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12017
Last update日, 12 十一 2017 8pm

 

中彩后的崩溃

一个在西班牙的中国移民家庭,母亲素贞来自上海,是一个极其能干、极其典型的上海妇女,她丈夫因不习惯西班牙的生活而独自回国,素贞一个人含辛茹苦将两个儿子抚养长大。

大儿子慕星虽不是弱智,但其性格极其内向,几乎到了不愿和任何人说话的地步。但医生诊断不是自闭症。小儿子慕宙与其兄长截然相反,不仅好动,还极其聪明。一家三口在巴塞罗那经营一家家庭式饭店。尽管是小饭店小本经营,但一家三口的日子欢欢快快。

时间到了两个儿子谈婚论嫁的年龄,大小儿子均顺利把妻子娶进了洞房。数年后大儿子的妻子始终不见孕迹,母亲动用上海女性的聪明和胆识,把大儿媳妇的肚子“搞大了”。一家几口又过上了幸福生活,素贞也尽情享受着天伦之乐。

然而没有想到的是,母亲偶然买的一次彩票中了二等奖,奖金35万欧元。但这个运气并没有给这个家庭带来欢快,相反,让这个家庭随之崩溃……


孙子兵法与商场战略

孙子兵法不可简单用于商业行为

我们经常崇拜历史经典,捧为神话,不敢认真批判审视;却习惯举一反三,把某一领域的经典普而化之,通用于其他领域。多年来,市场上孙子兵法商用的书籍,大多谈其通用,绝无谈其误用和非适应性或有限性。兵法与商业规范和商业管理,这里通称商道,都是谈统领己方团队和处理对外关系方的内外关系,当然会有相通。但即便相同相通之处,也存在使用者能否融会贯通的准确性,分辨变化条件后的适应性和有限性。何况由于兵法毕竟是兵书,其本质是制胜之道,目的是定输赢,非死即活,非得即失,这跟商家追求的共同商德,以及使用商法强制性的规范行为,为的是建立合作平台,达到共生共赢,二者出发点和目的都大相径庭,自然有不可直接照搬使用、特别是只求形似的生搬硬套。

万达门事件始末

自从中国富商王健林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花费2.6亿欧元买下标志性建筑西班牙广场后,就大厦的重建还是大修的新闻便层出不穷。矛盾的焦点一直集中在“全拆”还是“半拆”,王健林团队坚持要全拆,然后造一幢“万达大厦”来替代原西班牙大厦。而马德里政府的意见坚持半拆,保留大厦的正面墙体,其他都可拆。理由是,大厦为政府历史保护建筑,不能全拆。另外一个理由是,大厦还是当地民众的记忆标志。

万达若同意半拆,不仅价格比全拆高,最重要的是王健林建“万达大厦”取代“西班牙大厦”的目的就不可能达到。双方展开了一场拉锯战,谈了再谈,停了又停。马德里女市长始终坚持己见不作让步。1月20日左右,西班牙媒体突然爆料称,王健林决定放弃西班牙大厦的项目,公司已经办理马德里办公室员工的辞退手续。但万达公司始终对“解散员工”一事不作一字一句解释。马德里政府则对外宣称,王健林不会走,马德里政府和万达正在积极沟通以达到双赢。

购房与占房—西班牙对侵略者法律解释

西班牙语中有个名词OCUPA,谐音为“奥酷爸”,最近一段时间频频在媒体上出现。这个OCUPA的中文意思:入侵者——准确地说,就是房屋入侵者。

由于西班牙连年遭受经济危机困扰,失业率居高不下,一大批人失业、失房,但他们还得生存,还得活着,于是就形成一个入侵者团伙。入侵者专门寻找没有人居住的房子,然后入侵居住。久而久之,入侵者人数不断膨胀,就互联网一样连线全西班牙。

起因:泡沫房产经济破灭

西班牙的房产泡沫经济破产始于2008年。随着美国房利美、房地美二大房地产巨头的破产,连带欧洲一起遭殃,西班牙则是遭受创伤最严重的国家。一时间,西班牙全国大批房产公司倒闭,造出的楼宇空置成为鬼屋。连带房产业的链条企业如水泥业、建材业、钢材业、家具业,一夜间就像多米诺骨牌的倒塌效应,纷纷宣布破产倒闭。2008年开始,西班牙的失业人口高达400万,年轻人占60%。当时的执政党社工党在当年的大选被无情的选民逐出政坛。以拉霍伊为首的人民党再次执政重登政治舞台。

难民作为经济因素

“我们能搞定”(Wir schaffen das)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这个金口玉言应该选为年度之言 (Spruch des Jahres)。相信它在世界上、尤其在中东地区,在人们的耳边不知绕了多少圈。总理为难民打开国门的时刻是十分令人激动的时刻。从那一刻起,在德国和欧洲围绕难民问题发生了很多变化。奥地利、德国、丹麦和瑞典引入了边防检查。不必评价这一做法的正确与否,但它们发生了。没有发生的是,欧共体至今没有就难民问题从根本上达成一致意见,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这不是说欧盟没有努力,因为难民问题,欧共体改变了对土耳其的态度,改变了对土耳其的说话口气,许诺了上百亿欧元金钱换取了土耳其的许诺,那就是土耳其将严格控制其边防线,不随意让涌入的难民把土耳其当作过道而竟奔德国和欧盟国家。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