国家有问题。其实相反,如果媒体上听不到这些国家的新闻了,说明这些国家过得不错。例如上世纪90年代一直报道东欧各国。现在没有声音了,说明那里发展得可以。例如捷克、斯洛伐克、波兰、匈牙利等国,经过东欧易帜后调整和发展,现在国民人均产值(2016)都分别达到18286美元、16499美元、12316美元和12778美元。东欧最穷的罗马尼亚和保加利亚还达到9465美元和7369美元——中国经济这样热,出口量这样大,也就达到8113美元,略低于世界平均的10038美元。

同样情况,因为2008年的金融危机,前几年欧美各国媒体都在报道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西班牙等国的经济萧条,国家财政几近崩溃,都在依靠德国等欧盟经济强国来资助。这一年来,这些国家突然在西方媒体上集体消失。这说明,这些国家已经失去了“新闻价值”,因为它们都在稳步发展,走出了金融危机的困境。

一个多月前西方媒体爆出冷门新闻:金融危机中德国与希腊为了经济援助而闹得沸沸扬扬,希腊从政界到民间一致抗议德国政界的苛刻援助条件。现在两国居然握手言和,还在欧盟中结成“同盟”:英国脱欧后欧盟的金融中心与药监中心都将移出伦敦,希腊呼吁要将金融中心放到德国法兰克福,德国呼吁要将药监中心放到希腊雅典。这次德国基民盟、自民党和绿党三党执政谈判失败,希腊政界非常高兴,希望德国依旧延续基民盟与社民党的两党执政,因为当年援助希腊时的德国政府就是这两党执政,而德国自民党当年就反对德国这样“兄弟般”地援助希腊。

记得希腊的现任总理齐普拉斯当年就是因为抗议德国而参加竞选并获成功。就任后他避开德国而游说俄国等,想给欧盟施加压力。但在俄国他一无所获,最后还是回到欧盟,还是欧盟给予了希腊经济输血,渡过难关——希腊在世界上可以拥有许多朋友,但那些都是利益朋友,有利时热情合作,无利时分道扬镳。而欧盟是个大家庭,兄弟之间也会有许多争吵,但关键时刻,兄弟毕竟是兄弟,对兄弟的援助是不讲利弊的。

就在笔者当年听到希腊金融危机的消息时,就认定欧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一定倾囊资助。从今日欧洲的政治版图和经济地位来说,希腊确实只是欧洲的小弟。但历史上,希腊可是欧洲文明的摇篮。19世纪20年代欧洲各国为了争夺地盘而打得不可开交,但听到希腊民众举行起义要摆脱奥斯曼帝国(土耳其)统治时,欧洲各国不分敌友全力支援,英国诗人拜伦甚至倾家荡产组建私家军队,赶到希腊投身于希腊的独立运动。现在希腊遇上一点经济危机,与当年欧洲对希腊血与火的援助,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只是,希腊的左倾势力非常强大,二战之后希腊就经历过“国共内战”,共产党军队受到南斯拉夫和苏联等的支持,几乎占领希腊;政府军队受到英美支持。后来尽管建立了民主政体,但两派争斗依旧继续。1967年亲共的社会主义派几乎获得大选成功,引起右翼军人政变而进入军政独裁。1974年又回归民主,但左翼社会主义的势力左右了整个希腊政坛,现任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学生时代就加入了共产党。这样的左翼政治给希腊带来的后果是:经济还没有高度发展,民众福利却已经赶超欧美,以致在正常的经济形势下,国家财政就已经捉襟见肘。遇上2008年金融危机,企业减产、倒闭和雇员失业,导致国家收入降低、支出突增,负债累累,最终财政崩溃了。

因为财政崩溃,国家借贷信誉大降,国债利息连年上升,最高峰时(2012.3.)达到41,89%,其次是葡萄牙13,66%。而当时国家借贷信誉最好的德国只有1,81%,法国2,83%。也就是说,希腊不能再直接从金融市场贷款,必须由金融信誉很好的德国从金融市场低息贷款,再转贷给希腊。所以默克尔说,我们没有把钱送给希腊,只是转贷,我们还从中获利呢。但新闻界不会这么给你说理,德国政界还是受到了很大的社会压力。当然,希腊政界受到的民众压力更大,希腊几乎成了德国的贷款“殖民地”。

这八年来,希腊从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共获得2700亿欧元贷款——获得国际货币基金的资助,也是因为德国等对希腊的经济担保——加上自己国内财政的一系列紧缩政策,希腊财政从年年赤字,到减少赤字,无赤字,现在已经财政盈余。根据预算,到2022年希腊将年财政盈余国民总产值的3,5%。2014年7月希腊政府在金融危机后首次向金融市场发放五年期的30亿欧元国债券,利息在4,75-4,855%,即希腊已经回归正常的金融市场。到2018年7月,860亿欧元的欧盟第三次金融贷款到期后,希腊基本不用再需要欧盟贷款了,完全告别财政危机的噩梦。另一个政治原因是2018年底的希腊大选,根据现在民意调查,齐普拉斯的左翼党落后保守党10%。他要想在大选中再度获胜,就必须让告别贷款噩梦。

这些年来,不仅希腊的财政状况逐步地恢复正常,其它发生财政危机的国家也纷纷步入正常化。2017年德国经济增长2,2%,已经沾沾自喜,其实在19个欧元国中,德国倒数第五,到2018年将倒数第四。2017年德国出口量增长4%,而曾经的危机国西班牙、希腊和葡萄牙的出口量增长6-8%。2017年德国增加的工作位置60万,人口只有一半的西班牙也增加了这么多工作位置,希腊、葡萄牙的劳工市场增长的相对比例都超过德国,2015年葡萄牙左翼政府还提高了最低工资额、减少了劳工的工作时间。2017年是欧元国这十年来经济增长最快的(2,2%),然后将略微减缓,预测2018年为2,1%和2019为1,9%。但希腊在未来两年中,将达到2,5%,西班牙达到2,5%和2,1%。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