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文化

西班牙人都喜欢上海

笔者在巴塞罗那的西班牙友人中许多人都去过上海,大多是旅游观光,也有的是学习,有的是短期学术交流或参加国际会议。凡是去过上海的人回到巴塞罗,那只要一谈起中国之旅、上海之行,个个眉飞色舞,情绪亢奋,最后总结一句话就是:我非常喜欢上海。

为什么西班牙人对上海这个大都市独有钟情?为什么他们会对上海留下如此难以忘怀的记忆?笔者对几名西班牙友人进行了严格“审讯”后,终于探究出他们喜欢上海的原委。

郝赛·冈萨雷斯是一位一年来去上海好几次的商人。他在一家西班牙大企业主管销售业务,因此每年都要来上海参加大型博览会。郝赛说,每次到上海都产生一个新的感受和新的情感递进。第一次到上海由于语言不通地形不熟,仅仅是走马观花看看上海风景。尽管是走马观花,也让他对上海留下了极其美好的印象。尤其是外滩地区一长排欧式建筑,让他感到东方欧洲的魅力和韵味。这种沪中有欧、欧中有沪的元素混合物,正体现了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的特征。

打那之后,郝赛开始苦学中文。不仅如此,还学上海方言,觉得能讲上海方言就是一种骄傲。以后每次到上海,他便用三脚猫的上海方言开始走街串巷,感受上海地域文化的乐趣。开始他对“新天地”发生了浓厚兴趣,无论新天地的环境还是新天地的食品,他都流连忘返、爱不释手。由于经常光顾这些地区,还交了不少上海朋友,有朋友建议他使用中文名片更适合在上海人圈子结识新朋友。郝赛回到巴塞罗那后,也不知道请了哪位高人把他西班牙语名字“JOSE”翻译成中文后成了“好色”。之后他去新天地、去田子坊等地喝酒聊天时,拿出印着“好色”的名片让上海朋友哑然失笑,朋友称他很有中西文化的幽默感。几年之后,郝赛碰到我常用上海话称自己是“阿拉是西板鸭银”。他的上海话我大多听不懂,但只有一句能让我完全听懂的就是“淘浆糊”三字。郝赛说,最让他感到有趣的是,上海方言中“呀呀”发音的意思是“爷爷”,而加泰罗尼亚语中“呀呀”发音的意思却是“奶奶”。

罗杰·加西亚是一位巴塞罗那的资深律师,他在十几年前就在上海开设律师咨询站,为西班牙企业和中国企业介绍两国的法律条文。罗杰对笔者说,十几年的那个“故事”至今历历在目。大约2000年他到上海旅游时,发现上海这个城市的活力和亲和度完全符合他外国创业的条件。接着他又一次专门对上海的情况进行仔细考察,最后决定在上海开设办公点。但他本人不能常驻上海,必须委派一名他公司的律师常驻上海。在巴塞罗那律师楼办公室里他举行一个全体员工的会议,说明了有意在上海开设办公室的决定。他先征求其他律师的意见,希望有自告奋勇者。但个个噤若寒蝉,无人自告。一个叫阿尔维托的人甚至问罗杰:在上海工作能不能每天洗澡?罗杰回答:即使不可以天天洗澡也要去。罗杰只能用抽签的方法决定第一个去上海工作的律师,为期半年,然后大家轮流换。抽签结果偏偏是那个阿尔维托抽中,他一脸的沮丧好像送他去监狱一样。

半年任期即将到达,罗杰通知他准备回西班牙。熟料这个阿尔维托死活不愿意回来,说他已经习惯了上海生活。不仅他不愿意回来,还准备让老婆孩子一起来上海读书和居住,他说真是不去不知道,一去全粘牢,仅仅半年光景上海就把他彻底征服了。

罗杰最后只好同意他的请求,让他长期在上海工作。2002年阿尔维托如愿以偿地将老婆孩子全带到上海团聚。十几年过去,这个阿尔维托从开始怀疑上海有没有洗澡,到今天一口流利的上海话不说,还活脱就是一张上海活地图,尤其对上海的小吃店分布情况了如指掌,哪家的小笼好吃,哪家的生煎可口,几点开门,几点打烊,他能倒背如流。凡是西班牙朋友来上海旅游,都要找他先上一课,以他的经验和口味习惯来指点他人去哪里用餐,哪里观光绝对不会扫兴而归。

罗杰说,阿尔维托太太在三年前又生下一个小宝宝,西班牙名字叫LEON,狮子之意。中国名字叫小龙,一是他崇尚李小龙的武功,二是有“小笼”的谐音,因为他太喜欢吃上海的小笼包,宝宝的名字即是狮子,又是李小龙,还是小笼包,一名多意全是最爱。

玛丽亚·朵拉雷斯是一位西班牙学者,她的中文程度很高,尤其是阅读能力很强,她对中国文化的钟情程度可以用刻骨铭心来形容。她在大学学习期间就利用暑假寒假去上海学中文,一次偶然的机会她看到一场京剧后,让她对中国戏曲发生了浓厚兴趣。以后每次到上海就泡图书馆,上海市级以及各区的图书馆都留下她的足迹。原来她为自己制定的目标是,博士论文内容就写“中国戏曲史”。一个西班牙女性居然对中国的戏曲史发生兴趣实属罕见,最让玛丽亚震撼和佩服的人物是梅兰芳,继而延伸出对戏曲史研究的兴趣。数年前见到玛丽亚时,得知她已经顺利通过博士论文答辩。她自豪地说,她是西班牙历史上第一个研究中国戏曲史的专家。接着她滔滔不绝地给我讲述她论文的内容,如梅兰芳的成长经历,戏曲成就,周信芳、余叔岩、孟小冬的艺术特色。最后她说她对上海的沪剧也发生了兴趣,还哼一小段沪剧去掉给我听。我一听,呵呵,原来是“紫竹调”啊。

据了解,自巴塞罗那和上海结成友好城市后,两地文化交流、经贸往来极其热络,巴塞罗那人都选择来上海经商和学习。他们说,巴塞罗那和上海的气候相似,上海方言发音和西班牙语发音有许多相同音,因此西班牙人学上海话要比普通话来得简单。据说,目前在上海的西班牙侨民有上千人,他们大多在金陵东路一带居住。每天晚上,金陵东路上的酒吧里发出的都是西班牙语的朗朗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