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

希腊财政危机

自从今年1月25日希腊国会大选中希腊激进的左翼联盟获胜后,欧元国不再太平,整天围着43岁的希腊总理奇普拉斯转。2001年希腊要进入欧元国时,德国议会就吵翻了天。当时执政的社民党和绿党希望希腊进入,反对党基民盟坚决反对,说让这样的国家进入,是欧元国的自杀行为。不出所料,十年后欧元国再为希腊是留在还是赶出欧元国伤透了脑筋。

所谓进入欧元国,就是这个国家将货币发行的权利移交给直属欧洲议会的中央银行,本国不再有权利为了应付财政不足而偷印货币。为此,进入欧元国的唯一前提或风险,就是这个国家的年财政赤字不得超过3%。希腊当年为了挤入欧元国——那毕竟有很多利益——就通过金融机构做假账,欧元国未对其作严密审核而蒙混过关。2004年欧元国查帐时发现有11处在作假。但尽管如此纸还能包得住火。到了金融危机发生后,希腊的财政赤字自然更高,达到6%。欧盟不信,复查后发现是加倍:12-13%。这样希腊财政将会走向国家破产。为此,2010年欧盟EU、欧洲中央银行EZB和国际货币基金IWF要求希腊财政减缩,同时注入大量贷款。

应当说,整个希腊财政状况在好转,从2009年到2014年,财政赤字分别是:-15,6%, -10,7%, -9,5%,-10,0%,-4,1%,-1,6%。人们预测,2015年将达到顺差+2%。但达到这些,希腊人民是付出代价的,除了许多公共设施如电视台被关闭、国防预算被消减外,国家人员被削减,退休金被减少,所以政府受到了民众的很大压力。也正因为此,左翼党会脱颖而出。所以希腊政治出现了两难:要兑现大选许诺,就要改善底层的社会待遇。这就要增加国家开支,即财政再度进入赤字,欧元国不干。

没有欧元国的财政支持,希腊财政立即就要崩溃;而欧元国的财政支持,前提是希腊必须逐步走出赤字,否则将无止无尽地支持下去。希腊新总理一上任就外交迂回于欧盟各国之间,成了明星级人物。但再怎么搞外交,并不能解决实质性的财政赤字问题。应当说,德国、法国等主要债权国是一心希望希腊继续留在欧元国内部,而东欧小国是非常厌恶希腊这样的做法。那些欧元国(如立陶宛)也经历金融危机和财政危机,全国民众一心,省吃俭用而渡过难关,为什么希腊一定要向欧元国伸手?还好像理所应当。

本来欧元国打算与希腊谈判给予第三轮资助计划350亿欧元,以促进希腊的经济发展。没想到希腊现政府拒绝欧盟提出希腊必须节俭的条件。甚至就在谈判期间,就无礼地中断谈判,说要全民投票来决定是否要接受欧盟的条件。投票中当然有政府对民众的欺骗行为,但民众毕竟以61%的多数票拒绝欧盟的条件。希腊政府与民众都没有弄明白,现在是谁在向谁借款?但希腊的公民投票触怒了欧盟国家的政府与民众,德国、法国也表示可以考虑希腊退出欧元国——退出欧元国不用强制的,只要欧元国拒绝资助希腊,欧洲中央银行也不可能贷款给希腊,因为明知希腊不可能偿还。希腊已经拒绝支付6月30日到期的国际货币基金的贷款,如此,希腊不可能再得到任何贷款。但国家运作必须有钱,就只能重新恢复原国家货币,立即印钱,这就自然离开欧元。

现在希腊只能向欧盟示好,基本接受欧元国原来的条件。但这半年来的折腾导致希腊经济几乎崩溃,希腊政府的玩耍和公民投票失去了欧元国民众的同情和信任。欧元国的大多数国家还是希望希腊退出欧元国,自谋生路。目前,只有德国与法国表示再给希腊三天时间,要求希腊议会通过所作的节俭计划,然后再讨论希腊的去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