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72018
Last update四, 13 十二 2018 7pm

 

万达门事件始末

自从中国富商王健林在西班牙首都马德里花费2.6亿欧元买下标志性建筑西班牙广场后,就大厦的重建还是大修的新闻便层出不穷。矛盾的焦点一直集中在“全拆”还是“半拆”,王健林团队坚持要全拆,然后造一幢“万达大厦”来替代原西班牙大厦。而马德里政府的意见坚持半拆,保留大厦的正面墙体,其他都可拆。理由是,大厦为政府历史保护建筑,不能全拆。另外一个理由是,大厦还是当地民众的记忆标志。

万达若同意半拆,不仅价格比全拆高,最重要的是王健林建“万达大厦”取代“西班牙大厦”的目的就不可能达到。双方展开了一场拉锯战,谈了再谈,停了又停。马德里女市长始终坚持己见不作让步。1月20日左右,西班牙媒体突然爆料称,王健林决定放弃西班牙大厦的项目,公司已经办理马德里办公室员工的辞退手续。但万达公司始终对“解散员工”一事不作一字一句解释。马德里政府则对外宣称,王健林不会走,马德里政府和万达正在积极沟通以达到双赢。


难民作为经济因素

“我们能搞定”(Wir schaffen das) ——德国总理默克尔的这个金口玉言应该选为年度之言 (Spruch des Jahres)。相信它在世界上、尤其在中东地区,在人们的耳边不知绕了多少圈。总理为难民打开国门的时刻是十分令人激动的时刻。从那一刻起,在德国和欧洲围绕难民问题发生了很多变化。奥地利、德国、丹麦和瑞典引入了边防检查。不必评价这一做法的正确与否,但它们发生了。没有发生的是,欧共体至今没有就难民问题从根本上达成一致意见,找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这不是说欧盟没有努力,因为难民问题,欧共体改变了对土耳其的态度,改变了对土耳其的说话口气,许诺了上百亿欧元金钱换取了土耳其的许诺,那就是土耳其将严格控制其边防线,不随意让涌入的难民把土耳其当作过道而竟奔德国和欧盟国家。

李嘉诚撤资背后的政治恐慌

9月14日,新华社发出《别让李嘉诚跑了》一文,批评李嘉诚财富聚敛之初得到了官方的大力扶持,但在中国经济遭遇危机的敏感时刻,不停抛售在中国的资产,是对中国当初招安的过桥抽板。文章直指,香港地产富豪们现今已经渐渐失去利用价值,在中国现在打压富豪、收买底层之际,李嘉诚大概就是看穿这一点,于是打算撤离中国和香港。新华社第一次不惜以自曝家丑的方式指出在中国地产行业与权力千丝万缕的联系,在谴责李嘉诚财富沾染了权钱交易的同时,完成了对其财富的道德拷问,这人品性有问题,是其不净。而其财富的聚集得到了大陆官方的竭力关照,而今官方正需要他时,他却撒手而去,这人政治有问题,是其不忠。

这些其实根本不值得批驳。李嘉诚进大陆前已是华人财富大亨,他的财富是在市场经济规范、法治完备的香港取得的,所以如果要说后来他财富来路有问题,那只是你这边出了问题,你的市场运作机制逼迫人家只能这样跟着你这样,要反思该反思的也是你自己。至于后者,李嘉诚辩护说,我选择与官方进行合作,官方在政治上同样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在本质上,我们可以相互感恩,但互不相欠。(李嘉诚的辩护:我不会跑,也跑不了。凤凰国际智库2015年09月18日)

中国明星和富豪选择去德国治疗

微博上偶尔有人给我私信,询问如何去德国看病的问题。我没有在意,顶多是泛泛回答一下。参加饭局,有老板问我,能否带他们去德国治疗?我也没有特别在意。我说,我能做的是协助办理签证,然后再介绍你到合适的德国医院去,陪同前往没有必要。直到有一天,一家公司找到我,问能否合作,专门办理富人去德国看病的业务,我这才重视起来。我问:“带人去德国看病也是一项业务?”这位先生说:“您太外行了,中国富人去德国看病的业务火得不得了,现在已经是一种趋势,不信上网看看”。

上网搜了一下“德国看病”或“赴德国治疗”等几个关键词,把我吓了一大跳:不仅很多中国公司已经在开展这项业务,而且不少大牌明星早已到德国看病治疗,真有点“一觉醒来,千人万人已前往德国就医”的感觉。

漫谈 互联网金融

从广义上讲,具备互联网精神的金融业态统称为互联网金融。狭义的金融角度来看,互联网金融则应该定义在跟货币信用化流通相关层面,也就是资金融通依托互联网来实现的方式方法都可以称之为互联网金融。互联网金融不是互联网和金融业的简单结合,而是在实现安全、移动等网络技术水平上,被用户熟悉接受后(尤其是对电子商务的接受),自然而然为适应新的需求而产生的新模式及新业务。互联网金融的发展已经历了网上银行、第三方支付、个人贷款、企业融资等多阶段,并且越来越在融通资金、资金供需双方的匹配等方面深入传统金融业务的核心。

一、美丽邂逅,金融与互联网在功能(基因)上的契合。仅有广阔的市场空间,只是互联网金融生存的必要条件。而金融功能与互联网的契合,或者说金融功能与互联网的技术特性在基因层面上匹配,是互联网金融生存和发展的充分条件,是互联网金融存在和发展的逻辑基础。

从基因的匹配性上看,互联网与金融的前四种功能,即资源配置、支付清算、风险管理(财富管理)和提供价格信息,具有更高的契合性。后两种功能的实现更多的是基于一种制度结构和产品设计,但互联网平台的植入,与此两种功能的实现并无冲突,一定意义上说亦有利于这两种功能效率的提升。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