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

阿根廷不会哭泣

7月31日凌晨,评信公司标普公司(Standard & Poor´s)宣布,把南美洲的第二经济大国阿根廷的偿债信誉级别降到“部分欠付”(teilweise Zahlungsausfall)的等级,相当于部分失去了还债能力。这意味着阿根廷历史上第十二次、本世纪第二次破产。那么这次破产对阿根廷的经济以及世界经济共同体以及金融股市是否会发生震撼?

十年未了案

对阿根廷政府来说,这一切都归咎于美国的两、三家基金公司,首当其冲的是对撞投资基金NML Capital以及该公司的母公司 Elliot Management 的创始人保尔·辛格(Paul Singer)。

故事要追回到2001年。那年阿根廷外债累累,高达1000亿美元。国内通货漫天膨胀,老百姓怨声载道,经济萧条。老百姓涌向街头抗议游行,赶走了政府。几次新组阁失败,最后当时名声不扬的地方政治家、现任总统的丈夫内斯托尔·基什内尔(Nestor Kirchner)坐到了总统位置。基什内尔上任后,首先宣布停止百分之百还债,以强硬的态度与债权人谈判。经过十来年的马拉松谈判,分别于2005和2010年与93%的债权人达成减免债务协议。按此协议,债权人不得不放弃大部分债务要求,只好满足得到面额的30%。通过这一措施,阿根廷的经济开始恢复,通货膨胀率开始降低,国家财政也开始有所改善,并建立了一定的外汇储备。

一切似乎都按部就班,没成想那剩下的7%债权人成了当年留下的隐患。准确地说,这7%债权人中的NML Capital和Aurelius对撞基金公司。这两家公司一直没有接受减免债务要求,没有加入免债协议。按照公司的一贯经营策略,他们开始打官司,在纽约一家地方法院提出诉讼。这家法院的83岁法官最后判定,阿根廷必须向诉讼者支付百分之百的面额。不仅如此,它还规定,在还清起诉者的全部债务之前,不得向其它债权人还款。鉴于这个法庭判决,阿根廷早已汇到纽约一家银行(Bank of New York Mellon)用来支付其它债权人债务的5,39亿美元,只好被冻结在转账银行。阿根廷向华盛顿高级法院所提出的重审诉讼也被驳回。纽约法庭要求,阿根廷必须和这几家提出诉讼的债权人在7月31前达成一致意见。

说起来诉讼额并非天文数字。连本带利约为15亿美元。阿根廷政府拥有美元储备约为290亿美元,还支付得起。但一方面政府咽不下这口气,另一方面政府也担心,一旦这些人得到百分之百,那么已经接受免债的人可能也会提出起诉。按照减免债务协议,政府不可以对任何债权人给予优惠待遇(Besserstellungsklausel)。如果所有债权人都得到同样的待遇,数额将高达1200亿美元,远远超过阿根廷政府的财政能力。这一协议今年年底到期。政府最终被逼无奈,等过了年关再百分之百地支付这两家对撞基金也有可能。这一办法虽然可行,但对已经接受免债的债权人不公平,也会鼓励其它没有接受免债的债权人提出起诉。这些人大多都是个人,如果没人领头,他们也就会认命了。

秃鹫基金 (Geierfonds)

Elliot Management 的创始人辛格是个十分有争议的人。即使对许多同行人来说,他也是贪婪起来毫无羞耻感。他创立的Elliot  Management公司从一个开始就旨在投机面临困境的企业和政府债券, 而且专门趁人之危廉价收购,然后拒绝参加减免债务协议。一旦相关政府和国家财政力量有所回转,他便走司法的路,通过起诉来得到百分之百的债券面额,从而获取巨大的利润。通过这种做法,它已经在类似情况下迫使秘鲁和刚果政府就范。一些国家最后被他缠得没有办法,找个省心,也就花钱了事。对阿根廷政府他采取同样的官司战办法。他想尽办法查封阿根廷政府在国外的财产,曾试图让人扣押阿根廷总统专机,甚至连阿根廷在法兰克福参加图书展的摊位他都想让法庭扣押。他竟然能折腾得让阿根廷海军军舰被扣留在嘎纳港口。据说,他手中的阿根廷政府债券是当阿根廷2001年破产后,债券价格已经几乎跌落到底时十分廉价收购的。收购成本为4800万美元。如今他坚持要百分之百的面额,高达8,32亿美元。相当于盈利率高达1700%。通过这种办法,他的公司自从1977成立以来,每年盈利率高达将近14%。

世界还在转动

谈判失败的消息传出后,国际金融市场并没有对阿根廷的“部分欠付”信贷水平做出剧烈反应。许多分析家认为市场的反应不会太大。一方面因为政府不是真正的没有偿还能力,另一方面人们心理上对谈判失败已经有所准备。此外,阿根廷债务在国际金融市场的份量也不重。在许多投资者跟踪的、摩根银行的发展中国家债权指数中,阿根廷政府债券所占比重仅为1,7%右。

当日晚间,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发表全国讲话。她以轻松和平静的口气说:“今天是7月31日,世界还在转动。”此话听起来很有挑战性和一些玩世不恭的口吻。确实,这话与其说是国内讲话,不如说是针对美国的讲话。与此同时,阿根廷政府还决定提高人们的最低养老金,总费用高达80亿美元,即使此决定的公布时间虽然可能是巧合,但毫无疑问在重申,阿根廷没有破产。对阿根廷政府来说,它根本没有欠付,因为“它不是没有付款,钱已经汇出,只是因为受到阻碍,钱还没有到债权人手中”。不能说此话没有道理。经济学家们和评信机构目前也互相争论,意见不一。看来,标普评信公司根本没有仔细考虑这个理论问题。

事实上,当法院规定的协议期限7月30日一过,当谈判还没有结束,谈判失败的消息还没有得到证实公布,标普公司就抢先宣布把阿根廷的信誉级别降到“部分欠款”。不过,另外两家评级机构Fitch和Woody´s至今还没有把阿根廷信誉降级。也许他们考虑到了上面的事实。对于阿根廷老百姓来说,问题很简单,那就是阿根廷没有破产,没有失去支付能力。所以谈判破裂后,阿根廷并没有在银行前排队取款的现象,更没有什么人上街捣乱和闹事。民意测验表明,阿根廷政府的强硬态度深得民心。这显然是对撞基金公司所没有预测到的。阿根廷政府甚至开始反击:阿根廷金融监督机构已经着手调查这几家对撞基金是否有内幕交易(Insiderhandel)的违法行为。监督机构已经证实,向美国证券交易所要求有关这几家对撞基金是否在谈判期间同时拥有CDS保险的资讯。因为CDS (Credit Default Swift = 信贷违约风险易手)保险拥有者会受益于谈判的破裂。事实上,因为标普评信公司把阿根廷降级为“部分欠付”,也就是说Default,一些提供CDS保险的机构已经开始向阿根廷政府债券债权人给予补偿。而内幕交易无论在阿根廷和美国,都是违法行为。此外,阿根廷政府还准备上告到海牙国际经济法庭。谈判破裂,还债信誉被降级,不管是出于技术性原因还是实质的原因,当然会直接影响阿根廷在国际金融市场融资的能力。由于阿根廷政府自从2001年债务危机和经济危机以来,致力于经济自主,减少对国际金融市场的依赖性,并没有重新完全回到国际金融市场。在这个意义上,这次降级后所带来的损失也有限。此外,中国已经向阿根廷政府提供了65亿美元贷款,用于投资铁路线和能源项目,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缓解目前困境的作用。

当然,阿根廷面临着许多经济问题。但大都是长期的慢性病。如通货膨胀早已是影响国民经济发展的一个痼疾。从图一可以看出,阿根廷通货膨胀率一直高居不下。

2014年初通货膨胀率已经接近30%,预计今年会超过40%。同样阿根廷货币比索对美元比价每况愈下(见图二)。如果说三年前一比索还可以兑换个美分,目前只相当于12美分左右。仅今年一月份比索对美元汇率就贬值20%。阿根廷政府需要外汇来进口医药等产品。此外,阿根廷目前经济增长率正挣扎在零位上。

新的国际国债规则

阿根廷政府和几家提出诉讼的债券人已经表示很快重新进行谈判。无论结果如何,这场官司向人们提出了几个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问题之一是,怎样建立一套国际规则来限制少数几个“害群之马”破坏和阻碍濒临经济崩溃和财务危机的国家走出危机。美国著名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哈佛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Stiglitz)已经指出,在这场官司中,这几家少数债权人的行为已经在国际上起到了副作用。失去偿债能力的国家达成减免债务的协议将会变得困难,“辛格和Elliot通过这次行为已经造成了许多破坏。”这几家对撞基金的态度令许多政治家包括美国政府和议会很难表示同情。甚至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都明确表态支持阿根廷政府。

人们同样会提出疑问,为什们纽约的一个地方法院法官可以有如此大的权力。许多人不排除,这位83岁的退休返聘法官可能并不清楚他判决的严重后果。不错,阿根廷政府在2005和2010年调整债务时把法院管辖权的地点选在纽约,并按照美国法律发行债券。尽管这位法官以倾向债权人一方而著名,但他对“优惠待遇” (Besserstellungs-klausel)的解释还是让很多人觉得过于激进。按照他的解释,对所有债权人同样待遇就意味着,起诉的几家债权人得到百分之百。不少的跨国企业如苹果公司、谷歌、亚马逊公司等等,都千方百计地利用法律漏洞,通过巧妙的伎俩,七转八转把公司的盈利转到海外避税天堂。结果是,这些公司充分享用所有纳税人共同支付的公共基础设施,却不在其经营业务和实现利润的国家纳税,或者仅纳一点点税。尽管这些企业行为是合法的,但在舆论和各国政府调整法律的呼声压力下,他们还是不得不作出反应,有所收敛。而Elliot Management这样员工300人的投机公司,竟然能牵着一个拥有4100万人口的国家鼻子走,尤其是让其老百姓来最终承受财政负担,令人不可思议。企业失去负债能力可以寻求企业破产法的保护,而一个国家破产却还没有任何法律。欧洲已经开始弥补这个漏洞。目标是,如果绝大多数债券人都达成减免债务的协议,那么剩余的少数债权人只好少数服从多数。

所有看到过阿根廷2001/2002经济危机的人都清楚,当时国民经济已经没有能力承受沉重的债务负担。政府不得不采取无情措施,银行帐号被冻结,以防止银行和国库被一夜之间取空。老百姓上街游行赶走当时的在任总统和四位临时总统,经济一蹶不振。人们当然可以说,这之前政府不自量力借钱太多,自作自受,但却不能否认减免债务是当时政府的唯一出路。只有这一途径,也全靠93%债权人接受放弃大部分债务要求,阿根廷才能恢复到今天,拥有一定的外汇储备和还债能力。今天少数两家对撞基金公司不惜任何代价要回百分之百,也是凌驾于其它大多数债券人之上。这场官司最后究竟如何结局,令人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