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3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特朗普的美国经济大行动

特朗普修正经济目标,将经济增速放在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他注重强调提升经济增速,2016年9月15日他在纽约经济俱乐部发表经济计划,将目标重点倾向经济增速,“我的计划也许是美国史上最亲增长的”,认为通过实施改革,美国经济在未来10年的年均增速至少可维持在3.5%或达4%,未来10年可以为美国创造2500个新工作岗位。回顾过去美国经济增长情况,2010年美国经济复苏以来,经济增速平均2.17%,其中2015年增速2.4%,3.5%以上增速出现在1990年代克林顿任职总统期间,因此特朗普想实现目标,的确需要进行一番努力。

特朗普在底特律演讲中公开经济领域政策方向,核心逻辑在于通过减税、贸易保护等方式引导产业回迁本土,增加就业岗位。


人民币的机遇与挑战

国际金融形势

距2017年只剩两个月了,眼前金融状况:

一、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这是人民币国际化发展的百年里程碑,有利于人民币全球化发展,跨境资本流动将面临新情况,但也会带来新的风险与挑战,需要中国货币当局制定更为周全的应对之策。但走完这一步,可能要人民币用20-50年的路程,占到全球货币市场份额的5%。要与美元、欧元抗衡、平衡发展,人民币最起码要占到全球份额的10%以上才有力量。

二、美元占全球市场份额超过61%,加息与美国大选是全球市场的重大变量。

三、占全球货币市场33%的欧元继续放水,每月800亿欧元到2017年3月。9月8日欧洲中央银行ECB在利率宣布,维持银行隔夜存款利率、主要再融资利率和保证金贷款利率在-0.40%、0%和0.25%不变,符合市场预期;但在资产购买计划APP方面,德拉吉领导的ECB却出人意料地维持每月8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规模至明年3月。

Brexit:欧洲历史性的一刻

离婚总是一件痛苦的事,尤其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英国脱欧Brexit无异于与欧盟离婚。这也就是为什么英国脱欧公投结果一旦公布,欧盟国家不仅感到震惊,更多地感到愤慨,大有被骗和受辱的感觉。脱欧公投结果首先表明了英国公民的意愿,只有当英国政府正式向欧盟作出脱欧声明,才能开始离婚的过程。英国首相Cameron卡梅伦发表声明,将于秋天退位,但把正式提出脱欧申请以及脱欧谈判一事留给下任首相。

然而,出于愤怒和被辱的感觉,一些国家恨不得马上一脚把英国踢出去,首当其冲欧盟委员会主席Juncker和欧洲议会议长M.Schulz。二位领头人当天发表声明,要求英国政府提出脱欧申请,越早越好。一些政治家想象着与英国进行脱欧谈判时的强者地位,用“出去就是出去”(out is out) 来强调其在谈判中决不让步的强硬态度。

横跨大西洋:欧加双边经贸条约

欧美各国,不仅要建立军事北约,也要建立经济北约,在经济贸易上逐步形成一个联合体。尽管不像欧盟各国之间那样紧密,但还是有许多更紧密合作的空间,例如取消双边关税——世贸协议WTO只是规范关税,不是取消关税——互相承认对方的法律法规,即建立自由贸易区。

理想非常远大,但具体实施却举步艰维。欧盟最早想与美国老大哥建立自由贸易共同体,甚至希望赶在比较开放的民主党当政、即奥巴马任内实现,也可计入奥巴马的最大政绩。但双边迄今已经谈判了十几轮,今年九月媒体问到德国经济部长S.Gabrier,他一脸苦笑:一共67点,没有一点谈得拢的,TTIP没戏唱。急得德国总理默克尔马上出面辟谣:要继续努力加紧谈,TTIP一定能够实现——真比实现共产主义还难,尽管理论上这对双方的经济发展都有利。欧美谈判的阻力在欧盟,尤其食品卫生与环保上要求太高,美国驻德大使气愤得在媒体失态地说:难道美国人吃了好好的食品,到了欧洲人吃了就会拉肚子? !

中国经济面临危机

Bertelsmann-Stiftung / Fraunhofer Institut报告

获利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借助于经济全球化浪潮,30年来中国经济面貌发生了根本性变化。在上世纪90年代,许多西方工业国家看好中国市场和廉价的劳动力市场,纷纷前往中国投资,为中国经济发展添加了养料。但中国没有配合经济改革而实施政治改革,所以无法建立法制,随着经济发展,其弊端越来越明显。官员腐败,社会矛盾尖锐,2015年夏股市崩盘,2016年来经济气氛转冷,尤其是经济基础的制造业萎靡,许多外资企业撤资转向印度及东南亚其它国家……中国经济面临着严峻考验,引发了西方国家对中国经济的担忧,它们不希望自己国家的在华投资也蒙受巨大的经济损失。现在德国在华投资的企业有5000家,中国在德投资约1000家。德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占德国国民经济总量的2%。近日,德国Bertelsmann基金会联合从事应用技术的Fraunhofer研究所,共同推出他们对中国经济前途的研究报告“China 2030”(共36页),警示德国在华企业和想赴华投资的德国企业要非常小心,中国经济形势与政治形势堪忧,可能会面临危机。

报告揭示了中国目前显现的三重危机: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