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32018
Last update二, 13 二 2018 10pm

 

欧元十年:物价稳定是市场经济的基础

qian-ecb-frankfurt-k2002年元旦,欧洲17个国家、三亿多民众欢欣鼓舞,在自动取款机提取欧元。如今不觉十年过去,一个货币的成功与否,唯一标志、也是货币的唯一功能,就看其能否保障市场的物价稳定。欧元十年,德国平均年物价增长1,6%,之前马克十年还达到2,2%,不能不说明欧元的稳定。欧元的成功归咎于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中央银行不受各国政治左右,动态观察和细致分析市场情况,随时调整货币政策。

反顾中国金融状况,中央银行直接受到政府操控,军费飞涨,控制民众舆论(网警)、镇压民众维权等达到不惜任何经济成本的地步,再加上连年的形象工程(北京奥运、上海世博等),从中央到地方腐败成灾,势必国家支出成倍上涨。但人民积累和创造的社会财富是有限的,以社会财富为基础的货币也应当有限的。政府缺钱就大量印钱,人民币只能相应贬值,导致全国范围物价飞涨。在一个专制国家,货币不再是稳定物价的媒介,而是政府侵吞民财的手段。物价上涨10%就相当于货币贬值10%,相当于全国老百姓一次性拿出家中所有存款和现金的10%缴给政府和贪官!民主国家是国穷民富,现在欧洲许多国家都面临着国家破产,欧洲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只受惠于民;专制国家是国富民穷,中国政府在国际上财大气粗,从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就可见“国富”的实质。

物价稳定与经济发展


7O年的祭奠与颂歌

swetunion苏联消亡与美国崛起的政治经济体制比较

苏联本就是一棵无本之木,靠极端暴力维系、聚拢的一个所谓国家。苏联灭亡的理由有千千万万条,归根结底只有一条,是其本质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这就是赖以支撑苏联延续、存在的国家资本、货币断炊、了无来源……最近,原中央组织部长张全景发表文章列举了苏联灭亡的五大原因。 其实苏联的灭亡远非这么简单一蹴而就,而是一个遥远的系统工程。一枚历史无与伦比的超级“棋子”怎么刹那间的兴起与灭亡?一个浩大的苏联社会主义,从十月革命到苏联分解终结日,与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后开始崛起的美国正好都是70年的临界点。鉴古看今,而人类思想的公元2000多年,真可谓沧海之黄黄、历史之悠悠,令人无不慨叹、唏嘘、回望……

殊不知今日美国至今已有235年,其实美国真正崛起、开始强大是近70年内才开始真正发生的事情。1940年前后美国只有1.3亿人口,美国这年国民生产总值只有1014亿美元;而70年后2010年,美国国民生产总值达146241.8亿美元。整整70年过去,今日美国3亿多人口,美国国民生产总值70年间增加了140多倍。而苏联却永远退出了人类、历史的舞台。

占领华尔街的警惕意义

wallstreetkritiker-demonstrieren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行动获得世界多国民众响应,十月份起陆续在各国均有数千人上万人在各大城市之地标前集会,抗议贪婪的金融家与无能的政客毁了该国经济,造成许许多多人失业,而更多人的生活陷入贫困。事实上,在北非各国的苿莉花革命中都有共同的失业问题,此问题是经济全球化下整个社会问题因全球经济在量化巨变下,产生质变的问题——高失业率,不但许多中年人失业,而更多刚毕业的年青人亦无法找到一份合适工作。

在2007/2008年的金融风暴,是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政府放任银行以杠杆原理、大玩金钱游戏所造成的恶果。原本银行业是透过金融服务对各行各业、与全民大众在其营运资金与生活钱财做无风险之服务,曾几何时,储蓄银行里竟有了投资部门,由金融服务跨入了高利润的投资行为,而赚了钱就把红利放入管理阶层的私人荷包,出问题却拖下全社会由全民买单。

如果银行自己私募的基金或特定投资客的闲钱,则可依正常的商业法则任其自生与自灭。但当时却是银行法的露洞,允许商业银行将许多一般公司短期急需进出之运营资金与老百姓生活的存款挪用投入此种投机行为,最后成了套牢客户血本无归。商业银行如同身体的心脏,一旦出问题必影响全身其它各器官运作,当其出问题时,无法像处理某单一行业,如钢铁业、汽车业、DRAM业就让其自生自灭,而不会全面影响其它各行各业,所以当年各国政府都被逼迫介入银行业的抢救工作,以避免由银行业的巨额亏损造成全民信心危机,而引发不必要的现金提领兑现,否则恐会有如骨牌效应产生更严重的金融风暴。

美欧中 货币大战 谁更烂

inflation金融海啸就是专业“瞄准”货币而来的。战胜金融海啸的唯一法宝就是采取正确无误的货币策略;“金融海啸”成功的法则是对货币的格杀勿论——你死我活、我死你活。自2008年9月15日是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爆发的日子,到2011年9月15日整整三年。从美元、欧元、人民币对策的国家战略来看,这三年中却各有不同,未来是检验各国货币策略实施的关键时期。但美元、欧元至今深深陷入比2008年9月更严峻的经济、金融、货币危机。在这三年中,人们发现在全球第一次金融海啸中,全球使用人口最多的三大货币(分别超过10数亿人口,全球使用总人口超过40亿人口)——美元、欧元、人民币,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国略表现形式,其中甘苦得失、驾驭的胜负更是智愚跃然在三大货币之林:美元,从金融海啸至今没有发生任何利率变化,一直停留在0.25%的基准利率上未动过;欧元,先是金融海啸前在1.5%基准利率上,然后先后调整两次落在1.0%最低利率,现在又重新调回升到1.5%基准利率,近三年调整利率差在0.5%之间;而人民币则最不同,从存款准备金到基本利率等,据不完全统计、在三年中至少有20多次调整,难怪中国经济是全球大国中波动最大的,由此带来的经济、社会、财富、人民生活等都是巨大、波动也最大。货币,是一个国家的稳定之根源,是人们生存、生活的根本,货币利率调整越频繁,生活的波折就越大,引起的社会波动就越更大。

20011年9月下旬,美元进入全球性大上大下的主流行情,但全球超过半数人口使用、投资、聚集财富的美元、欧元、人民币这三大货币,谁更值得投资?谁更有历史的储备价值?谁更能主宰未来世界的风云?让我们再度审视研究、捕捉这种历史霎那逝去和卓有建树的货币风范。

美元贬值 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waschinden曾任美国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为哈佛大学顶级经济学教授的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最近发表文章论道:“虽有欧元区主权债务的金融危机,美元在过去12个月仍对欧元贬值15%。这一年来美元对所有国际货币都在按通胀因素调整后贬值超过10%。放眼未来,受全球市场所左右,美元可能至少会在未来几年里对一揽子货币进一步贬值”。自21世纪以来,全球第一大货币的经历是:美元因金融海啸而产生巨额贸易逆差,失业率依然超9%而高度不景气,美元继续贬值,再加上破14.29万亿美元上限的美国债,那么美元在未来十年极有可能再贬值30%左右。

马丁·费尔德斯坦教授深刻、前无古人地揭示:“虽然美元贬值意味着进口价格上涨,从而增加美国内通胀压力,但美元在过去10多年间累计30%的下跌幅度,都无法阻止美联储将平均年度通胀率保持在3%以内。美国这一策略表明,美元可以在国内保持坚挺,同时在国外又变得更有竞争力。马丁教授新说让人异想天开,似乎又有天下悬疑的感觉,好像只有美元贬值,美国才可能得救,但按着现代货币理论和规则:一种国际货币既要“保持坚挺”,又要“更有竞争力”,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美元又怎么将“保持坚挺”“更有竞争力”——“鱼与熊掌”兼得、发挥到全球极致?

首先、未来几年有几种强大市场力量将给美元施加贬值压力。第一力量来自一些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拥有大量美元资产余额的国际机构抛售。这些投资者相信,要降低风险,就应该分散自己的投资组合。近十年,因为大额贸易顺差,许多新兴国家积累了数以万亿美元。虽然这些投资者最初把这些资金视为传统外汇储备,认为应该投资于流动性很高的美国国债。现在投资者又认识到,这些大额资金应当被当作投资资产来对待,所以应该分散化,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还要如富国那样向黄金、白银、贵金属、石油、气、稀有金属等做战略储备。这才是“储备货币”的根源意义。8月份黄金价已从每盎司1500美元左右飙升至超过1900美元, 而且价格还必须飙升。全球资本都在寻找避险的新去处。近来美欧及全球股市上资本在全面逃逸,几乎哀鸿遍地,已经胜过金融海啸爆发的霎那……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