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

国际货币战 2015

2014年,美元兑一篮子国际货币(约15种多国货币)创下近13%升幅,几乎没有一种它国货币不贬值,是1997年至今八年来表现最好的一年。美国6年多金融海啸QE(宽松货币)治理,放出超过6万亿美元的庞大货币,而今美元却超级升值,这升值动力到底来自何方?——按照人类至今的货币理论:多则贱,少则贵——相比之下,欧元和日圆表现十分低迷。其中欧元/美元去年下跌约11%,日圆/美元跌幅也近13%。究其原因,美国经济自金融海啸后强劲的复苏势头是美元走坚的主要原因。坚实的经济背景支撑下,美联储料将在今年升息,从而会进一步提振美元需求。囿美元每一天在全球货币市场交易超过4.6万亿的流量,而第一次全球金融海啸后给世界造成的事实结果是:不管美元实施QE或结束QE,都是全球各国的惊涛骇浪,都是全球性“双刃剑”的极大超伤害和极大核动力。给全世界一个无法回避的现实是:美元的今天比任何时期都更加超级强大,特别是第一次“金融海啸”后,美国实体经济——制造业疲软、竞争力下降,但美元的金融货币却超级强大、突飞猛进。在前后近八年的第一次金融海啸时期,美国扩大美元超发近10万亿美元(次贷危机、加上三次QE1、QE2、QE3之和),这让美元抢占了全球各国的货币市场,唯美元一币风行全球,没有任何阻挡,而其它所有多国货币只能退守本土疆域于一偶。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跨越八年时间,就这样从生成到最后结成这样的正果——美元更加全球盛行,美元收与放都成了全球各国重大的劫难或利好,成为一把真正、举世无双的“双刃剑”。

QE是未来世界、国家解决经济不振、危机、遭遇灾难的唯一核器。对欧美中日这四大经济体,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旗下国际清算银行BIS发布数据,欧元约占全球货币交易支付市场33%,约大于美国经济体1/5规模,美元约占63%,人民币约占近2%,日元约占4%。大经济体来说,QE实施再大再多再美妙,也是无法保障完全制胜,反而要在宽松货币之下斗智慧、斗巧妙、斗细节、斗方略、斗远见——方能显出全球各国实施“宽松货币”时代的英雄本色。

展望2015,全球第一焦点依然是:美元将是全球第一道无法阻挡的美丽风景线……美国经济将继续复苏,从而推动美联储加息、美元升值。而日本经济依然深层通缩泥潭,欧洲经济尚未摆脱欧债危机的阴影,使得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将继续、必须推行刺激性举措。在欧洲、日本央行同美联储之间货币政策分化的背景下,美元预计将携利差优势继续上升。亚洲囿日元连续刺激,中国也不得不释放出更多的人民币,那么人民币贬值也是不得不进行的历史性调整:调整人民币基准利率、存款准备金利率,是中国2015年的头等大事,其次才是中国各产业怎样围绕人民币调整策略、跟进步伐、产业上质量的新布局。

全球第2大经济体——中国经济新常态:新,就不是常态;常态,就不是新。但中国经济转换、变化、升级之契际,就要在“新”与“常态”之间寻找最佳契合、最佳交接的切换口上转档、切口、调节阀门,来过度、申时、把握最佳战机。美、欧、中、日构成全球经济与经济体之间无法绕过的引力、阻力、动力的发展大趋势。

美元强劲下的欧元、日元

美元兑一篮子主要货币2014年录得约13%涨幅,年度表现为1997年来最为强劲。而且根据多数主要银行的看法,这仅是明年进一步上涨的序曲。2014年美元兑美元指数篮子中的其他货币(欧元、日圆、英镑、加元、瑞典克朗及瑞郎)全部录得涨幅,突显出美元2014年全线走坚表现。美元兑澳元、新西兰元及挪威克朗今年亦录得涨幅。到2015年1月5日,欧元兑美元一度下跌1.2%,1欧元兑1.1864美元,为欧元9年来新低。而衡量美元兑一篮子国际货币汇率的美元指数上升至91.36,为9年来新高。

2015年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料将升息,而欧洲和日本还在实施刺激性的货币政策,这种政策路线的分化料将成为新一年全球外汇市场的主背景。而最近稳健的经济数据也强化了这样观点:美国经济改善程度足以使美联储考虑在2015年年中升息。不过目前并不清楚今年上半年若美元进一步走坚,能否帮助削弱美联储升息的前景。许多人也担心新兴市场愈发动荡的氛围(主要是中国),可能预示着未来发生更糟的事情。政局不稳也可能再次威胁希腊在欧元区的地位,加剧了投资者对经济增长和全球金融体系的忧虑。

美元兑日圆全年大涨13%。美元兑日圆2014年涨势凌厉。尤其在日本央行10月末意外宣布扩大刺激举措、以防通胀预期下降后,美元涨势更是加快。据日本三菱东京银行分析师Teppei Ino认为,美元兑日圆2015年全年的整体趋势或许偏向升高。在2015年“如果要问美元可能会跌向100日圆还是升向130日圆,我更倾向后者,”Ino说。但他补充表示,市场人士持仓状况已经为日圆进一步走软预做了准备的事实,可能有助于缓解美元兑日圆的涨势。而若希腊疑虑加剧,日圆可能获得短线提振。但日本经济除了日元对美元持续贬值的阳光大道之外,讲日本经济走出近20年通缩魔影那只能是画饼充饥、否则日本就只能通缩、继续溃败下去……

欧元对美元全年下跌逾11%。欧元兑美元创下2005年来最大年度跌幅。为挽救疲态尽显的欧元区经济,欧洲央行于去年9月4日将欧元基准利率降至0.15%,隔夜存款利率更达负0.20%,同时宣布大规模资产购买计划将于10月开始。2015:占全球货币市场约65%的美元进入随时可能加息通道,而占全球货币市场约33%的欧元却依然在最低利率上垂死挣扎,难以自拔走出泥潭。

人民币升值、贬值

值得特别关注的是:自2014年美元升值超过14%的近半年时长后,人民币汇率并没有现实跟进,但不可能长期这样一直不变,反而越积越大越麻烦——如“堰塞湖”原理。接下来人民币一定要在这轮美元升值潮中开始大幅度调整,也可能创下数月来新低,让市场大呼惊天霹雳意外,因为过去即使贬值,也会迅速拉升,甚至创下新高。如今人民币贬值而是无法在中国GDP最低状况下继续拉升,人民币已经到了战略转折的十字路口,而且中国最高层已经开始对人民币进行战略性贬值,所以必须全球性高度重视:玩美元、欧元、人民币“三元鼎立”的游戏需要高超、收放有度、不可偏过、亦不可不到位货币艺术手段。中国GDP十年来向下趋势:

1、俄罗斯卢布大崩溃不仅让国际市场动荡,与1998年不同,那次是金融货币间的链接次贷等出了问题,而这次是俄罗斯实体经济的石油、天然气等能源囿国际能源市场美国及新兴能源国家崛起而重新洗牌而发生核变。这令中国吃惊,防不胜防:支持俄罗斯,等于让中国人用高价油来帮助;不支持俄罗斯,俄罗斯深入恶化之后会否殃及中国?一个强大的俄罗斯被不费吹灰之力而倒下,与其人民币成为第二个卢布,被西方列强洗劫一空,不如让人民币提前贬值,只要贬值的幅度合理,一旦美联储加息,人民币汇率就可进可退。如果人民币继续高高在上,那么人民币就是被严重高估的货币,全球几乎所有国家货币都在贬值,唯人民币尖峰不动——这不符合市场经济的价值规律,更何况中国是全球经济重要、不可或缺的一员引擎,到时候不但热钱迅速出逃,而且会成为国际炒家做空的对象。一旦跌势预期形成,引起跟风效应,那人民币汇率可能会狂泻直下,成为第二个卢布就有可能,前车之鉴,防患于未然。

2、现在中国经济GDP到达最不景气新低,而美国经济却处在上升增长新期。中国降息,而美国要加息,那么顺其自然,人民币应当贬值,美元应当升值,顺势而为,而不是勉强拉高,这对人民币本身就是一种历史转换的最大保护。

3、人民币国际化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也许需要几十年或更长时间。不要因为人民币国际化而过分强调人民币升值,因为人民币不可能升值几十年,当前的人民币升值已经透支了未来,人民币国际化短期来看事小,保护人民币和中国国内、国际空间却事大,因小失大,得不偿失,路漫漫、修远兮……

自2005年以来,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累计升值了约35%。人民币缓慢升值是中国政府两项政策的组成,一项是迫使制造商向增值链上方移动,另一项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尤其推动中国出口商与海外客户结算时使用人民币。虽然仍存在资本管制,但这一国际化进程的目标是让人民币最终成为可与美元平起平坐的国际储备货币。去年11月21日人民币凸然降低基准利率0.4%,是中国近期降息恰恰是因为中国经济正在放缓的根源之故。随着通胀下降,中国实际债务负担正不断加重。生产价格已连续32个月呈现通缩,而且仍在持续。根据货币理论判断,人民币走软的可能性也许正在加大,在增长疲弱、通胀较低以及周边国家货币贬值——尤其是日元大幅贬值——的背景下,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的强势显得很扎眼。市场似乎也嗅出了人民币的一些颓势,人民币在岸即期汇率正滑向交易区间的弱端。

2014年动荡的全球货币圈发生了很大变化。印尼盾兑美元汇率近期跌至16年低点。巴西雷亚尔和俄罗斯卢布汇率出现崩盘。作为油价下跌的两大受益者,印度和土耳其的货币起初得到了提振。但随着美元再度强势,两国货币相对美元的汇率也在走低。8月来韩国已两次降息,以求防止韩元相对日元升值太多。人民币基准利率、汇率都处在高高在上。2014年春中国人民币汇率下跌约3%。但政府却表示,此次下跌是受符合市场化原则的双向波动意愿激励,而当时市场对人民币的看法与之前对冲基金的看法如出一辙:一个安全的单向押注。人民币代表着新兴市场外汇圈子中一个相对强势的货币堡垒,这项政策仍然存在,尽管目前似乎有悖常理,因为到2015开年美元对全球一揽子国际货币已经升值13%。最终,人民币基准利率也必须跟着中国GDP那样步步回落,最后落在3%上下(正常情况下)。若人民币基准利率高于美元、欧元2-5个百分点,那在国际市场就缺乏作为货币最源头要素的竞争力,“中国制造”在全球就难有空间来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