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202019
Last update三, 19 六 2019 9pm

 

欧洲经济

写在欧洲波隆纳学制改革十周年

bogena

意大利北部的古城波隆纳(Bologna)于1088年创立法学院,1317年转为综合性大学,成为世界上第一所大学;法国巴黎于1200年创办神学院(索邦大学前身),13世纪转为综合性大学,成为世界上第二所大学。1998年5月25日,德国、法国、英国、意大利四国教育部长居首巴黎,发表了“索邦宣言”(Sorbonne declaration),呼吁欧盟各国统一学制与教育质量,采取英美的“学士 / 硕士”制,学位互相承认,以增强欧盟国家之间学生与人才的流动。1999年6月19日,欧盟29个国家教育部长居首意大利波隆纳,拟定了具体实现欧洲大学教育一体化步骤,被称之为“波隆纳进程”(Bologna process),希望在2010年全部完成。此后有更多欧洲国家参与这一教育改革,到2005年已经有45个欧洲国家签署,2007、2010年还有黑山和哈萨克斯坦加盟,几乎遍布整个欧洲。

·德国教育改革及其成果·

教育改革必须获得各国政界与社会的支持。经过三年酝酿和讨论,2002年8月8日德国议会投票通过“高校法”修改,并于8月15日正式生效——这次教育改革堪称德国历史上最大的一场教育改革,形式上引入欧洲学分互认体系ECTS:一学年1500-1800学时,60学分。180-240学分为学士,90-120学分为硕士,博士不受学分限制。而以前德国只限每周40学时。2003年在柏林举行的德国各州教育部长联席会议上,部长们再做出补充条款:实现教育改革的“波隆纳进程”要直接与实现欧洲统一的“里斯本进程”结合与同步,在2010年实现欧盟成为“国际上以科学为基础、具有竞争能力的经济圈”。即在实现学制统一的过程中,还要提高教学质量,加强高校之间流动性等等。

今年8月是德国实施“波隆纳进程”十周年纪念日,全德85%的大学和大专、相当于1,5万学习教程完成了这项教育改革。政府庆幸改革的成功,学生哀叹学业的加重,社会各界悲喜参半,以至纪念之日没有联欢,教育部长举行了简短新闻发布,感觉社会反响不对劲,便匆匆收场。其实,要评估一个教育改革成功与否,不仅看是否实现了学士/硕士两级制,更重要的是全面考察其对教育质量、学生就业、经济发展等方面的正面或负面影响,是一举多得,还是一举多失?从这点而言,我认为这次教育改革是成功的。

以前德国大学毕业相当于硕士,理工科为Diplom,文科为Magister,法律、医学等特殊领域是国家考试Staatsexamen。学校安排通常是学业五年,其实要读六、七年,有些学生甚至要读十多年。不仅学制长,最麻烦的是,如果毕业前夕只要有一门课不及格,补考再不及格,便被取消读书资格,以往所学全部作废。由于学制长或考试不及格而中途退学者比例相当高,对学生个人是重大损失,对国家也是重大损失:投资的教学经费没有培养出人才。通过这次改革,将大学学习分成两截,即使没有获得硕士学位,也至少获得了学士学位,已经可以以此学衔谋职。由此,学生中途废学的比例明显下降。高等专科大学FH中较早引入学士/硕士制,所以效果特别显著:2006年的肄业率39%,而2010年降到19%。现在专科大学与高等院校总的肄业率是28%。

·教育改革加强竞争机制·

德国大学全免费,只有个别州开始收取每学期500欧元学费。而学业时间又太长,所以国家投入的大学经费很高。四十年来国家一直想降低学习时间(如文理中学已经前年从9年降到8年),却因阻力太大而没有实现。现在分级后就多了一个门槛:学士期间成绩差的就没有必要再继续硕士学习,至少不会所有读完学士的人都进入硕士学习。就2010年情况,高等专科大学FH的学士毕业生中有54%、高等院校的学士毕业生中有77%进一步硕士学习,他们中有90%的学生获得了自己想要进入的大学和专业。而那些没有进入硕士学习的毕业生,事实上为国家省下一大笔教育经费。当然,反对教育改革者却指责,这其实没有实质性改变肄业问题,没有完成硕士学业的学生就是以前的肄业者,现在只是形式上多了一个中间台阶,好像他们没有肄业。

富裕社会或富裕家庭的一个普遍现象是,人都贪图享受,人的竞争意识降低。以前德国大学为学生设计的教学进程(所谓“通常学业时间”)是五年,但如此按时完成学业的学生极少,读了十多年还没有毕业的比比皆是。通过教育改革,增加了学生间的学业竞争,谁学得不好就将被淘汰出局,至少无法进一步深造进入硕士学习。于是在大学学习中增加了竞争气氛,学习时间也无意中大为降低。就如教育部长A.Schavan这次描述的那样:自从引入学士/硕士分级后,德国大学“还从未有过像今天那样的学习气氛,从未有过像今天这样短的学习时间”。2010年,一半学生只花了最长6,5学期完成了学士课程,只花了最长12,2学期完成了硕士课程,所有大学的平均学习时间接近于原来的“通常学业时间”。

·教育改革有利于人才交流与经济发展·

因为欧洲各国学制统一化,德国大学承认欧洲其它国家大学的学分比例明显上升,从2007年的41%,到2011年的66%。由此,德国学生到欧洲其它国家去学习的人数也大幅增长,2009年达到115500位,是1999年的翻倍。到国外短暂学习或实习(Erasmus-programm)的德国学生提高了5%,德国大学的学生有1/3以此积累了国外学习和工作经验。从另一方面,国外学生前来德国大学读书的留学生也大幅提高,2011年达到历史最高:25万在校注册的外国留学生。

对经济界而言,大多数企业对学士毕业生的能力已经足够满意,其满意程度,那些已经接受过学士毕业生的企业要高于尚在观望、尚未接受过学士毕业生的企业。这些学士毕业生在劳工市场很受欢迎,失业率很低:高等院校学士生仅为2%,专科学校学士生为2%。而且很少进入低于他们应有专业水平的职业:高等院校5%,专科学校3%。2/3的企业甚至以对待以前正规大学毕业生的待遇来支付给学士毕业生工资。如果考虑到他们因为减少学习时间而提前进入企业(高等院校3,2年,大专1,7年),则他们的工资水平与以往大学毕业生也相差无几。所以,进入企业的学士毕业生大都对他们的工作和待遇很满意。

·教育改革降低教育质量·

当然,好的教育改革也必然带来负面影响。本来大家都以为,“波隆纳进程”只是高调唱给欧盟国家听的政治口号,没想到欧盟中,还只有德国说到做到,真当一回事地去全面实施。这十年来抗议之声不绝,规模最大的是2009年在德国与奥地利举行的大规模学生游行,法国、希腊的学生抗议也很大。就在德国政府想庆贺他们成功十周年之际,德国13位教授联名出版“波隆纳黑皮书”,数落“波隆纳进程”的一系列弊端,使德国政府非常难堪。

本来整个大学五年是连贯一体的,现在被拆成学士/硕士两截,但这两截又必须分别独立、各自完整的单元,而不能像以前Vordiplom/Hauptdiplom那样简单。于是,许多大学课程必须浓缩,经常要将原来四年的课程在三年内完成,这就很大程度加重了学生、教授的负担。从教授而言,现在的教学节奏明显加快,工作量提高。本当相应增加助教数量,但政府没有因为实施“波隆纳进程”而增加学校经费。于是,教授工作量无偿增加,许多科研项目只能搁置,这从长久来看影响大学质量。从学生而言,以前一学期两、三次考试,现在却要近十次考试,学生们进入学校就忙于考试,心理压力非常大,许多学生才刚读一年级,就已经要去心理医生那里诊断。而且,如果因为学习成绩差而无法进入硕士学业,对他们又增加了社会压力,加重了社会两极分化。所以2009年学生抗议中的重要一项就是:所有学士毕业生都有权利进入硕士学业。

这次改革没有考虑到各个专业的特殊性,而是统一规定所有大学教育的学时与学分。例如医学,因为医生面对病人,所以德国有史以来非常重视,大学学完后要经过国家考试才能从事医学工作,积累几年工作经验后再通过国家考试,才能成为医生。而按照现在学制,获得医学学士算什么?这些毕业生容许做什么?谁也没有作过明确解释,所以全德医生大会Ärztetag、联邦医生协会等全力反对在医科大学进行这样的改革。以前工科非常重视学习阶段到企业实习,所以德国大学培养的工程师在世界上名列其首。现在课堂学习这么紧,人们只能放弃或减少到企业实习,这就影响到大学毕业生的实际工作能力。有些学生选择了一个学习方向,是因为对这个方向有兴趣。结果入校后整天疲于奔命,由兴趣转成了厌倦,抹杀了青年人的创造能力。现在的教育体系,造就的是学点皮毛、不求甚解的毕业生。大家忙于争“工分”,而无论这些学分有用与否,学生蜕化成日本动画片中的吃豆人PacMan——一项教育改革,不是提高教育质量,而是降低教育质量,这能算一场成功的教育改革?

·教育成为国家的经济项目·

自古以来,教育一直带着一个神圣光环:教育是为了造就一个人。德国近代教育秉承19世纪初洪堡提出的德(人文科学)、智(自然科学)、体(动手能力)全面发展的教育理念,从而造就了德国19世纪、20世纪初的一大批世界级科学大师如黑格尔、爱因斯坦、普朗克、伦琴、黎曼、瓦格纳等。现在大学教育急功近利,科学研究都是为了追逐经济利益。而这次的教育改革,将经济发展与学生就业放在首位,大学教育成了一个国家经济项目,个人读书赤裸裸地就为了钱,教育改革将越来越偏离德国的传统教育理念,助长世风日下的社会现实,以至遭到许多教授、尤其人文科学教授的抗议游行与罢课,有些神学系教授甚至因此辞职。尤其德国有双轨制的传统,大学是造就高等人才的教育(Bildung),大专是普及性职业教育(Ausbildung),现在大学与大专培养的都是为了谋职、统一名称的“学士”、“硕士”,他们之间还有什么区分?

教育改革十年,不仅是学制改称学士/硕士,更是其教育内涵的改变:告别传统的教育理念,教育成为一个国家投资的大型经济项目,为使德国和欧盟立足于世界经济发展的前沿。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