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能源转型

fengche日本地震引起核电站事故后对国际社会是一个震动,一个有相当技术能力的工业国家居然对此束手无策,德国执政党一下改变了原来坚持保留核发电的政策,德国议会于2011年6月30日通过法律,几个月内就将德国17家核电站关闭了8家,到2022年德国全部取消核电站。德国政府将能源转型看作德国立足于世界经济界、引导世界潮流的一个前瞻性项目。但取消核电站能源从何而来?目前新生的环保能源还只占发电量的20%,其中生物发电6,1%,水坝发电3,2%,风车发电7,6%,太阳能发电3,1%。供热领域和车辆用油的新生能源主要靠生物能源(9,5%和5,6%)。


德国劳工市场走向

falankefu金融危机后的欧洲没有完全恢复元气,今年第一季度经济指数与上季度相比,法国停滞不变,荷兰、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在进一步下滑,只有德国上升了0,5%。德国的企业气氛也相当好,根据黑森州工会做的一项调查,51%的企业对经济发展持乐观和很乐观,42%表示满意,只有8%表示不满。对今年下半年的经济发展的期望,20%的企业认为会比上半年更好,71%认为不变,只有10%感觉会变差。当然,对国家和民众最关心的还是就业市场暨失业问题。2012年德国失业率将在280-290万人,即控制在既定的300万大限之下。期望到2016年将继续下降到260-270万人。最可喜的是,目前年轻人几乎没有失业现象,这给德国年轻一代对未来充满信心。而长期失业者从2009年金融危机迄今也已降低了9%。

亿万富翁一无所有——Schlecker破产

schlecker说起来只差这2200万欧元!两周前德国著名日用品连锁店Schlecker在瑞士的的合作伙伴追要这笔钱。谁也不会相信,这对公司创始人Anton Schlecker 这位亿万富翁来说会是问题。然而,恰恰这一笔区区小数目,让德国日用品商店的行业老大走向法庭,申请破产保护。在公司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记者追问道,为什么Schlecker家族没有从自己的私人财产中随便拿出几个子儿,还了这笔钱。创始人的女儿Meike Schlecker苦笑不得,对这位记者说:“我相信,您没有听懂,我的父亲也申报了个人破产。我们已经一无所有。”这无疑是一个爆炸性新闻:谁都知道 Anton Schlecker 是亿万富翁,多少年来在德国的富豪榜上一直名列前茅。

* 管理不善 经营落伍 *

虽然Anton Schlecker私人破产令人吃惊,但他的公司日用品连锁店Schlecker的破产却并非出人意料。如果相信市场统计数字,那么Schlecker 在过去五年内失去了600万顾客!这一触目惊心的数字让人不得不提出质疑,那就是Schlecker 家族作为企业管理人在这段时间里都作了些什么来阻止企业的滑坡。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很简单,也很一针见血,那就是:太少了!不需要经济专家,许多家庭主妇都曾预言Schlecker不久将要完蛋。逻辑很简单,就是他们看到街对面Schlecker的竞争对手dm或Rossmann的生意蒸蒸日上,而Schlecker屈居一角,少有人问津。店面黑暗,服务人员常常像处在紧张压力之下,对待客人很不耐烦。不仅如此,货架上的商品也不适合人们的需求。因为太小,而且没有现代气息,许多Schlecker商店给人感觉不像商店,而像取货站。

德国报业巨人:施普林格百年诞辰

springer-a2012年5月2日。如果施普林格(Axel Springer)活到今天,看到1000名来自各界的名人相聚在柏林庆祝他100周岁生日,如果他能看到德国已经统一,他的梦想已经实现,不知他会多么地感慨和喜悦。

一百年前的今天,1912年5月2日,施普林格出生在汉堡的一个小出版商家庭。虽然他童年的梦想是演唱歌剧,他还是在出版业作了学徒,此外还接收了记者培训。后来二战爆发,他出于健康原因没有服兵役。这一事实战后给他帮了忙。二战后德国被战胜国美英法分成三个领区,汉堡在英国人管辖下。由于他的魅力、自信和谈笑,同时也多亏施普林格没有服过兵役,所以他想办印刷很快就获得了营业执照。他首先创办一个刊物叫“Nordwestdeutsche Hefte”,刊登一个电台节目内容。这一刊物的创办成功,促使他于1946年底创办了电视电台节目杂志Hörzu。到了60年代末,这个杂志发行量位居欧洲第一位。施普林格拥有一个十分敏感和准确的感觉,知道读者们需要看什么内容。考虑到战争给人们带来的创伤和人们在战后愿意摆脱沉重的愿望,他给Hörzu制定的办刊方针是“Dem Leserwohltun, Fröhlichkeit, Humor und Güte”。不过,给他带来最初财富的是他1947年与出版家John Jahr共同创办的杂志Constanze。60年代初,他离开这个共同项目时利用已经积累财富来创建他的报业集团。

德国放弃核能 风险还是机会?

atomkraft-deutschland6月30日,作为世界第四大经济体的德国在议会中以85%绝大多数赞成票通过了放弃核能的法案,还同时通过扩大发展再生能源、提高能源使用效率等八个法案。基督教民主/社会联盟、社会民主党、绿党和自由民主党对放弃核能法案都投了赞成票,只有左翼党和上述四个党派的个别议员投了反对票。德国总理默克尔将这个能源转型政策的重要性与德国战后实行社会市场经济政策、80年代末实现两德统一政策、及2008年应对世界经济金融危机所实施政策的重要性等量齐观。

2002年社民党和绿党执政时期曾通过大同小异的法案,但2010年底新选上台的基民盟与自民党联合政府把它推翻了。仅仅刚过半年,基民盟与自民党又自己推翻它们去年底刚通过的修改法案。新执政的政府何以如此朝令夕改?

1979年发生了美国三里岛核事故,1986年又发生乌克兰切尔诺贝尔核事故,今年3月发生了日本福岛核事故,32年内发生了这三起世人皆知和另外四起在苏联、英国、瑞士和巴西不大为人所知的5-7级核电站大事故,一个比一个严重,而且还没包括十数起5级以下已查知的核事故。面对核电站造成的核灾难,尤其目睹一个科技发达、安全意识极高的日本都无法对付的福岛核事故,人们不能不对核能发电技术的安全性重作评估。德国朝野对核能的利弊一向争辩不休。福岛事故使更多德国人反对核能,在今年4月25日切尔诺贝尔核事故发生25周年之际,12万德国群众走到德国许多核电站参加了反核的示威游行。

拥有物理化学博士学位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对她决定改变核能政策作了如下解释:“之前我相信,一个高科技国家采取高安全措施就能控制核能风险,福岛事件改变了我的看法。发生在日本扣人心弦的严重事件对世界来说是一个转折点,对我个人也是一个转折点。”她指出,像日本这样一个高科技国家都没法对付核能风险,“谁认识到这一点,就必须重作评估。我就是重作了评估。”“核能灾难一旦出现,受害面积之大,影响时间之长,远远超过其它任何一种能源。现在问题不是争论德国会不会发生像日本那样的灾难性地震和海啸——任何人都知道不会。我们应该注重关心的是对各种风险评估的可靠性。”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