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2019
Last update四, 14 三 2019 1am

 

感动于朱晓玫

第一次看到朱晓玫的名字,是在79年一张贴在中央音乐学院大门边上、文革后第一批研究生的复试名单里。我陪着从上海来应试的远房姑姑一起看榜,四名复试选手的名字用粗大的毛笔,草草写在那种文革时期大字报质量的纸张上。记得榜上还有个叫朱大明的,对两位同姓的复试者印象深刻。朱大明当年比朱晓玫有名,因为他是著名歌手李双江的钢琴伴奏。

重新见到这个名字,是在三十多年后的网络。听完她的“哥德堡变奏曲”,按捺不住激动心情,在微信群聊与老同学展开了谈论。又得知,我们和朱晓玫是同一个班主任。朱晓玫是她文革前附中最后一班学生,而我们是她文革后第一班学生。老班主任说,朱晓玫当学生时就非常用功好学,喜欢看书,是个既有专业水平、又有文化涵养的好学生。

朱晓玫是近几年突然被人们热议的钢琴家,尤其她受邀于巴赫音乐节,成为有史以来第一位在莱比锡圣·托马斯教堂举行独奏会的钢琴家,就更加吸引了众人目光。最令人叫绝的是,她六十岁才成名,举世无双。


清瘦的郑竹

郑板桥是清代“扬州八怪”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位巨匠,他笔下的竹、兰、石等自然天成,妙趣横生,尤以削尽冗繁、清瘦飘逸的“细竹”为人们喜爱,对后世影响深远。

郑燮(1693—1765),字克柔,号板桥,江苏兴化人。出身于书香门第,少年时学诗词于乡贤陆震,24岁中秀才后开始鬻字卖画,40岁中举人,50岁才开始了12年的县令生涯。这位怀着“立功天地,字养生民”的七品芝麻官,所采取的一系列利民措施却得罪了当地大贾、豪绅,使他不得不辞官,再度卖画于扬州。

郑板桥的作品以竹第一、兰第二、石第三,创作中他力主不用雕饰的天成自然之美,认为“万物之生,皆禀元气”,所以坚持以造物为师。板桥笔下的墨竹或疏或密、或浓或淡、或长或短、或肥或瘦,皆各适其天,各全其性。他勇于突破文人画自我表现的藩篱,自立门户,领异标新。比如古人画竹、作桃叶柳叶皆为竹家所忌,但板桥却大量采用,认为作画应以气为先,笔墨为主。要冲破陈规,才能开拓新境界。

珠光宝气·钻石

钻石故事

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

世界第一枚订婚戒指的典故发生在1477年,奥地利大公马克西米连送给自己的未婚妻、勃艮第公国公主玛丽一枚钻石戒作为定情信物,这就开创了用钻石表达忠贞爱情、象征婚姻的传统。

勃艮第公主玛丽是庞大的勃艮第公国唯一的继承人,许多王子都打公主的主意,想娶得美貌的公主,并继承这一丰厚的土地。哈布斯堡家族的马克西米连王子为了得到美人心,最终采纳了大臣的建议,送一枚钻戒给公主。当他把象征爱情的钻戒轻轻地戴在玛丽公主左手的无名指时,玛丽公主应允了,这门亲事总算成功了。

马克西米连王子抱得美人归,还继承了庞大的勃艮第遗产,其中包括了富饶的荷兰和比利时领地,哈布斯堡家族的奥地利大公国一举成为欧洲强国,马克西米连王子之后也成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下图)。马克西米利安一世,也是今天声名远播的维也纳童声合唱团的创始人。如此浪漫的人,不难想象会成为世界上用钻戒求婚的创始人。自此后,世界各国人们开始了赠送钻戒订婚的传统。

观印度新生代影片“风”

狂风掠过大地
印度电影给我的印象一直是表现夸张、载歌载舞。在第66届电影节上集中看了几天电影。和以往柏林电影节一样,题材厚重、内容深沉的影片占大多数,这类影片看多了头脑难免会有麻木昏胀的感觉。这天晚上,故意选了一部轻松养眼的印度青少年电影《风》,用来舒缓一下连日来绷紧的神经。放映前主持人给观众打预防针说,这是一部三个小时的超长电影,通常需要中场休息,这里没安排,中途允许大家随时出去小憩。

影片的第一个小时里,展现了印度乡村的生活场景,既有尘土飞扬的乡间小路,也有湛蓝的天空明净的河水。农场主霸气任性的女儿爱吉和村里最聪明、最帅气的青年帕沙互相爱慕,少女浪漫,少年多情,他们在彼此吸引试探中闹出来种种啼笑皆非、令人忍俊不禁的笑话。他们的爱情和绿油油的庄稼一起生长,村里那条小河平静而清澈,河边黄茸茸的芦苇在微风中轻轻摇曳,正在河中心打渔的少年帕沙听小伙伴在岸边喊:“爱吉在池塘洗澡呢!”便一个猛子扎下去,欢快熟悉的印度旋律伴随着他的奔跑跳跃……多么怡人的画面,多么美好的心情啊!我尤其喜欢听他们的对白,挑衅的言语中流露出强烈的爱意和感情的碰撞:“你为什么总看我?”“我在看你们玩游戏,谁让你在游戏里的?”“你这么看我让我分神知道吗?”“你不好好玩,总是留心我看没看你做什么?你要是不喜欢我看你,我就不再看了呗!”“我说过我不喜欢了吗?……”当女孩说出这一句时,男孩惊喜的表情可想而知,这才是初恋的感觉!

佳人永在

“妹子,我闺女二十多岁,戴哪个合适?”

女人的眼睛为了看标价略微地眯起,露出了很深的鱼尾纹。这又是一个自己捨不得曾经吃好穿好、却不想让女儿过多地落于人后的母亲。二十多岁的年纪,如果换成是德国女孩,脖子上戴的首饰肯定已不必由做妈来操心了。

芒儿望望女人,揣测着她闺女的摸样。首饰和人一样,不是每种款式每个人戴上后都会好看。做母亲把信任给了芒儿,芒儿就不能让她失望。“有闺女的照片吗?”她微笑着问。都说儿子像妈妈,女儿像爸爸呢,芒儿也顾不得躲避,会给人以为自己是想通过闺女看她爸的嫌疑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