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经济文化

第66届法兰克福书展

第66届世界最大的法兰克福书展(Frankfurter Buchmesse),从十月八日开幕,到十月十二日结束。为期四天,来自100多个国家的7000家展商展出了最新的印刷和电子版本图书。本届书展的贵宾国芬兰不仅带来了其最精彩的图书和作者,也带来了其著名的传统桑拿浴。一辆改装过的移动桑拿浴车在展区内献身说法,展示着芬兰桑拿浴。届时,人们不仅能体会典型的芬兰式桑拿浴,还可以做桑拿浴的同时听芬兰作家们本人边浴边读自己的作品。在一个充满冬天景象的公园内,人们可以在一个图书馆内借书读书,可以头上接上线缆、头部脉冲,可以直接转换成诗歌。中国几家大的出版公司如中国出版集团公司、中国出版和南方出版传媒也都参加了本届书展。美籍华人著名作家严歌苓在展览会上接受了现场参访 (下图)。

虽然法兰克福书展从1949年两德分离后才有今天的形式,但其发源可以追溯到将近500年前。自从古腾堡(Johannes Gutenberg)发明了活字印刷,印刷品的成本大大降低,让普通老百姓也可以享受,印数品就开始传播流行。法兰克福从那时起,就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图书文化交易和中转地。在文化启蒙时期,很大原因也是由于当时位于柏林国王硬把远在“他乡”的法兰克福作为图书文化交易场所的重要地位,移到身边的莱比锡,所以相当长一段时间,莱比锡书展超过了法兰克福书展。二战结束后法兰克福重新取得了最重要书展地位。不过法兰克福书展的领先地位不时受到挑战。书展组织者几年前还想把书展移出法兰克福去慕尼黑,因为那里提出了更优惠的展览条件。

位于法兰克福的出版社数量过去几年也有所减少。2009年德国著名出版社Suhrkamp从法兰克福迁到柏林,无疑对法兰克福是一个遗憾。目前位于法兰克福的出版社不到100家,而在柏林的出版社有178家,连慕尼黑也有134家。所以,要保住法兰克福书展的地位,不仅是展览公司的任务,也是法兰克福城市的任务。法兰克福必须在与其它德国城市的竞争中,作为一个文化城市站稳脚跟,才能长远地保住书展。新开张的罗曼蒂克展览馆(Romantik Museum) 无疑为法兰克福的文化生活添彩。今天,莱比锡书展每年春季举行,顾客约为十七万人,法兰克福书展则在秋天迎接客人,总数为三十万人。

法兰克福书展期间有几个发奖仪式,包括图书奖(Buchpreis),尤其是在保罗教堂 (Paulskirche)颁发的和平奖(Friedenpreis)更是法兰克福书展的高潮,书展也将在此高潮中结束。

许多名人作家都在书展期间亲自展示自己的新作。前总理科尔(Helmut Kohl)在此次书展也亲自展示了他的新作。德国图书奖表彰每年最佳的德语小说,奖金两万五千欧元。得主的评定总是经过两个入围名单的过程。第一个入围候选人名单包括20人,即所谓的长名单(Long list),这个名单然后再缩小到6个人,所谓的短名单(Short list)。 获奖者最后从这个名单中诞生。今年的图书奖得主是路茨赛勒尔(Lutz Seiler,下图)。

路茨赛勒尔的作品《Kruso》描写了原东德崩溃前的故事。今年和平奖得主是美国的网上先驱和出版家Jaron Lanier。今年诺贝尔文学奖也在书展期间公布:法国69岁作家Patrik Modiano获得今年的这项文学殊荣。Modiano 出版了30多本书,大都是对二战纳粹占领期艰苦童年的回忆。

德国是一个读书之国。大大小小的书店共有6000多家,工作员工总数三万多人。然而,不仅仅书店的数量不断降低,整个行业的销售额也不断降低。2013年销售额约为96亿欧元,比2012年增加了微不足道的0,2%。不过,今年前八个月的销售业绩已经出现了明显下滑,与去年同期相比降低了3%。德国书店最密集的城市是海德堡。在这个15万人的城市里,共有24家书店,平均每6264人一家书店。德国最古老的大学城拥有最高的书店密度倒也顺理成章。接下的是达姆斯塔特 (Darmstadt)和哥廷根(Göttingen),同样两个大学城。按照书店的绝对数量来看,首都柏林位居第一,拥有书店226家。不过,人们越来越趋于网上购书。在德国,每6本书中就有一本为网上所购。按照德国人的购书和看书内容来看,34%为娱乐文学(Belletristik),16%为儿童和青少年书籍。位居第三的是所谓“指南书”(Ratgeber),占15%。烹调书也深受人们喜爱。

德国图书市场在美国之后位居世界第二。出书数量每年近十万本,其中一万本为翻译图书。德国的图书像汽车一样大量出口,重要的出口国是中国、西班牙和意大利。

整个图书行业一直在面临着新媒体和电子图书的挑战。自从亚马逊(Amazon)公司的诞生,尤其是它的电子图书阅读器 Kindle 的上市,给整个行业带来了极大的压力。2013年德国电子图书销售量达到两千一百多万本,已经占出版社销售额的9,4%,而且增长趋势十分快 (下图)。

亚马逊也正在十分强势地推进这一趋势。在书展期间,亚马逊公司正式在德国推出了名为 “Kindle Unlimited”的电子图书网上订阅服务。客户只要每月支付9,99欧元,就可以任意阅读浏览亚马逊的45万本电子图书,其中包括四万本德语图书。尽管德国和欧洲的许多出版社还在抵抗亚马逊,但整个出版图书行业正面临着巨大的变革,它们必须作出相应的对策。这个防线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电子版图书不仅携带和储存方便,随时可读,还有另一个不可小看的优势,就是电子图书可以图文并茂:在读到关键章节时,只要点击一下,就会出现三维动画,打造声势,制造气氛。

不仅图书的发行方式发生变化,整个出版行业也在动荡和变革。出版社单方定作家定作品的时代已经早已过去。许多网上平台如Wattpad和Skoope等等,为所有愿意写作的人,包括著名作家、无名作家、大作家小作家、家庭主妇和公司职员等等,提供了机会,表达自己,写出自己的故事。不是出版社,而是读者决定作品的内容和主题。新的媒体甚至允许作家和读者互动写作。一些多年被出版社拒绝的作者,通过这种方式,终于获得成功,被读者认可。

德国一共有3000家左右出版社,2013年出书93600本,为2004年以来最高数量,其中81919 为新书。德国的出版社大多是中小企业,最大的年销售额也不到5亿多欧元。2013年按销售额排行的20家最大出版社(上图)可以看到这一点。在版底图中,可以看到出版社的世界排行榜。

如果一个出版社旗下碰巧有个作家得了著名文学奖,如诺贝尔奖,那么它的排行常常会一下提前几位。出版社的营业额对著名作家的依赖性越来越高。争取和发现潜在的作家,是一个出版社成功的前提。所以在本届书展上,不断在一些出版社的展位上看到寻求作家和手稿的告示。

亚马逊公司虽然拥有几十万本电子图书,但诺贝尔文学奖和其它获奖作家的作品还是凤毛麟角。要想取得网上电子图书订阅取得成功,亚马逊必须拥有获奖作家的作品。一方面,亚马逊用尽办法说服传统出版社,取得版权协议;另一方面,亚马逊也大量吸引和挖掘潜在的作家。对发表电子图书的作家来说,亚马逊公司给予提成达70%。而通过传统出版社发表作品,作家们只能得到约10%的提成。

走在书展区内,像走在书的海洋。各种不同的文字,不同民族服装的游客,和不时碰到接受采访的著名作家们。知识和文化近在咫尺,那种气息,那种氛围,让人忘掉其实这个展会的直接目的,不是传播文化,而是拿文化和知识在作市场交易,以交易额来判断作品好坏。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