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德国钢铁工业面临困境

钢铁工业曾是德国工业的重镇,19世纪德国工业的起飞,就是以钢铁工业为龙头,鲁尔区发现煤矿后,德国钢铁工业全都涌向鲁尔区,那里成为德国机械工业、进而成为德国军事工业的重镇。以致二次大战后,起先不仅要首都柏林由四国共管,甚至鲁尔区都要四国共管。后来因为苏联的军事威胁,美国打消四国共管鲁尔区的主意。尽管如此,因为钢铁工业与军事工业紧密相连,所以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荷比卢提出共管煤钢工业,这就是欧盟、欧共体的前身。

随着经济发展,煤钢占整个工业的比例越来越小,现在只占国民经济的2,3%(1220亿欧元)和劳工市场的0,6%(25,8万人)。尽管如此,钢铁作为工业产品必不可少的原材料,就像农业那样,各国都非常重视本国的钢铁工业。

无独有偶,现在德国乃至整个欧盟的钢铁工业遭遇到中国钢铁倾销的巨大压力。从1991年到2015年,德国钢铁年产仅仅从4220万吨,发展到4270万吨,提高1,2%;而中国钢铁年产却从7100万吨,发展到80050万吨,提高1127,5%。据国际组织OECD统计,中国钢铁年产量占世界年产量的一半。而现在国际钢铁产量供需多余70000万吨,其中近一半(33000)来自于中国,仅这一部分就超过除中国外世界钢铁年产前六名的总额。


德国租房的困境

随着经济转型,人们涌往大城市寻找职业,导致德国大城市的住房越来越紧,房租越来越高。而边远地区的城镇,尤其东部地区,人口锐减,房屋空置,房租下跌。例如柏林,原属东德地区,房租很低。但因为成为了德国首都,政治结构的改变带动了城市经济的发展,吸引了人们涌向柏林,这五年来,柏林房租增长了56%。莱比锡、德累斯顿的房租也有类似的增长。但大片东德地区,依旧看不到经济奇迹,所以也看不到房租上涨的趋势。

外国人职业许可论证

在近年的难民潮中,许多人埋怨德国政府付出了太多资金来接受难民。而实际上,据近期德国经济研究所IWF所作的分析报告,一个难民在德国最多七年,通过他的劳动而对德国的贡献,就可以抵消德国政府在接受他们时所付出的所有费用。所以德国政府关键要做的事,是如何让这些难民尽早进入德国的劳工市场,而且希望他们都有一技之长,可以胜任要求更高、从而对己对社会贡献更大的职业。除了尽快给他们德语扫盲外,最重要的是两点:一、让他们、尤其是年轻外国人,尽快获得职业培训。二、在来源国就已经拥有职业技能的人,尽快获得职业许可确认。

2016年股市难测

本以为2015就这样过去了。那个动荡和变迁的一年,还没来得及回顾,也许避而没有回顾。不曾想旧话题重谈,老事件再现,新危机发生,新年开始仅仅一周就以最快的速度把2015年又拉了回来:北朝鲜进行氢弹试验,虽然国际社会对此消息将信将疑,但还是惊悸难消;沙特和伊朗发生严重的政治冲突,并断绝外交关系。几十名难民在希腊海上搁浅死亡。中国股市新年一开市即全线崩溃,四天之内两次股市剧跌交易自动停盘。1月7日星期四,上海股市开盘后半小时内跌落幅度超过7%,股市立即全天停盘,成为中国股市中交易最短的一天。而在科隆发生大规模团伙性骚扰和抢劫事件更让人们心中忐忑不安。CSU党再次呼吁确定接收难民上限,而默克尔依然嘴硬。2015年已经是十分动乱不安的一年,2016年将会变好,是人们的衷心愿望。新年初始亦是如此,这个愿望能得到实现吗?在这一背景下看股市,前瞻后顾实难预测。

利息趋零 谁喜谁忧

2014年6月5日星期四,欧洲中央银行在利息政策上走出了历史性一步:一方面中央银行导向利息从0,25%降到0,15%,另一方面引入了所谓的负利息:商业银行如果在欧洲中央银行存款,不仅没有利息,而且要交纳费用,即负利息。不仅如此,中央银行还将动用高达4000亿欧元,要从商业银行手中购买债券。此决定一经公布,给全球股市、尤其德国股市指数DAX历史上第一次突破一万点大关。另一方面,欧元对美元价格则明显跌落,短时间内跌落到1,35美元。

虽然中央银行对这一步骤事先做好了媒体铺垫,人们对这一步骤并不感到意外。专家们对此步骤的利弊却意见不一,争议一直没有间断。欧洲中央银行的官方理由是避免通货紧缩。眼见着过去一段时间内欧元区通货膨胀率持续低于1%,而中央银行的目标是将通货膨胀率保持在2%左右。根据最近公布的统计数字,五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为0,5%,明显低于专家们的预测和四月份的实际水平0,7%,从而呈现出一定的向下趋势。这一势头令许多人担心会发生通货紧缩,也就是通货膨胀率变成负数。对经济发展来说,通货紧缩可能比通货膨胀的危险更大。由于看到物价呈降低趋势,许多消费者开始停止消费,而持观望态度,等待价格进一步降低。消费减少,生产也会因此减少,员工的收入、甚至就业都会受到影响。这一现象又进一步助长通货紧缩,从此造成恶性循环。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