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92019
Last update四, 14 三 2019 1am

 

艺术视觉与真诚

lanjiny先锋快乐女权艺术家蓝镜

从自然属性的女性艺术家
到社会属性的女性主义艺术家

九十年代初,当蓝镜还在中国美术学院艺术专业学习的时候,中国当代艺术经历了八五星星画展和八九现代艺术运动,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与许多这个时期中国优秀艺术家一样,蓝镜积极主动地迎接了当代国际艺术的首次洗礼。一九九五年她放弃在北京某著名报社的工作,自费留学德国。

国际艺术界在经历七十年代如火如荼的观念艺术、女权艺术、大地艺术、表演艺术等等艺术运动及八十年代的新表现主义、新观念主义后,油画作为艺术表现形式被评论家、收藏家及艺术家们同时宣告死亡。八十年代开始,影像艺术、装置艺术几乎控制了所有大型国际双年展及当代艺术博物馆。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蓝镜不愿照着艺术史的镜子给自己化妆,把逆潮流而行当作创作激情的源泉。她坚持从传统油画中寻找表达自己的独特语言,同时寻求在时间空间和自我上的超越。1997年第一次婚姻失败到2005年第二次婚姻期间,她曾经相信“生活在别处”的艺术理念而浪迹天涯,行走在柏林、纽约,巴黎、莫斯科等一系列国际大都市之间,创作出一系列反映大都市生活的城市系列作品,并以出售这些作品作为经济来源维持波希米亚式的生活方式。

近十年的流浪生活为她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大量富有个性的素材积累,这些积累后来也成为她在装置作品、观念艺术和行为艺术中被不断重新使用的重要元素。


中西蛋艺

oster_eier今年复活节前夕,我在德国市场购物时顺便欣赏了复活节各色蛋品,选中一只龙蛋。这只龙蛋比鸭蛋、鹅蛋还要大,我称之为龙蛋并非龙生之蛋,只因此蛋以龙为饰。只见红绿之龙以黄袍之色衬托,龙气十足,是瑞士名产,标有“中式设计”。待我回家好奇地打开这只铁壳龙蛋,发现其中又有6种蛋形巧克力,用闪光的彩纸包着,大于鹌鹑蛋。这7只蛋品似蛋但终非蛋,既好玩又能吃,是西方复活节蛋艺的一个缩影。购得此龙蛋后,我的蛋瘾就一发而不可收拾,脑海中滚来滚去的竟都是蛋。没想到蛋壳是那么结实,也没想到蛋还能滚那么远,有的蛋把我带向远古,有的蛋把我带回家乡,看来蛋还真能超越时空,创造奇迹。

神 蛋

神蛋是中西方神话中之蛋,也是神奇之蛋。在中西方神话中,关于世界的诞生竟有同源之说,即与蛋有关。

自然我对中国的神话更为熟悉。世界在最初的时候,天地不分,混沌一片,犹如鸡蛋,古书中称为“鸡子”。据说我们的盘古就孕育在这个大蛋中,他在大蛋中成长,为了不让天地合拢,作了长久的撑持。当他长到一万八千岁时,鸡蛋开始爆裂。蛋中轻而清的气体逐渐上升而为天,重而浊的东西逐渐下沉而为地,从此世界有了天地之分,而盘古却倒地而死,其身躯又分化成日月、江河、风云、草木等等。盘古贡献了他的一切,不仅为我们开天辟地,也创造了美丽而丰富的世界。这一神话传说最早见于汉末三国时徐整著的《三五历纪》中。

中西虎话

2010年中国虎年即将来临!为迎接虎年,我不由关心和琢磨起虎的话题,家中藏虎也纷纷出笼,令我一时身陷虎阵,虎迷心窍。中国成语中有谈虎色变,可见虎之可怕。但虎并没有唬住我,因为按中国生肖我属猴,是杂技团中敢在老虎身上戏耍的灵猴。我家挂着的中西双历上,竟用德文提醒中国老虎:嫁娶狗马,谨防猴子!为何要谨防?因为猴子不易对付呗,虎败猴手岂不笑话。我按西方星相又是头狮,是敢与老虎对峙的狮,谈谈虎话又何足畏俱。老虎头上有王

东西鹤艺

s11-1鹤是一种形体特异的大鸟,高于一米,长嘴长颈长腿,形象清瘦。它的种类很多,在中国、日本、朝鲜就汇聚了近十类。有一种鹤为我至爱,怎么看都是美丽、圣洁的。它全身羽毛洁白,高雅脱俗;性情恬淡,不喜争斗;雌雄相随,情笃不淫。我特别偏爱它的动态,自然潇洒,轻盈飘逸。无论在蓝天展翅翱翔,还是在池边翩跹起舞,都能拨响我美的心弦,唤起我爱的欲念。它有“一品鸟”和“湿地之神”的称号,是鹤中之王。它就是丹顶鹤,雅号仙鹤——我心中的美神!

仙鹤因其外形美丽、内质雅洁受到人们喜爱,在东亚文化中它显得多姿多彩,至今还和人们相随相伴。在国画中,有松鹤图,寓意延年益寿。这一图案不仅在中国,而且流传到日本、南北朝鲜,是仍在沿用的传统图案。在日本,有“千鹤”这一特定概念,以鹤托福,寄寓吉祥,渗透到民俗中。最近我在韩国女友美子处观赏了一些精美的韩国瓷器和画册,发现仙鹤是他们极为喜爱的动物,在工艺品中出现的频率很高,以至于我问:仙鹤是不是你们的国鸟?回答:不是。通过这一造访,眼前之鹤唤醒心中之鹤,美丽纷至沓来,令我十分陶醉。

电影的玩儿法多着呢

当年看丹麦的“多格玛电影”时,真是被惊着了:好家伙,电影还能这么玩儿呢?而且玩儿得这么棒!从那时起就有了一个清楚的感觉:形式虽然只是为了表现内容服务,可是,要表现一种特殊的内容,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