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4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欧元区物价上涨

draghi据欧洲中央银行行长M.Draghi于4月5日在法兰克福表示,自2010年10月迄今的16个月中,欧元区物价上涨逼近2%临界线,今年3月甚至达到2,6%,有继续上涨趋势,估计在2012年全年平均将超出2%临界线,到2013年才会下降到临界线之内。近期物价上涨的主要原因是能源价格上涨,再加工资上涨。“欧洲中央银行在严密注视物价上涨趋势,随时采取果断措施抑制物价进一步上涨),行长如此表示。

这几月来,为了刺激市场,欧洲央行采取宽松的货币贷款政策(基本利息1%)。目前欧元区银行有2420亿欧元的漏洞,所以欧洲央行在三年内向市场输入1万亿欧元,也助长了物价上涨。是否现在要立即收紧货币贷款,行长认为,迄今还在控制范围之内,还远远没有到达必须采取危机政策的时候。“观察目前欧元区的经济状况和高失业率,则现在讨论货币紧缩政策尚为期过早”。观察这三年期“万亿欧元贷款项目”对市场的影响,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是成功的,顺应国际银行市场状况。4月4日行长庆幸地指出,德国与奥地利不用继续为希腊、爱尔兰、葡萄牙提供银行贷款风险担保。

德国央行行长J.Weidmann提醒欧洲中央银行一定要谨慎行事,不宜玩火太甚。德国商业银行国民经济部主任J.Krämer指出:欧洲央行成为这一巨额的“万亿欧元项目”的牺牲品,因为欧洲央行将承担欧元区金融不稳定国家金融改革所造成的更大压力。如果再次爆发金融危机,则欧洲央行又得启动新的“万亿欧元项目”。德国Deka银行国民经济部主任U.Kater总体上承认欧洲央行该项目是成功的,但不能经常搞这样的危机项目,再好的药物都会有副作用,例如物价上涨、房地产泡沫兴起等,因为社会上人们都认为现在的欧元在贬值。


消减希腊债务 欧洲得以喘息

griechenlandkrise-d2012年3月8日21点,将是希腊和欧洲历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这一时刻是希腊政府向其国债债权人提出放弃大部分债务要求的最后通牒期限。这些债权人包括购买了希腊国家债券的银行、保险机构、投资对撞基金和其他私人投资者。理论上,这些债权人可以自由选择接受或拒绝希腊政府的呼吁债权人自愿减免债务的方案。 按照这个方案,债权人用现有的政府债券来对换新的政府债券。新的债券面值将只有现有债券的面值的46,5%,也就是说,1000欧元的现有债券只能换来465欧元的新债券。不仅如此,新债券的还债期限延长了很多,而且利息也低很多。考虑到所有这些因素,债权人的损失高达74%。出于这个原因,究竟多少银行、保险公司和投资基金将最终接受这一方案,直到最后一刻还充满悬念,不仅让希腊政府,还有欧共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以及所有国际金融市场都紧张关注,捏着一把汗。

最终结果让大家松了一口气:将近86%的债权人接受这一减免债务方案。希腊政府所追求的目标值是90%以上。只要有90%以上的债券人接受这一方案,这一方案就可以自动推用到所有债权人身上。虽然这一目标值没有达到,但所达到的86%已足够让希腊政府通过法律方式来强迫剩下的债权人来接受这一方案。不过,希腊政府是否走这一步,还没有成为既定事实。因为一旦通过强迫方式来实现减免债务,从金融投资产品的角度来看,很可能被作为希腊政府失去偿债能力。这一结论对许多保险公司来说可以说举足轻重,因为很多债权人都签订了保险合同(CDS = Credit Default Swap),一旦希腊政府失去偿债能力(Default),那么保险条件得到满足,保险公司就必须支付保险金,整个金融市场就会动荡。曾几何时,美国的雷曼兄弟倒台时,就是出于同样原因牵累了美国几家大保险机构, 使他们最终濒临破产。多亏美国政府的援助才得以生存。当然,这些援助贷款最终还是纳税人的血汗。

新年旧岁 欧洲阵痛依旧

s01-merkel2011年是危机之年。全球危机遍布,从美国到欧洲,到日本,从政治危机到经济危机到债务危机,更有自然灾害,此起彼伏,烽火连天。二战以来世界上每年都不乏危机,目前困扰着几乎所有世界经济大国的国家债务危机也并非突如其来。2008年拥有百年历史的雷曼兄弟银行的突然倒台,无论从其波及范围和深度,都可为一场史无前例的世界危机。2003年新经济泡沫的破裂所产生的巨大破坏力,也一度让世人充满惊骇和恐慌。然而,没有任何一场危机像目前的欧洲国家债务危机如此深刻地动摇人们的自信心。

从四月份希腊危机首先爆发,接下来葡萄牙、爱尔兰和意大利,这场危机旷日持久,至今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年。然而,人们还在就如何拯救欧洲、摆脱这场危机的有效办法而争论。从国家到企业,从政治家到经济专家们,意见大相径庭。而危机就在人们的争吵之中不断激化,欧元区各国政府疲于应付。当欧元国家首脑们还在信誓旦旦,一再重申欧元国家同生死共患难时,一直就对欧元三心二意的英国已经在模拟欧元崩溃的结局,以便必要时立即做出反应。而欧元国家内部也远非意见一致。

欧债危机的国民心态因素

finanzkrise2009年10月20日,新选上的泛希腊社会主义运动党政府意识到前几届政府一手遮天的局面再也维持不下去了,终于不打自招地宣布当年财政赤字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将超过欧盟允许的3%上限而达到12%,即刻引起很大震动;其后揭露出的更多弄虚作假、施政弊病与胡乱借贷等丑事令人瞠目结舌。许多专家都把该日看作是欧元区主权债务危机的开始。之后,接着又有爱尔兰、葡萄牙相继陷入同样的主权债务危机。到了2011年,西班牙与意大利这两个较大的欧元经济体也纸包不住火,同样暴露出严重的债务问题,其信用评级遭到下调。于是,借贷难、借贷成本升高、破产阴影、能不能保留欧元区成员证等一系列问题频频困扰着这几个负债累累的欧元区成员国。欧元区其他12个成员国大多数也同样身背沉重的债务,但还没落泊到还不起债的地步。鉴于大伙儿17国都结义于同一欧元货币同盟且又都属欧洲27国政治联盟,12个还勉强背得起债务的欧元区成员国便没有见危不救的道理。

但是,如何拯救希、爱、葡、西、意这5位难兄难弟及如何维护欧盟的团结,并不是一个牵涉到只拿出几亿或几十亿欧元资金的事,而是要拿出几千亿甚至上万亿欧元的空前巨资。17个属欧盟的欧元区成员国都是主权国,个个都背有轻重不同的债务,要大家分摊出钱去救援难兄难弟也实在是迫不得已、勉为其难的事。由于德法两个老大哥掏的钱最多,领头出谋决策的重担就落到它们俩肩上。面对人类历史上从未有过的类似欧债危机这样的难题,德法两个老大哥可真伤透了脑筋。

欧元十年:物价稳定是市场经济的基础

qian-ecb-frankfurt-k2002年元旦,欧洲17个国家、三亿多民众欢欣鼓舞,在自动取款机提取欧元。如今不觉十年过去,一个货币的成功与否,唯一标志、也是货币的唯一功能,就看其能否保障市场的物价稳定。欧元十年,德国平均年物价增长1,6%,之前马克十年还达到2,2%,不能不说明欧元的稳定。欧元的成功归咎于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中央银行不受各国政治左右,动态观察和细致分析市场情况,随时调整货币政策。

反顾中国金融状况,中央银行直接受到政府操控,军费飞涨,控制民众舆论(网警)、镇压民众维权等达到不惜任何经济成本的地步,再加上连年的形象工程(北京奥运、上海世博等),从中央到地方腐败成灾,势必国家支出成倍上涨。但人民积累和创造的社会财富是有限的,以社会财富为基础的货币也应当有限的。政府缺钱就大量印钱,人民币只能相应贬值,导致全国范围物价飞涨。在一个专制国家,货币不再是稳定物价的媒介,而是政府侵吞民财的手段。物价上涨10%就相当于货币贬值10%,相当于全国老百姓一次性拿出家中所有存款和现金的10%缴给政府和贪官!民主国家是国穷民富,现在欧洲许多国家都面临着国家破产,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只受惠于民;专制国家是国富民穷,中国政府在国际上财大气粗,从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就可见“国富”的实质。

物价稳定与经济发展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