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8
Last update四, 13 十二 2018 7pm

 

占领华尔街的警惕意义

wallstreetkritiker-demonstrieren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行动获得世界多国民众响应,十月份起陆续在各国均有数千人上万人在各大城市之地标前集会,抗议贪婪的金融家与无能的政客毁了该国经济,造成许许多多人失业,而更多人的生活陷入贫困。事实上,在北非各国的苿莉花革命中都有共同的失业问题,此问题是经济全球化下整个社会问题因全球经济在量化巨变下,产生质变的问题——高失业率,不但许多中年人失业,而更多刚毕业的年青人亦无法找到一份合适工作。

在2007/2008年的金融风暴,是美国为首的资本主义政府放任银行以杠杆原理、大玩金钱游戏所造成的恶果。原本银行业是透过金融服务对各行各业、与全民大众在其营运资金与生活钱财做无风险之服务,曾几何时,储蓄银行里竟有了投资部门,由金融服务跨入了高利润的投资行为,而赚了钱就把红利放入管理阶层的私人荷包,出问题却拖下全社会由全民买单。

如果银行自己私募的基金或特定投资客的闲钱,则可依正常的商业法则任其自生与自灭。但当时却是银行法的露洞,允许商业银行将许多一般公司短期急需进出之运营资金与老百姓生活的存款挪用投入此种投机行为,最后成了套牢客户血本无归。商业银行如同身体的心脏,一旦出问题必影响全身其它各器官运作,当其出问题时,无法像处理某单一行业,如钢铁业、汽车业、DRAM业就让其自生自灭,而不会全面影响其它各行各业,所以当年各国政府都被逼迫介入银行业的抢救工作,以避免由银行业的巨额亏损造成全民信心危机,而引发不必要的现金提领兑现,否则恐会有如骨牌效应产生更严重的金融风暴。


美元贬值 令全球亏蚀500万亿

waschinden曾任美国里根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现为哈佛大学顶级经济学教授的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最近发表文章论道:“虽有欧元区主权债务的金融危机,美元在过去12个月仍对欧元贬值15%。这一年来美元对所有国际货币都在按通胀因素调整后贬值超过10%。放眼未来,受全球市场所左右,美元可能至少会在未来几年里对一揽子货币进一步贬值”。自21世纪以来,全球第一大货币的经历是:美元因金融海啸而产生巨额贸易逆差,失业率依然超9%而高度不景气,美元继续贬值,再加上破14.29万亿美元上限的美国债,那么美元在未来十年极有可能再贬值30%左右。

马丁·费尔德斯坦教授深刻、前无古人地揭示:“虽然美元贬值意味着进口价格上涨,从而增加美国内通胀压力,但美元在过去10多年间累计30%的下跌幅度,都无法阻止美联储将平均年度通胀率保持在3%以内。美国这一策略表明,美元可以在国内保持坚挺,同时在国外又变得更有竞争力。马丁教授新说让人异想天开,似乎又有天下悬疑的感觉,好像只有美元贬值,美国才可能得救,但按着现代货币理论和规则:一种国际货币既要“保持坚挺”,又要“更有竞争力”,几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而美元又怎么将“保持坚挺”“更有竞争力”——“鱼与熊掌”兼得、发挥到全球极致?

首先、未来几年有几种强大市场力量将给美元施加贬值压力。第一力量来自一些主权财富基金和其他拥有大量美元资产余额的国际机构抛售。这些投资者相信,要降低风险,就应该分散自己的投资组合。近十年,因为大额贸易顺差,许多新兴国家积累了数以万亿美元。虽然这些投资者最初把这些资金视为传统外汇储备,认为应该投资于流动性很高的美国国债。现在投资者又认识到,这些大额资金应当被当作投资资产来对待,所以应该分散化,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还要如富国那样向黄金、白银、贵金属、石油、气、稀有金属等做战略储备。这才是“储备货币”的根源意义。8月份黄金价已从每盎司1500美元左右飙升至超过1900美元, 而且价格还必须飙升。全球资本都在寻找避险的新去处。近来美欧及全球股市上资本在全面逃逸,几乎哀鸿遍地,已经胜过金融海啸爆发的霎那……

股市暴跌

aktien-a
美国两党经过辛苦角逐,刚刚于8月2日国会通过将国家最高负债额提高到14,3万亿美元,避免了美国国家破产。8月5日著名评级机构S&P宣布,将美国国债信用评级从AAA下调到AA+。这是自1917年评级机构诞生以来美国国债信用等级首次被调降——现在全世界还剩下18个国家达到AAA。其它国家情况如:德国AAA,瑞士AAA,法国AAA,加拿大AAA,西班牙AA+,日本AA-,中国AA-,意大利A+,希腊CC。对美下调的理由是:美国债台高筑,这次国会通过将在十年内降低债务2.5万亿美元远远不够,必须降低4万亿美元。同时,在这次为提高债额的两党争议中迟迟得不到意见一致,也给投资者增加了顾虑。尽管另两家评级机构依旧将美国评为最高级,但也对美国政府提出了警告。

评级降低对美国政府的直接冲击,是美国政府的国家贷款利息将提高,即国家要因此而增加每年约1千亿美元,这对已经负债累累的美国更是雪上加霜。而间接冲击、也是更大的冲击,是全世界金融市场对美国失去信心,从而抽回投资。尤其经历2008年的金融危机,世界各国银行都趋于保守,不愿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再去冒险,这就马上会引起国际金融市场的一场大乱。S&P做得非常小心,是在上周五下晚宣布美国降级的消息,以留给世界各国政府和股民有一个周末思考的时间。果然,美国政府马上出来“辟谣”,声称S&P计算有误,少算了2万亿美元;七个工业国财政部长立即召开电话会议,商讨对策。

美国靠举债生活 对世界意味着什么

finanzkrise美国东部时间8月1日晚间(北京时间8月2日早晨),美国众议院以269票对161票表决通过两党领袖在昨天达成的债务上限初步协议,该协议将上调政府债务上限2.1万亿美元,以使资金匮乏的华盛顿能够继续借钱支付账单,避免了美国政府关门歇业。从5月16日,美国债务达到14.29万亿美元的法定上限至今,经过马拉松似的谈判,吵嚷了近80日的美国债务危机似乎马上消散于无形。

纽约时报广场附近有一个“国债钟”,实时显示美国国债的数额。最近一段时间,这个国债钟的数字已然突破美国国会最近一次限定下的国债上限数额:14.294万亿美元。引起美国朝野的一片恐慌。美国国债上限是具有美国特色的一种债务限额发行制度,源于1917年,由美国国会立法通过。其根本目的在于对政府的融资额度做出限制,防止政府随意发行国债以应对增加开支的需要,避免出现债务膨胀后“资不低债”恶果。

美国以“债务”作为宏观经济运行的基础,美国政府融资是向美联储通过发债来实现的。在金融危机发生前很长一段时间,由于美国经济运行良好,尽管长期处于财政赤字状态,但财政状况尚可乐观。小布什入主白宫后,因两场代价高昂的战争及经济衰退,加之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令美国税收急转直下,赤字大大增加。

奥巴马上任后,推出7000亿美元救市计划,大举发放国债,拉高了财政赤字,推出量化宽松政策,冀望刺激经济复苏,以经济增长来增加财政收入维持预算平衡,但效果并不明显。

希腊金融未知数

griechenlandkrise希腊的债务危机越来越不可收拾。三千三百亿欧元的债务压得希腊喘不过气来。2011年其国债预计将高达国内生产总值BIP的150%,财政赤字今年预计高达国内生产总值的8%。 与此同时,大部分债务明年将到期,但是从金融市场上筹措新的资本用来还债几乎是不可能。金融市场上希腊的十年国家债券利息高达15%,让人无法承受。

事实上,希腊已经破产,一年多来它已经失去偿还债务的能力。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WF)和欧州中央银行2010年5月向希腊提供的第一笔高达数百亿欧元的援助贷款并没有能让希腊站起来,重新获得从资本市场上筹措资本的能力。恰恰相反,希腊2010年的经济衰退4,5%, 2011年虽然预计有所减轻,但仍然会高达百分之三。许多缩减债务负担的措施,如减少政府支出,消减公务员的工资和福利,增加税收等等,都在国内遇到极大的阻力。而欧共体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希腊一年来所取得的进展并不满意。双方最近派专家们到雅典去核查希腊对第一笔贷款附加条件的执行情况。从核查情况来看,希腊基本上满足了所规定的要求,从而理论上可以继续得到贷款。但是否以及如何向希腊提供第二笔贷款仍然是个十分棘手的问题。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