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2017
Last update三, 11 十 2017 7pm

 

比特币:魅力和风险

比特币名字叫币,但世界上没有任何国家把它认可为货币。有的国家把它看成为商品或者商品券,有的把它定义为计算单位,更多国家对它暂时置之不理,有些国家则禁止它的交易。德国联邦银行一直没有停止向人们警告购买比特币的风险。但无论作为商品还是货币,比特币的交易价格近年来不断飙升,6月3日星期六价格高达2260欧元,过去12个月内增长了350%,与今年初相比也已经增加了140%多。如果再往过去比的话,比特币的涨幅简直让人胆战心惊。

世界最昂贵的比萨饼

2008年,一个匿名为Satoshi Nakamoto的人在网上发表“宣言”,宣布比特币的诞生。2009年开始正式交易,最初几年的交易都是半死不活,价格在低位上狂涨暴跌。参加交易的人多是觉得好玩或出于好奇。交易开始时,一个比特币只值几个美分。最传奇的例子是两个比萨饼的交易:

2010年5月22日,美国一位计算机程序员工作时感到饥饿,找不到吃的。出于好奇,他在网上发出一条消息:如果有人给他送来两个大比萨饼,他愿意用10000枚比特币来交换。网络世界无奇不有,位于英国的一位网友竟真为他在网上订了两只大比萨饼,价格18美元,让人送上门来。一万枚比特币当时交易价格约为30美元。谁也没想到,这两张比萨饼后来竟成了世界上最贵的比萨饼:按照目前的价格,10000枚比特币的价格相当于2500万美元!如果有人当时投资坚持到今日,不知比特币造就了多少亿万富翁!

诱人的利润率令比特币又一次大功率地吸引人们的注意力,也同时把一个老问题再次摆到人们的面前,即是否应该投资比特币。

比特币是一个存在于虚拟网络世界的数字币。但除了名称之外,它和现实中的货币几乎没有任何共同性:没有任何政府和中央银行负责印刷发行,没有业务银行负责它的流通和储蓄,也没有储蓄利息。它没有自身价值,也没有人提供任何价值担保。唯一的价值就是市场交易价格。万一有一天全世界各国政府无论出于什么原因,如控制洗钱,限制恐怖组织财政等,对比特币的交易做出禁止,它将分文不值。

这暂时是理论,现实是它的交易价格高达2260欧元,几乎是一盎司黄金价格的两倍。购买比特币的人出于不同的动机。有的把它看成网上游戏,有人深信它有一天会成为世界统一货币,越来越多的人只是把它看成投资产品。当然,还有些人想通过比特币交易的匿名性来转移资金。

比特币的设计,包括它的生成,数量增长和最终数量限制,交易过程等十分具有匠心。不过,或者是设计失误,或者是设计者有意,保持比特币交易价格稳定性并非设计者的初衷。恰恰相反,设计者让市场供给与需求来确定其交易价格。比特币的总设计数量为2100万枚,按照目前的欧元交易价格,相当于475亿欧元。总数并非一下子投入流通,而是逐步在交易过程中产生投入。目前市场流通的比特币量大约为1360万枚。每四年所产生的比特币数量减少一半,通过这种方式总有一天所产生的数量趋于为零。这一天的到来预计在2140年,那时,所有2100万枚比特币都投入流通。按照设计,每10分钟在网上的某一个角落会“诞生”一次比特币,目前的数量为12,5枚。这个数量会随着网上计算机平均速度的发展而逐步降低。

无论对比特币的产生还是其交易安全可靠性,所谓的“采矿”过程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比特币“挖矿”(Schürfen)

比特币在网上的转移本身是一件容易的事。参加比特币交易的人只要在自己的计算机上装一个软件,所谓的钱夹,就可以参加交易。根据需要,用户可以利用这个钱夹软件产生一个或多个匿名数码地址,从而交易就不需要使用真实地址。无论网上网下,交易总需要交易记录。由于没有银行参与,比特币交易记录的进行有一套特殊的程序,十分严格和繁冗。

交易信息记录与银行帐号结单(Kontoauszug)不完全一样。首先,交易信息记录不是一份只包括买方和买方交易的一对一交易记录,而是一份包含网上所有用户的所有比特币交易的综合记录。其次,这本交易记录没有分册,只有一本记录着从第一笔到最后一笔的所有交易。这本交易记录如用DIN A4 纸张来写的话,有2096万页。当然,这个记录不是一本书,而是一份80GB的文件。每一个新的用户首先需要把最新的交易记录下载到自己的计算机上。

为了达成一笔比特币交易,光是买方和卖方的参与还不够,还需要一个第三方的参与。这个第三方可以是网络中的任何一位。第三方的任务是对交易进行确认和记录。大约每10分钟,网络生成一个所谓的交易块(Block),把这期间所进行的交易记录归纳到一起。第三者的任务是把这个新的交易块存入到目前交易记录的尾部。由于交易记录由一个个交易块组成,所以叫作块链 (Blockchain)。每一次更新之后的块链都传给所有网上用户。每一次新的交易块被加到块链上以后,网络就会产生一定数量的比特币来奖励第三方的工作。目前的奖励为12,5枚比特币。此外,交易双方还提供一定数量的交易费。

每个交易块在存入块链之前,先要进行数码化,所得到的数码叫做哈希(Hash)。Hash有两个特点,一个是下一个交易块的Hash之中总是包含着上一个Hash的部分信息。这一特征使人为改变块链成为不可能,因为要改变一个Hash的信息,就必须改变上一个Hash的信息,如此类推,直到最初一个,否则很容易被查出破绽。另一个特点是,它很容易生成。这个通常情况下的优点,此时却是一个不理想之处:设计者不希望交易块的生成和数码化太容易。为了增加难度,网络程序设计要求所产生的Hash必须满足一定的格式,如数码的开头必须有几个零等等。由于数码化的结果不能预见,人们只能或多或少地凭运气来试,希望得到一个满足格式的结果。由于交易是透明的,交易块每人都可以使用。谁找到交易块,并首先得到满足格式的数码,成功地完成交易记录,即把交易块加到块链上,就会得到奖励比特币。这一尝试的过程是一个十分耗时、耗能源的计算机工作,而结果却是未知数。出于这个原因,把这个过程称为“挖矿”,或者网上淘金实在是太恰当不过。按照程序设计,“挖矿”者每次所能得到的奖励比特币数量会逐步减少。对于没有大功率和高速度计算机的用户,考虑到时间和电费,“挖矿”已经越来越得不偿失。

比特币的魅力与风险

尽管如此,比特币不乏魅力。投资从来充满风险,不同的是,每人要走多大的风险。比特币有一批忠实的追随者,不论网迷也好,还是出于对自由货币的追求,这些人不太在乎比特币的交易价格。比特币也好比一个成人计算机游戏,那种置身其中的惊险:与现实的交叉,交易价格的跌落起伏,政府的认可与禁止等等。所有这些目前没有任何一个流行的计算机游戏所能媲美。这种贯穿现实与虚拟的游戏对很多人充满刺激。

此外,比特币有一天成为一个被广泛认可的货币也不是毫无希望。今年四月,日本政府宣布比特币为正式支付手段。越多越多的企业,如戴尔(Dell)计算机公司,微软(Microsoft)公司,时代 (Time)出版社,波兰行空公司等都接受比特币。此外,基于比特币的指数投资基金很可能在纽约证券市场被批准上市。所有这些消息,不仅为比特币交易价格今年强势上涨助一臂之力,也对比特币的未来发展起着推波助澜作用。

尽管如此,投资比特币充满风险。比特币的生成过程显得安全。但投资者所关心的安全性不仅包括生成过程。有足够的例子表明,在比特币的交易过程中存在着现实风险。其一是围绕着比特币交易公司、也就是交易平台的风险。2014年,世界上最大比特币交易公司Mt.Gox 在连续停止比特币交易两周之后,宣布破产。不仅破产消息本身,更重要的是破产原因令比特币的投机者不安:据说在Mt.Gox公司交易系统管理的85万个比特币消失或者被黑客偷走,按照当时的交易价格相当于3,4亿欧元。在失踪的比特币总数中,75万个比特币是Mt.Gox交易平台替客户代管的。这些客户的经济损失自是巨大,而比特币交易所可以被盗的事实更震撼人们对比特币所赋予的无限安全信任。许多黑客责难Mt.Gox,有人甚至认为交易所的破产是公司做的手脚。一些黑客认为,Mt.Gox 总经理Mark Karpeles是个骗子,并从交易系统中盗取了有关文件数据在网上给予公布。

几周之后,另一家比特币交易公司,加拿大的Flexcoin宣布关门,原因同样是因为交易系统的软件错误,从而使所存储的896个比特币被盗,价值高达60万美元。2016年位于香港的比特币交易所Bitfinex 据说被盗,拥有价值5800万欧元的12万比特币不翼而飞。被黑客侵袭和盗窃的风险,同样存在每个客户自己的私人计算机里。

虽然2008年至今还没有人发现任何程序漏洞,但并不等于永远不会出现。人们也完全可以叫真质疑:为什么要相信,仅仅因为制造程序复杂,比特币的制造就安全。如果黑客可以突破苏联中央银行的计算机系统屏障,可以干涉美国国防部的计算机系统,如果微软和索尼的公司计算机系统都可以被外来的侵犯而致于瘫痪,人们如何应该相信,比特币的制造程序天衣无缝?

政治风险同样不可忽略。如果围绕比特币出现的风波太多,无论是欺骗、盗窃、洗钱等等,世界各国政府同时禁止比特比交易的可能性无法排除。即使不禁止,如果政府通过制定税务和运作方面的规定对其进行限制,毫无疑问,会直接令交易价格受到挫折。

比特币诞生的初衷是要向人们提供一个不受政府和中央银行操纵的透明的货币。但不受限制就不可能透明。这里指的不是交易过程本身的透明。假如把比特币看成一个股票,人们不知道股东结构,不知道谁是最大的股东,从而也无从避免内幕交易。理论上,在比特币的匿名创始人Nakamoto背后,完全可能有一个私人企业在操纵。而它只等盈利足够,大举抛出!


感受巴沪直航 目击国航心暖

2017年5月5日的巴塞罗那是中国民航史上值得纪念的一天。这一天,中国国际航空公司完成了西班牙巴塞罗那直飞上海的伟业,填补了上海--巴塞、巴塞--上海无直飞的空白。

是日巴塞直飞上海的航班上热闹非凡,机舱内一长排中国和西班牙国旗横贴在行李架下端,一进机舱就有盛大节日的喜庆感觉。空姐们身穿特殊红黄相隔的连衣裙,对每一位乘客笑脸相迎。飞机原定12:30起飞,由于航线出现状况,国航840航班迟迟没收到起飞命令。机长说明原委,所有乘客十分配合,没有牢骚,没有骚动。13:30分飞机终于得到允许起飞的命令,机长一踩油门,空客330就像离弦之箭直冲云端。

飞机经过约20分钟的爬高进入平行飞行后,航班内顿时热闹起来。首先,由空姐组成的朗诵团为乘客朗诵了多首赞美上海和巴塞美景的诗歌。空姐虽不是专业朗诵演员,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特殊的环境,特殊的地点,特殊的朗诵者,空姐所朗读的诗篇听之顿然感受诗情画意非同一般之体验,诵读完毕迎来一片隆隆掌声。记者平生聆听过各种朗诵,有大师级人物的磁性声音,有万人广场的浩瀚场面,但在空中、在云端聆听由空姐发出的绵绵细声,平生首次,而且应该是还是终次。无疑应该感谢国航的款待。

西班牙人都喜欢上海

笔者在巴塞罗那的西班牙友人中许多人都去过上海,大多是旅游观光,也有的是学习,有的是短期学术交流或参加国际会议。凡是去过上海的人回到巴塞罗,那只要一谈起中国之旅、上海之行,个个眉飞色舞,情绪亢奋,最后总结一句话就是:我非常喜欢上海。

为什么西班牙人对上海这个大都市独有钟情?为什么他们会对上海留下如此难以忘怀的记忆?笔者对几名西班牙友人进行了严格“审讯”后,终于探究出他们喜欢上海的原委。

郝赛·冈萨雷斯是一位一年来去上海好几次的商人。他在一家西班牙大企业主管销售业务,因此每年都要来上海参加大型博览会。郝赛说,每次到上海都产生一个新的感受和新的情感递进。第一次到上海由于语言不通地形不熟,仅仅是走马观花看看上海风景。尽管是走马观花,也让他对上海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尤其是外滩地区一长排欧式建筑,让他感到东方欧洲的魅力和韵味。这种沪中有欧、欧中有沪的元素混合物,正体现了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特征。

中国:外资撤离 内需不济

当三星、英特尔、LG、诺基亚纷纷关闭在中国大陆工厂时,爱国者们弹冠相庆,仿佛这些企业都是竞争中被打败的LOSER。除了这些外企留下的失业员工,好像大家都觉得无所谓,身边亲友不是买车就是买房,一副欣欣向荣景象。你跟他们说外资都撤了,经济下行,要赶紧准备,他们都会觉得你危言耸听。但赤裸裸的数据揭示了残酷的真相: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6年外资在中国固定资产的投资额仅为1211.97亿,对比2011年的3269.81亿,短短五年间下跌了62.94%。

管理就是把要素变为价值的创造

说峨山禅师是白隐禅师的高足,年迈时候,有一次在庭院里整理自己的被单,信徒看到后觉得很奇怪,问:“您有那么多的弟子,这些杂事为什么要您亲自整理呢?”

峨山禅师道:“老年人不做杂务,那要做什么呢?”

信徒说道:“老年人可以修行呀!”

峨山禅师非常不满意,反问道:“您以为处理杂务就不是修行吗?那佛陀为弟子穿针,为弟子煎药,又算什么呢?”

信徒因而了解到了生活中的禅。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