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32021
Last update日, 19 七 2020 8pm

 

经济文化

二十一世纪《资本论》

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彼克梯(Thomas Piketty)的经济论著《二十一世纪资本论》(Das Kapital im 21. Jahrhundert),在世界经济学界引起了轰动。在已经出版的国家很快就成为最畅销书之一,即使还在等待翻译出版的国家,也早已成为学术界的热门话题。经历最初、尤其是来自美国的高度赞扬之后,这部著作又遭到了激烈的批评。经济学界的泰斗们对这本书褒贬不一,各方意见据理力争。虽不见其人,已感觉到面红耳赤。

尽管专家们都试图从学术的角度来评价这本书,但还是不难看出,这本书的内容,从书名到结论,都充满了政治敏感性,从而不可避免地影响人们对它的评价。看到书名,人们很自然地想到马克思的资本论。确实,这本书名不是偶然的巧合,而是深思后的选择。不仅仅书名,著作内容也同马克思的资本论不无相关之处。这本书的内容同样是关于资本和劳动这两个重要的生产因素。

美国经济诺贝尔奖得主克鲁格曼(Krugman)高度赞扬这本书,深信这本书将成为经济领域的年度之书(Buch des Jahres),甚至可能是十年度之书(Buch des Jahrzehnts)。获得诺贝尔奖的美国经济学家斯蒂格利茨(Stiglitz)同样深有感触地自责说:“为什么直到一位来自法国的青年人,才为我们打开了眼界?”世界银行经济专家米拉诺维奇(Milanovic)认为,这本书将成为学术研究转折点。这么多的激动和盛誉,这本书到底谈的什么?

应该说,这本书的课题牵动了时代的神经。简而言之,劳动和资本、贫富和贫富差距,就是这本书的课题。利用现代经济学研究方法,即实验分析研究法,彼克梯和他的研究团队分析了美国、德国、法国和瑞典从十九世纪到现在的大量历史数据,在新古典经济理论的基础上得出结论,没有政府的干预,市场经济体系内贫富差距将不可避免地不断增加,财富不断集中,从而影响社会稳定。

不是因为这一结论正赶上了目前人们关于贫富悬殊的讨论,为现实想象和许多人的感觉提供了理论根据。更是因为这一结论对整个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深信不疑的市场经济体系提出了质疑。市场经济为人们提供机会均等,自由竞争和共同富裕的许诺一下子显得苍白无力。彼克梯的研究方法并不深奥。按照新古典经济理论,资本和劳动是生产的重要因素。有钱人投入资本,如办工厂,购买房地产或在资本市场投资;没钱人投入自己的劳动力。资本的回报是公司利润、房地产增值或金融市场投资盈利。劳动力的回报是工资,从长远角度来看可以认为,工资的增长与经济增长同步。

彼克梯的历史数据研究结果表明,资本的回报率总是高于劳动的回报率。此外,掌握在少数人手中的资本被用来再投资,从而资本不断集中;而普通劳动者的工资收入都用于再消费,所以这些人的财物增长总是靠工资的增长。结果是,财富越来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贫富剪刀差越来越大。因为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自然趋势,彼克梯认为政府必须进行干预,以避免社会不稳定。他建议引入世界统一的财产税,以杜绝逃税现象。根据财产高低,税率可以考虑高到百分之十。此外他主张,对工资百万富翁征收高达80%的收入所得税。

批评意见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方面是批评彼克梯的研究方法,另一方面批评他的结论。

尽管没人否认资本的回报率通常高于劳动的回报率,但批评意见认为,这一现象并不一定导致资本的集中。因为资本的分配受到许多因素的影响,如遗产法、税收政策等等。有人指出,政治力量对财产的分配同样有十分大的影响力,如工会等等。此外,一些人也对彼克梯资本收入主要再投资、工资收入主要用来消费的假设提出批评,因为许多工资收入者也拥有资本,进行投资。一些人还批评彼克梯的研究有数据错误,甚至还指责他部分改动数据,以便圆其说。

批评意见一方不乏重量级的经济学家,如曾担任里根政府经济顾问的哈弗大学著名经济学教授菲尔德斯坦(Feldstein),德国著名Ifo经济研究所主席、慕尼黑大学教授辛恩(Sinn)和德国经济圣贤博芬格(Bofinger)等等。尽管如此,当有人公开声称彼克梯书的学术水平仅相当于学生水平时,还是让人难免心中犯嘀咕,这场讨论是否超过了学术讨论的界限,而拥有感情和意识形态色彩。毕竟,彼克梯对被人们几乎视为自然规律的市场经济提出了挑战。彼克梯这期间已经将所使用的数据都公布在网上,相信许多台计算机正在日以继夜地进行验证计算……。

无论赞成和反对彼克梯结论的人,都不否认世界财富分配十分悬殊。例如,最近世界经济合作与开发组织OECD的报告就对德国做出提示说,尽管近年来良好的经济增长形势,许多人都没能得益,仍然处于生活十分贫穷的状况。从上图中也可以看出,世界总财富的41%掌握在只占人口总数0,7%的少数人手中,而将近世界人口70%的人的财富总和,只相当于世界财富的3%。

从这意义上来说,不管财富集中和贫富差距加大趋势是否出于经济体系的内在原因,对许多百姓来说,都是一个理论问题,仅目前的状况已经让许多百姓难以理解和接受。有一点彼克梯肯定是对的,那就是,没有政府和工会的干预,财富不会自动从富人手中流到穷人手中。

2014年6月11日将在德国乌坡塔尔恩格斯博物馆前,由中国赠送的高达3,8米的恩格斯雕像将被隆重揭幕。雕像与彼克梯的理论当然无关。有趣的是,这位19世纪资本主义的批评者,今天会怎么评价这本“二十一世纪的资本论”?据说,这个巨大的雕像展示的恩格斯正处于沉思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