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9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全球经济

在破碎的世界创造共同的未来

达沃斯(Davos),瑞士东部阿尔卑斯山骊的一个滑雪胜地,百多年前因为空气新鲜而成为欧洲肺病的疗养胜地,因为托马斯•曼的小说《魔山》(DerZauberberg, 1924)而名扬世界。如今摇身一变,却成为世界政治与经济论坛的中心。

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

出生于波登湖北部Ravensburg(德国)、成长于达沃斯的施瓦布(Klaus Martin Schwab, 80岁),在他担任日内瓦大学企业政治系教授的任内,于1971年在他的故乡达沃斯创建了“欧洲经理论坛基金会”,旨在促进欧洲经济界的合作,突破国与国之间经济交流的障碍,促进经济全球化,其政治观点显然属于新自由主义(Neolibralism),尽管论坛声称自己的观点中性和独立。1987年该论坛索性改名为“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 WEF),会员是上千个、大都年营业额50亿美元以上的国际大企业,仅仅每个会员的年基本会费就高达4.25万瑞士法郎(4.5万美元),根据企业大小实际每个会员要支付5-50万美元。

每年一月下旬,该论坛邀请世界各大公司经理前来达沃斯参加为期四天的论坛讨论,出席费高达每人2.5万美元,可谓世界大资本家年度盛会——直到2012年,论坛也加入了批判资本主义的讨论。每次大会都有一个主题或口号,例如:

2008:共同革新的力量
2009:经历(金融)危机后的世界格局划分
2010:改善世界状况:新的思维,新的设计,新的创造
2011:新的现实中的共同(经济交流)规则
2012:大变化,设计出新的(经济)模式
2013:能够克服阻力的动态变化
2014:政治、经济、社会(发展)所带来的新的世界规划
2015:新的国际关系(危机与合作,增长与稳定,创新与工业,社会与安全)
2016:面对第四次工业革命
2017:适应新潮流与充满责任感的领导方式

首届论坛邀请了444位西欧大公司总裁前来,施瓦布向欧洲公司介绍美国的商业管理实践,那时的论坛还只是局限在经济管理。但此后论坛邀请的对象级别越来越高,发展到现在每年有许多国家的总统、总理级国家元首前来参加,讨论议题也从仅仅的经济和贸易话题,扩大到与经济关联的政治、社会、环保等领域,从而成为国际政治界与经济界聚焦的特大盛会。

每次年度盛会限制参加人数3000人,加上媒体和各类民间组织代表,还有该论坛本身的800多位专家型的专职雇员,聚集在一个平时只有1万常驻人口的小镇,可谓盛况空前。

2018年度的第48界国际经济论坛1月23-26日在达沃斯举行。参会者3000人,其中70位国家元首(如美国、加拿大、德国、英国、法国、意大利、巴西、阿根廷、印度),300位部长级政府官员、约1900位企业总经理,38位国际组织主席,如国际货币基金IW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Lagarde),欧盟理事会主席容克(J.-C.Juncker),联合国组织和研究机构负责人,以及许多民间组织如绿色和平(Green Peace)、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简称AI)、医生无疆界(Doctors Without Borders,Medecins Sans Frontiers,简称MSF),当然还有著名演员如美国的C.Blanchett和印度的沙鲁可汗、歌唱家如英国的E.John等文化界人士。

在破碎的世界中创造共同的未来

本届国际经济论坛的主题比较悲观:“在破碎的世界中创造共同的未来。”(Creating a Shared Future in a Fractured World),尽管目前的国际经济形势非常好,各国都将他们的经济发展预测上调(如美国从2.3%上调到2.7%,德国从1.9%上调到2.4%),实现2010年以来覆盖地区最广的全球同步增长。究其悲观情绪,应当来自这两年来世界政治与经济局势的变化。

政治上,世界各国的民族主义情绪逐步抬头,多国政治向右转。具体大事有2016年6月底的英国公投脱离欧盟,现在双方谈判还在继续,前景不明;2016年11月美国总统大选中右翼的特朗普胜选,其大选时所提出、执政后逐步推出的许多政治经济主张,与欧美的传统政治有很大偏离;2017年4月-5月法国总统大选中,极右的“民族阵线”获得初选出线;叙利亚问题尚未和解,又爆发朝鲜的核危机和伊朗的社会动荡……政治向右偏的背景,也是第二次经济全球化对工业国家和社会的冲击,还有这些年来的难民危机。于是,与经济全球化、也是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所推动的国际经济模式相左的贸易保护主义,首先在国际经济的重镇美国开始抬头。

经济上,由于技术进步(第四次工业革命)和经济全球化所带来的负面效应,社会贫富两级分化。根据经济发展研究机构Oxfam对2017年财富分配的年度报告《有偿的工作,没有获得有偿的财富(Reward Work, not Wealth)》——赶在本届国际经济论坛召开之前发表——2017年度世界经济所创造财富的84%全都流入少数人的口袋,99%民众所获得的财富总和都不及1%的人所获得的,而在2002年,该比例只有其一半(43%)。这样的贫富差异发展下去,即如此严重的社会不公,早晚会引发社会矛盾和社会冲突。

造成这样财富分化的原因,也部分归咎于互联网之后的新兴企业。从经济角度来说,这些网络公司确实也不是没有问题。才创建十年、二十年的企业——相对那些已经创建100-150年的世界龙头企业——世界富豪榜上的许多人就出于这些新兴领域。如脸书facebook的利润居然高达50%(通常领域都在10%以下),那只有传统的妓院或贩毒团体才可能获得的高利润率。

论坛主席施瓦布在论坛开始时就呼吁:“在世界经济(经历2009年金融危机而)进入恢复期的时刻,各国都要通下决心、共同合作来解决各个领域的复杂问题。”

德国总理默克尔

这届世界经济论坛上有两位明星级女国家元首。

国际政坛上,德国总理默克尔(64岁)可谓明星级元首,从2006年迄今,连年被美国经济杂志《富布斯》列为“世界上百位最有影响的女人”之榜首,8次被美国《时代周刊》列为“世界上百位最有影响的人”。默克尔是当今欧盟的实际领头人,中国媒体上说她是“铁娘子”,其实相反,她有太重的人道主义情节。她的救助叙利亚难民行动就受到了不少非议,不过她在去年德国大选中还是获胜,可望连任四届德国总理。

前两届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的德国代表是德国财政部长W.Schäuble,以及德国总统J.Gauck。德国一直是经济全球化的积极推动者,德国本身就是外向型经济。本届论坛是总理默克尔亲自前往。

默克尔在论坛上并没有作长篇演讲,只演讲了20分钟,许多人埋怨她说得太短。但这20分钟的演讲力度却不小:自由贸易,抵制贸易保护主义,巩固欧盟,扩展欧盟(2025年将接受剩余的东欧国家都进入欧盟),形成共同的欧盟外交政策——欧盟不仅不会因为英国脱离欧盟而削弱,相反会扩大和加强……默克尔的这些观点其实都已经众所周知,但在世界经济论坛上毫不含糊地再度重申,尤其针对、甚至警告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还是令人振聋发聩。

针对开放的国际政治与经济,默克尔特地引证了历史教训:今年刚好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00周年,当年的德国和世界,一个灾难连着一个灾难。在这样的历史教训下创建的联合国,就是要克服各国国家的自私行为(多边主义)。冷战结束成为加强国与国之间交流合作的又一个里程碑。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就是在多国协作下顺利克服的。

“德国将成为这样一个国家,即使在未来也要为解决世界难题而做出贡献。”“重新封锁并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这不是一个正确的解决途径。”她举例了近年欧美与中国和印度的外贸冲突,只有欧盟各国联合起来,“我们要学习,要找到欧洲自己的解决方法。这需要时间,我们要有耐心。而不能匆匆地逃回自己的国家,这样,很快就失去了对话的渠道。”

默克尔看到第四次工业革命所可能引发对社会的冲击。

一方面,默克尔承认德国的数字化技术发展很快,但在许多社会大众性的数字化领域并不处于世界领先地位,甚至波罗的海岸的小国爱沙尼亚都做得比德国好。德国要迎头赶上,要将数字化内容进入学校教育体系,培养人们“终身学习”,国家要投资数字化设施,“这些对德国都是具有挑战性的重任。”

另一方面,她看到在德国这样的古老国家引入新技术,确实不是德国的强处,人们对新技术缺乏新奇感——她引证中国社会充满对新技术的新奇感,互联网使用范围超过德国——许多人跟不上技术发展。“德国正面临着几十年未遇的贫富两极分化,原因是几年前的欧元危机和难民问题。德国有困难,解决这些困难是我们目前最大的任务,无论对国内还是对世界。如果不能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又会经历早期资本主义时期工人毁坏机器的风潮。”所以默克尔呼吁社会,呼吁企业界,“要帮助他们共同进步,为建立一个合理的数字化时代作出贡献。”

默克尔借用“工业4.0”的概念,提出还要建立“经济4.0”,“社会(主义)市场经济4.0”。“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避免20世纪的错误。”

英国首相文翠珊

世界经济论坛上的另一位女明星是英国首相文翠珊(Theresa May,62岁)。并不是因为她在国际政治或国内政治上有何建树,而是因为她是在英国脱欧的关键年头担任英国首相。

去年文翠珊就参加了世界经济论坛,充满激情地阐述她的脱欧理由,宣称英国脱欧后将会变得更加经济繁荣。她当时的演说就受到许多已听过她类似演说的观众很不礼貌的嘲笑,与会的伦敦市长Sadiq Khan在发言中警告她,许多伦敦的企业想搬离伦敦到欧盟其它国家也不是这么容易,英国脱欧还涉及到香港、新加坡等 的地位问题。但文翠珊的演说还是受到了不少与会观众的同情。

但这次情形不同了。经过这一年与欧盟的谈判,英国一无所获。既要杜绝欧盟国家公民进入英国,又要保留英国无条件地进入欧盟市场,欧盟不可能答应。即使建立诸如欧盟与加拿大的自由贸易合约,也只能保障英国商品进入欧盟市场,而服务业或咨询业等却无法进入,资金流动更受到限制——伦敦在欧盟的金融地位必须移交给欧盟其它国家,如德国的法兰克福。几个月前英国举行大选,文翠珊尽管选上,但损失了许多选票,说明选民并不赞同脱欧,或不满她在与欧盟的脱欧谈判。

近日媒体又公布了一份英国政府的内部文件,文件上英国政府都承认,英国脱欧将很大地损伤英国的经济。所以,这次她在世界经济论坛发言时,有意回避讨论英国脱欧问题,而是大谈自由贸易、国际合作、新技术、政治与经济的合作问题。对数字化时代,文翠珊提出英国要成为“全球化英国”,“数字化英国”。“谁想获得数字化技术的最高水平,必须来英国。”但她也看到数字化对就业市场的冲击。“我们不能对一位工作了20年的员工说:你现在多余了。”所以她呼吁企业要对这些员工伸出援手,国家要多举办数字化技术的进修课程。

这次论坛上,文翠珊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了会谈。英美世代联盟,但已时过境迁。尽管两位元首表面上很热情,友谊的话也说得很甜。但两人之间有明显的政治分歧。不仅政治理念不一样,而且前些日还发生了一件丑闻:一个英国极右组织炮制了一份反伊斯兰教的录像,发到特朗普的推特上。通过特朗普的推波助澜,该录像传播更广。尽管特朗普过后否认他做过这样的事,但英国社会已经对他非常反感,文翠珊也必须与特朗普保持一定的距离。

法国总统马克龙

这次经济论坛上,有两位明星级的男国家元首,一少一老,一左一右,即法国总统马克龙(40岁)和美国总统特朗普(71岁)。

马克龙一出现在经济论坛上,年轻,英俊,充满活力,充满激情,被与会者看作挽救欧洲、挽救世界的弥赛亚(救世主),因为他是扩建欧盟和经济全球化的全力推手。而且他的口号是:“法国又回来了!”(France is back)当他来到会场时,会场上座无虚席,大家都要一睹这位政治明星。马克龙一开口就对主持人开玩笑地说:“幸好今年的论坛我们没有邀请对地球气象担忧的人。”——他的眼光对着窗外的积雪。然后,他做了一个多小时的演讲,先用英语,后用法语。做完报告后,全场起立鼓掌,观众纷纷围到他的身边,要与这位明星留影纪念。

马克龙演讲的内容其实与三小时前做报告的默克尔接近。只是默克尔演讲比较小心或害羞,但很清楚今日欧洲与世界的问题所在,谈得比较具体,有历史责任感(例如殖民时代欧洲对非洲人民欠下的债,现在有义务帮助非洲人民);马克龙的演讲就像总统竞选,笼统而有气势,探讨国际政治与经济的未来走向。

“我们不能生活在一个达尔文式(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世界。”“我们要签署一份新的、世界性的社会契约。”“我们的自由与公正价值观是独特的,我们要给予经济全球化一个根本的宗旨和意义。否则极右势力上升,十年、二十年后成为极右党派当政。”即通过经济全球化,要使这个世界发展得更为公正。马克龙表示,他们将在年底前推出“欧盟未来十年发展策略”,“要重建欧洲”。还要拟定一个国际发展行动计划,提供给G20-高峰会议讨论,其宗旨是如何实现和改进多边政策和互相合作。

具体政策上,他希望欧元区各国要有共同的财政预算;企业税额要多与德国商议以抵御美国近期的低税政策;国际货币基金IWF的功能要扩大,要监督各国财政;他警告说,世界金融危机还可能出现,尤其由比特币之类的网上虚拟货币所引起。在法国国内,要降低企业税和工作费用,要投资100亿欧元用在教育和劳工进修或改行上,“我们希望法国经济要回归到德国与北欧那样。”

会下专家评议默克尔和马克龙:在发生金融危机时,有德国这样稳重的巨轮顶着风浪,稳定欧盟金融和财政危机,非常重要;但从欧盟的发展来说,应当由法国牵头,获得德国支持——以前是法、德、英三国左右欧盟政策,刚好是左、中、右。现在英国离开,就剩下德、法,法国地位自然上升,担心欧盟也会因此而向左偏——当然也有人估计,就像1999年德国总理施罗德与英国首相布莱尔共同推出的“第三道路”方案那样,改革方案听来振奋人心,但结果一事无成。

美国总统特朗普

另一位论坛明星就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了,他是2000年克林顿参加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以来的首位美国总统前来参加(上届是副总统和国务卿前来),而且这次美国政府几乎倾巢出动进军达沃斯:总统,国务卿,财政部长,商务部长。又因为特朗普推行的政策与欧美传统政治相左,所以他的到来备受社会关注。他最后两天才来,做论坛的最后一场演讲。他的到来引来了许多抗议者,瑞士警察、红十字会全力以赴,防止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情,甚至安排好如果出事,将安置特朗普到哪个安全区域。

马克龙是谈如何经济欧洲化、国际化,似乎要挽救世界;特朗普相反只谈如何本土化,只想挽救美国。马克龙认为要使法国重新强大,只有依靠欧盟和世界的平台;特朗普却认为,没有一个盟友可以帮助美国,只有靠自己卷起袖子苦干。马克龙前来论坛演说,就像总统竞选,特朗普前来论坛,就像商业部长——没有兴趣与马克龙这样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谈未来世界,只关注眼前“灾难深重”的美国经济。

特朗普是生意人,他一到达沃斯就谈生意,争取招商。到来当晚,特朗普就宴请15家欧洲举足轻重的企业总经理,受邀的德国企业有西门子总经理J.Kaeser,拜尔总经理W.Baumann,SAP总经理B.McDermott,Adidas总经理K.Rorsted,提森-克鲁勃经理H.Hiesinger等——特朗普自称,他这次结识了15位新朋友。Kaeser谦卑地向特朗普自我介绍:“我为西门子工作。”特朗普笑着对大家说:“他不仅为西门子工作,他是头头。”Kaeser乘势讨好特朗普:因为特朗普的企业税改成功,西门子决定下一代燃气轮机将在美国建造。特朗普马上说“真好,谢谢!”——Kaeser还好意思提到燃气轮机!因为环保,西门子用于火力发电的燃气轮机销路减少,价格降低,西门子在德国本土的几家生产厂将要关闭,导致6900位员工失去职业。

特朗普在经济论坛的发言,既没有马克龙的潇洒,也没有默克尔的真切,却简洁明了,就像招商办主任(他自称是美国的拉拉队长):“现在是最佳的时光,把你们的生意、你们的职业、你们的资本带去美国。那些敌视经济的规则已经去除,有合适的投资环境,许多企业将会去美国投资几十亿美元。这些企业尤其对降低企业税的新政策很感兴趣,要实现这一步还真不容易。”

早在前年大选时特朗普就提出“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源于法国国民阵线创始人让-马里·勒庞1972年的一本书《法国优先》。就在这一周前,特朗普正式推出对太阳能装置和洗衣机进口收取30%关税,显然是针对中国和南朝鲜。倡导自由贸易的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却请来这样一位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总统。但特朗普解释到:“美国第一并不是美国单干。”“如果有几个国家在滥用自由贸易规则,我们就无法推行这样的自由贸易。”“我们支持自由贸易,但这样的贸易必须是公平的,考虑到对方的利益。尤其要立即抵制对专利和技术的偷窃。”——两天前美国商业部长W.Ross在国际经济论坛发言中就表示,“贸易战其实每天都在进行。区别是,现在美国部队已经进入了战壕。”

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单方面退出了跨太平洋经济合作协议(TPP)。但这次特朗普又表示,美国还是可以考虑加入TPP,但要与所有的TPP协约国谈判——加拿大与日本已经宣布,11个协约国将于2018年3月正式签署该协约,很快实施,不可能再与美国折腾。

美国是否会从“特朗普危机”的噩梦中出现“特朗普经济起飞”?真还很难说。至少,美国现在的经济增长已接近3%,失业率只有4%。

体育上有奥林匹克运动会,经济上有达沃斯国际经济论坛,既是世界合作,也是世界大战。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精英都在搞一个个影响世界经济与社会的发明和创业,德国精英却搞出一个个影响世界经济与社会的论坛。除了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外,今年三月就将召开年度一次的慕尼黑世界国防论坛,届时也将有各国元首级的政治家前往讨论世界的政治与安全。

/新视角NPF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