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2017
Last update日, 10 十二 2017 11pm

 

经济文化

堂堂正正做人 规规矩矩经商

某国一家银行贷款部走进一位犹太富豪。

“请问先生,有什么事情需要我们效劳吗?”贷款部营业员一边小心地问,一边打量来人的穿着:名贵的西服,高档的皮鞋,昂贵的手表,镶宝石的领带夹子……

“我想借点钱。”

“完全可以,您想借多少?”

“1 美元。”

“只借1 美元?”贷款部营业员惊愕得张大了嘴巴。

“我只需1 美元,可以吗?”

贷款部营业员琢磨,这人穿戴如此豪阔,为何只借1美元?是否试探我们的服务质量?于是装出高兴的样子:“当然,只要有担保,无论借多少,我们都可以照办。”

犹太富豪从皮包里取出一大堆股票和债券等:“这些做担保可以吗?”

营业员清点了一下:“先生,总共50万美元,做担保足够了。不过您真的只借1 美元?”

“我只需1 美元,有问题吗?”

“好吧,请办手续,年息6%,只要您到期还本付息,这些作保的股票和债券就还给您。”

犹太富豪办完手续往外走,一直在一边旁观的银行经理很纳闷,就追了上去:“先生,我是银行经理,我不明白,您有50万美元的担保,为何只借1美元,若要多借些我们也乐意效劳。”

“好吧,我不妨把实情告诉你。我来贵国办一件事,随身携带这些票券很不方便,问过几家金库,想租保险箱,但租金很高,所以我来银行以担保形式寄存这些票券,存一年只要付6美分的利息,比租保险箱便宜多了。”

银行经理幌然大悟,十分钦佩犹太富豪的做法实在太高明。

这是书籍《塔木德——犹太人经商与做人圣经》的一个小故事,我们也许可以悟出几点:犹太人精明,犹太人是堂堂正正地精明,要堂堂正正地精明必须具有一定的知识(如故事中租金和利息知识),要会运用所掌握的知识和堂堂正正地精明才是经商、做人之道,才会得到别人真正尊重、佩服。

无独有偶,笔者最近在舫上吃过两次饭,一次是海鲜,一次是河鲜。吃的内容不同,感受却是一致的——价廉物美。卖者宾客盈门、生意兴隆;买者慕名而去,尽兴而归,似乎很和谐完美的生活场景。但转了一圈并与老板简单交流之后,我却不觉得应该“价廉”,或者说不应该让表面上的“价廉”掩盖了社会付出的沉重代价。

餐饮的成本构成比较简单,包括房租、人工、水电煤气、原材料及税费等。如果是正式建筑物就会有正式的房租。如果是违建,则应有相应的管理费或公关费以维持存在。这两家舫位置偏僻,估摸房租应该偏低,这是价廉的成分之一。再说人工,这两家舫的厨师和小工的工作环境恶劣,据此猜想社保是没有的,更不用说公积金或者体检、培训等其他福利了。这是不合理的成分之一——克扣了员工应有的福利。水电煤气属于公用事业,公买公卖、童叟无欺。

原材料方面,由于近河近海且需求量大,应该会有平价的渠道。估计是直接收购渔民的渔获并有长期稳定的货源关系,因此成本会有所降低。但在油盐酱醋调料方面,可能由于节省成本的需要而使用来源不明的产品。税费方面,无论经营者是个体户还是无照经营,由于无规范的销售体系,十有八九税收仅仅核定一个基础数,这也是价廉的成分之一。另外,舫上垃圾、废弃物随意排放到河海中,肯定没有环保方面监管,这就让社会承担了污染的代价,也是价廉的成分之一。由于经营者要维持“价廉物美”,并且与周围其他经营者竞争,其利润应该属于合理利润。

通过上面的分析,我们享受了“价廉物美”,却让经营者的员工和社会(廉价食油、调料,税收流失和污染环境)承担了代价。据称,这种别样风情的饮食之风曾在广东多地风靡一时。而后多因污染河道而被当地政府勒令整顿搬迁,终至销声匿迹。

类似的经营模式中,最为著名的要数香港的“珍宝王国”,由珍宝海鲜舫及太白海鲜舫组成(昔日还包括海角皇宫),是香港南区的著名地标。珍宝海鲜舫长76米、阔22米、高28米,共有三层,排水量达3300吨,面积达45000平方呎,可容纳超过2300名宾客,因此有“世界上最大的海上食府”之称。太白海鲜舫相对规模较小,但也殿宇辉煌。

面对如此规模的业态,香港的同业又是如何处理上述问题的呢?一是香港法治健全,规模较大且由正规企业运营,就避免了员工和税收等违法问题。二是对于工作环境和污染问题投入巨额资金解决。其厨房设于一艘独立的趸船上,以架空式跳板桥连接海鲜舫各层。1996年珍宝海鲜舫耗资1800万港元建造污水处理船,停泊于厨房船旁边,为东南亚最大的污水处理船。

相对于国内的“物美价廉”,香港的“珍宝王国”则可称得上是一个“豪华”饮食之地。该地扩展成为集休闲、文化及购物于一体的娱乐中心,很多著名电影也都在此取景。久而久之,也使其成为一个著名的观光景点,每年能吸引不少游客呢。

同样的商业模式,运营结果却大不相同,社会效益更是差以千里。国内的“廉舫”会持续存在下去吗?不好说,随时都有可能因为人员、税收、环保、食品安全等问题关门。同理,想想我们企业是否有着同样的思维定式?或许有的。比如基于节省成本的需要,克扣员工薪酬、待遇和升职空间,造成人员持续流失,给企业造成无形伤害。再比如,对一些隐性的不当行为未给予重视,如为了获得一些销售渠道而违规支出一些终端费用,为了避免影响政府关系而接受一些不恰当的税收要求,为了迎合政府招商要求而设立不必要的法人公司等等。这些行为短期内可能会给企业带来一些好处,但长期来看,却腐蚀了企业守法、创新的精神,对企业极为不利。

随着行业技术、管理、法治的进步,长期游刃于旧模式下的企业必然被淘汰。只有坚持守法、诚信、创新、环保的企业,才能持续变革和生存,而这理应成为一个企业良性发展的核心操守。

堂堂正正做人、规规矩矩经商,吃饭吃的香、睡觉睡的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