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2019
Last update二, 13 八 2019 11pm

 

欧洲经济

德国争夺国外人才

falankefu
cep-2012-08-s03-a
cep-2012-08-s03-b

德国多少年来一直以“非移民国”自称而拒绝外国人前来德国生活和就业。现在德国经济起飞,人口却下降,尤其是年龄结构趋向老化。所以,德国不得不慎重考虑要有条件地从国外引进人才。现在德国社会越来越少有人讨论“德国是否是移民国”的话题,几乎各党派、工会、企业家协会一致希望从国外引进人才,以保持德国的欧洲经济龙头地位。从几年前还是在理论上探讨这个问题,今年开始成了迫在眉睫必须去做的实际项目。

德国劳工局下属的“国外与专业职业介绍中心ZAV”从设立该部门的半个世纪来,都是协助德国专家如何去国外生根发芽,所谓的Outgoing;今年来却工作方向180度大转弯,专门带着德国企业的人才需求而跑到国外去主动游说,引进各方人才,所谓的Incoming。部门工作人员也从十几人,今年激增到50多人,而且还要增长。今年上半年已经为德国企业从国外招聘了300多专家。今年暑假后劳工局将派出四个招聘小组赴国外招聘,分别招聘技术领域、卫生领域、农业和服务业人才。例如九月将去北部意大利招聘医生,然后去罗马尼亚招聘护理人员,十月去葡萄牙招聘医务人员……到今年年底将要出国招聘60多次。据ZAV称,国外招聘最大的障碍就是语言问题,有几位外国人能说德语的?许多私人职业中介公司也开始涉足引导国外专业人才前来德国的生意,网站make-it-in-germany.com 甚至都介绍来德谋职的具体五个步骤。德国联邦经济部长表示:为了引进人才,“我们不仅要具备相应的法律基础,同时还需要有欢迎外国人前来德国就业的良好文化”。

德国政府迄今没有公开德国需要每年引进人才的官方统计,据专家估计,应当在20万左右。2011年德国的移民人数(27,9万)达到历史最高峰,而且估计还将年年攀升。但要说明的是,这些人中有14万来自欧盟国家,尤其来自欧盟中受到经济危机较严重的国家,如西班牙、希腊、葡萄牙,因为德国的职业多、工资高,但那从法律上说已经不属于“外国人”,而且那里经济恢复后,前来德国谋职的愿望就会立即下降。所以,所谓的竞争国外人才,最重要的是竞争非欧盟国家的人才。

二战之后德国经济起飞,就是从德国附近的国家如希腊、意大利、南斯拉夫和土耳其等大量引入劳动力。上世纪60年代后期发生石油危机,德国自己的失业率都在急剧上涨,当然就不再需要国外劳动力。于是在1973年颁布了“停止国外招聘”的法律(Anwerbestopp),从此除了出于家庭团聚或留下几个特殊专业领域作为例外,开始严格限制外国人来德,那时每年只有几千位外国专家前来德国谋职。到2000年红绿党执政期间推出所谓的“绿卡”,当时还只对计算机IT领域的专家开放。同一年德国议会委托前议会主席R.Suessmuth起草德国移民的具体方案,她参照北美经验而提出根据年龄、学历、语言能力等来对应聘外国人打分,有控制地引进国外人才。由于大选活动干扰、有些党派还是作意识形态方面的争论,使这一方案夭折。直到2005年才推出新的移民法,从法律上部分宽松了对国外专家的移民,如给予在德读完大学的外国人毕业后能有一年时间找工作,大企业雇用专业人才的法律门槛降低等,但对普通职业依旧卡得很紧,至少没有从根本上考虑德国必须成为移民国,只是如何移民的问题。所以直到2010年,以此宽松而进入德国工作的全年只有220名专家和1040位独立职业者。大学毕业这倒留下了5700名,计算机专家8000名。但这些数字与德国实际需要的每年20万专业人才相距很远。今年八月施行的“欧盟蓝卡”对外国人来德谋职的门槛降得更低,官僚手续消减得更多,但看来依旧不够宽松。

前来德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不算少,2011年有25万在校注册的外国学生,占全德大学生的11,4%。第一位就是来自中国(22828人)。据统计,前来德国留学的外国学生中有80%希望毕业后能在德国工作,而法国、英国、荷兰、瑞典的外国留学生有66%想毕业后留在留学国。但最后确实在德国留下的只有25%,而法国却有33%。究其原因,主要是德国的移民法太复杂,法律门槛还是太高。其次是语言问题,再其次是德国社会对外国人还总有偏见,其偏见程度占上述五国的第二位(法国占第一位)。

自民党劳工市场专家J.Vogel就表示,德国的职业市场相对其它国家还是缺乏吸引力和竞争力。以后我们对专家们要能做到:不用来德前就已经获得应聘合同,欢迎你们先来德国,静下心来就地找工作,由我们政治家来考虑如何在法律上保障——这就回到了欧美引入外国人的记点评分方式。所以,德国各党派(尤其是自民党FDP、社民党SPD与绿党)又重新思考和讨论起记点评分引入外国专家的方案,只有基民盟CDU表示异议,认为这样做太死板,很快就会演变成官僚主义的魔鬼。要将引入条件定得抽象点,这样我们就可以随时调整移民政策。邻国奥地利已经从2011年中开始实施记点评分制,根据年龄、学业、职业经验、语言、该专业在奥地利的缺乏程度进行评分。评分过线者就可以获得一张“红白红卡”,去年下半年有1500人获得。

其实,德国岂止缺乏专业人才,就连普通职业人才也青黄不接。最值得德国民族骄傲的是初中毕业后进入职业教育,但现在愿意接受职业教育的学生也越来越少,以至许多职业学校招生严重不足,全德平均缺少1/7学生,此数字将会越来越高。尤其是位于东德地区的职业学校和企业,现在就已经几乎缺少1/3的职业培训学生。只是德国移民法中还没有给予外国人前来德国接受职业教育的居留许可,所以这些职业学校和企业只能在欧盟国家打主意,因为这些欧盟国家的学生尽管不说德语,但法律上毕竟不再是“外国人”。前来德国职业培训的更多是受到这次经济危机冲击较严重的国家如希腊、西班牙、葡萄牙,以及加入欧盟的东欧国家如波兰、匈牙利。因为这些国家的经济下跌,失业率频升,这些中学毕业生一旦毕业就意味着失业,于是纷纷前往德国接受职业培训,并期望培训后继续留在德国谋职——职业培训成为他们移民德国的一种途径。

许多东德地区的职业学校索性就近去波兰、捷克、匈牙利招生,因为德国政府只问这个学校的学生多少,而从来不问是哪些国家的学生。这些学校搞到许多东欧国家中学校长的地址,不断给他们发信,希望动员他们的学生中学毕业后直接去德国接受职业教育,食宿不愁。许多提供职业培训的企业,破例为这些外国学生提供食宿,增加工资,以吸引他们。由此可见,因为德国自己的孩子不争气,德国纳税人的钱只能去培养国外的技术人员。但愿被培养者毕业后能够留在德国,这样德国花出了几笔钱,但赚回了一个人——经济竞争,就是人才竞争,甚至是人口竞争。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