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The poetic and provoking art world of Jiny Lan

I met Jiny Lan first on a voyage to Dunhuang in China, when we were both invited to the opening of the first International Art Expo on the Silk Road together with other artists.

On our first trip to the exposition halls an unignorable figure popped up in front of me: almost  shaven-headed, dressed in a queer cap, strange shorts, boots, and an upended pink shopping bag, which had been converted into a blouse. She emanated great amiability, stretched out her hand saying she was Jiny Lan.

I took a look at the pictures of the exhibition and was first attracted by one that showed a big hand hovering above a landscape not otherwise specified. Was the hand on the run or did it dominate the events below? Perhaps it would give us a warning?  It was a puzzling, appealing picture which could not easily be interpreted.

It was Jiny Lan’s work. For me this picture was one of the most exciting ones in the exhibition I told her and so we became acquainted to each other.


少年罗丹

刀削一样的脸庞,严重偏离了黄色人种特征的青白脸色,蓬松得几近蓬乱的头发似乎还有些卷曲,左手握着和画面尺寸不相配的巨大画笔, 动作夸张地在画布上画一颗白菜。一只白菜叶子正在腐烂,他嘻皮笑脸地回头冲着正在准备指点他的老师说:正在腐烂的白菜比新鲜的白菜更能表现生命的存在……

这少年便是罗丹。我认识他时,也不过十多岁,离现在有近三十年了。罗丹本来的名字是叫罗天佑,把罗大佑都盖上一横,是个既霸气又温情的名字。但罗天佑自从看了一本当年还极少见的法国雕塑家罗丹的画册之后,就毅然决然地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罗丹。我们在一起学画的小伙伴们因为罗丹的名字太洋气,都不好意思一下子改口,最后是罗天佑用他的霸气和温情征服了我们。几个月之后,我们都异口同声地喊他罗丹了。

反其道而行:艺术家赵弥油画塔系列

去年夏天,在艺术家赵弥位于成都郊区荷塘月色的工作室里,笔者第一次见到他。没有长长的头发,胡须也只是短短的,衣着随便,没有客套。总之,现代艺术家的外貌,他似乎没有去迎合,也没有刻意展示自己名人雅士的风度。

谈到他的近作,他向笔者展示了几幅正在进行中的油画系列“塔”。看到画布上姿态多样的塔,一句我们这一代人都耳熟能详的现代京剧台词闪现在脑海里:“宝塔镇河妖”。然而,赵弥的塔似乎并没有祛魅的威力,反而显得那么平平淡淡,周围的环境显得朴素无华,几乎缺乏作为塔应该具备的某种光环。不过,对于艺术家为何要选取塔这个题材来创作系列油画的问题,却引起了笔者的兴趣。

第二次见到赵弥是今年夏天了,他邀请我去洛带古镇中国艺库参观。在他主持的艺术咖啡馆里,笔者对他做了一个简短访谈。古镇上游人如织,熙熙攘攘。咖啡馆内客人很多,人声鼎沸。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就艺术问题进行了探讨。当然,主要是他说,我偶尔插上那么一两句。

列侬是什么星

在获知列侬(John Lennon,1940—1980)死于非命后,我开始关注相关报道。针对枪杀列侬的歌迷,美国外星生命研究专家卢克曼(Michael C. Luckman)公开断言,凶手被外星人操纵。卢克曼长期研究外星人与飞碟UFO,发表过至少两本专著,探讨外星人与摇滚乐、摇滚明星以及好莱坞的关联。凶手是否沦为外星人谋杀列侬的工具,我不能证伪,也不能证实,暂且姑妄听之。

能证实的是列侬与华裔情人庞凤仪(May Pang)都公开表示见过飞碟。在Youtube上可以看到相关报道“John Lennon UFO Encounter New York 1974”。1974年8月23日夜,他俩在纽约的阳台上目睹飞碟。列侬在这之后创作的两首歌“摆脱蓝调”(Out of the Blue)和“没人告诉我”(Nobody told me)中都提到飞碟。列侬在第一首歌中,把所爱之人比喻为来去无踪的飞碟;在第二首歌中,则明确表示纽约上空有飞碟。

摇滚乐放纵情欲,追求声响,很吸引人,唯独不能陶冶情操。鉴于列侬拥有众多歌迷,与他相关的史料都已曝光,我乐于在此基础上评介列侬及其影响。

从西方到大陆

1964年,由四个英国男生组成的乐队首次到美国演出,引发现场观众尖叫,通过电视转播名扬美国,从此通过音像传播世界。他们组成的乐队以音译名披头四(或士)和原名意译甲壳虫进入中文世界。

67届柏林电影节之旅

体验见证电影和电影人获奖
2月9日至19日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终于落下了帷幕。在十一天的电影观摩活动中,笔者一如往年,夜以继日地坚守活动现场,亲历见证电影、电影人获奖的全过程。柏林国际电影节确是柏林的重头戏,柏林观众参与的程度已趋常态。洋溢节日的气氛,过足电影瘾之余,细品慢嚼柏林人特有的文化飨宴,漫步于世界各族文化长廊,穿越历史、种族、社会、政治,感受其人性、信仰的力量,古今、现实、梦想立体交融。十一天的头脑风暴,体会国际大都市的风情景致,更多了解认识德国、柏林社会和柏林人,一次值得记录分享的电影文化之旅。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