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2019
Last update二, 13 八 2019 11pm

 

全球经济

德国议会的网络现代化争议

人类近代经历了两次工业革命:18世纪的第一次工业革命,机械化地利用水力与蒸汽机,以替换传统的人力劳动;19世纪末的第二次工业革命,引入电动机,实现流水线式的大规模生产。没想到现在引来了第三次工业革命,引入计算机及互联网,信息交流纵深到各行各业。第一次工业革命中英国独占鳌头,第二次工业革命呈现了德国的强势,而且余势延伸迄今。在第三次工业革命中,应当是美国雄霸天下,但德国也要利用现在尚存的工业底气,在这经济全球化中分得一块天地。为此,德国政府早在2011年就设立了一个专项“工业 4.0”(Industrie 4.0),名字上大有超越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气势,委托Bosch和acatech公司的专家,给予重点国家投资。2013年4月在汉诺威计算机展中递交了研究报告。政府同时委托Bitkom、VDMA、ZVEI领衔,在计算机和网络现代化上协调德国各界。

但网络现代化不是一句空话,要重点投资,谁愿意冒这样大的经济风险?大家的眼光又对着政府:这不是一个简单的企业利益,这是全民利益,政府必须出面协调与投资。而网络现代化不仅是一个技术项目和经济项目,而且涉及到信息保障、知识产权等方方面面,所以,直接参与该项目的就有联邦科技部、经济部和内政部。德国议会感觉这样重大的项目不能仅仅寄希望于政府,议会必须直接插手,于是今年2月在议会之下新设“数字化项目委员会”(Digitale Agenda),52岁的基民盟议员Jens Koeppen担任主席,统筹和协调政府各部门与各界的互联网项目。

今年10月16日,该委员会向议会递交了40页报告(18/2930),全面规划德国从2014到2017年数字化工程的具体项目、政府投资和进程计划。而且由委员会主席、经济部长与内政部长共同发布(题图照)。报告中,对德国网络现代化的方方面面提出了100多项具体措施。最终目标是:德国要在2018年实现全德国的宽带网络化,下载网速要达到50M/s——新闻界感觉非常疑惑,目标定在2018年,计划却只做到2017年。然后德国大选,把一大堆计划最终实现、或是否能真正实现的难题,全都留给了下届政府与议会。所以反对党称这样的计划只是执政党的宣传策略,缺乏实质内容,是“没有牙齿的老虎”。甚至在信息保护上,内政部长强调要尽快立法,但又坚称不能放弃对网上信息或手机信息的存储——1993年时只有3%的网上信息被存储,现在达到90%。

数字化项目的首要任务,就是要实现德国的全面网络化。据欧盟2013年官方统计,德国的网络化已经覆盖了德国的85%地区。但恰恰这剩下的15%地区一定是偏远地区,投资大而人烟少,但不能因此就容许放弃那些地区。而且要真正达到、而不是眼前商界自我宣称的高网速,那就得政府巨额投资。钱从哪来?于是,如何投资?援用哪些网络技术?就成为真正的矛盾焦点——政府也是一个大企业,希望将有限的税收做出更多的事业,希望一面投资和进行项目,一面就能靠该项目的前期工程赚钱来投资项目的后期工程。

目前德国使用数字式电视大都是DVB-T制式,德国议会原打算2020年开始逐步转为DVB-T2制式。现在急于用钱,德国议会打算提前到2017年就转制式,“强迫”民众使用新制式,这就可以将原DVB-T的频道范围提前出售给手机业已获得巨额资金,但这侵害到了民众的利益。

为了降低投资额,德国议会打算将项目承包给投资商时,容许投资商在建立网络时可以做点“手脚”。建成后,投资商可以为客户做些额外服务项目,例如客户可以根据需要额外付钱获得更高的网速或更多的功能。但因为这是国家用老百姓的税收来投资的项目,在政治上必须对所有国民一视同仁,而不容许对有钱人给予特殊的照顾,即要保持国家的中立。尽管Koeppen再三强调,这些“额外服务”是建立在绝对不影响其他普通客户正常使用网络的基础上,但不仅反对党抗议,就连执政的社民党都感到不太合适,不能为了省钱而付出“国家不够中立”的惨重代价。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