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欧洲文化

黑塞与碧岩录

《碧岩录》全称《佛果圆悟禅师碧岩录》,为佛教禅宗语录集,共十卷,南宋时期圆悟克勤禅师编辑而成。书中收集了禅宗百则公案,克勤禅师对其内容作了简介,还给出唱评,是禅宗定型的重要语录集。

1960年9月德国出版的德译三卷本题为《Bi-Yän-Lu碧巖錄》,翻译家威廉·贡德特(Wilhelm Gundert, 1880-1971)。贡德特既是德国传教士、语言学家,还是中国、日本佛教专家、翻译家。他与赫尔曼·黑塞是亲戚,黑塞的外祖父是他的祖父。黑塞本来就热衷中国古代哲学,在这样的亲戚加朋友的关系下,自然是最先阅读这部译著的读者之一。这三卷本的出版,使他对禅宗的兴趣在他晚年达到了顶峰。一年之后,黑塞专为《碧巖錄》德译本自费印刷了一个小册子《Zen》(禅),小册子中有“前言”、“给贡德特的信”,还有由于这部译著写的三首诗等。

第一首“一指禅”作于1961年1月15日,专为译注家威廉·贡德特先生所作:

一指禅

Der erhobene Finger

正如人们做的介绍,
俱胝禅师性情温和、谦逊、平静,
他不言语,不说教,
因为词语是相,他深知,
应避免所有之相。
一旦有弟子、僧人、和尚
求寻金贵灵光之词
要表述至仁及尘世的意义,
他总会缄默警觉,
戒免任何激情洋溢。
如果他们前来求教,
此等有些虚荣,有些认真,
他们讨教古经意义,
问询佛祖名姓,
请求解明,要知
世界起始与末日,他都会一言不语,
只将手指轻轻向上竖起。
这一指既无言又善言,
越来越直入人心,越来越具警示力:
它既在说,又在教,还在赞,在惩,
只指世界核心与真谛,
以后但凡弟子明了此指之意,
他们便会觉醒、顿悟。

“一指禅”是《碧岩录》中的一个公案,讲的是俱胝禅师面对弟子问寻只竖一指的故事。

另外两首写于同年2月4日、7日,一般认为,第二首比第一首更重要:

禅寺小和尚之一
Junger Novize im Zen-Kloster I

俺爹的房子远在南边,
那里有海风吹拂,有阳光送暖。
要是夜里我梦见老家,
醒来我常是湿泪涟涟。

我的伙伴已查出动静,
我该咋办?我怕他们的冷嘲。
老僧人们呼噜打得平和,像动物,
圆悟我一人醒着,冷得直颤。

总有一天,总有一天,我会拿上拐杖,
草鞋系好,出门上路,
千里迢迢,走回家中,
走回离去的快乐时光。

可是,如果师傅虎眼晶晶
把我看透,我也只好认命服从,
我会感到身上滚烫,又冰凉,
会哆嗦,羞愧,只好留下不走。

禅寺小和尚之二
Junger Novize im Zen-Kloster II

说一切都是虚瞒妄念,
真谛永远不可言传,
可那大山却看着我,
有棱有角轮廓明见。

缤纷世界,有鹿有鸦,
海洋蔚蓝,玫瑰红艳:
意念一集中,它们皆破败,
名没有了,形也不见。

意念集中,潜心凝神,
要学会读,学会看!
意念一集中,世界成了相。
意念一集中,相变本原。

圆悟是《碧岩录》作者圆悟克勤禅师。“禅寺小和尚 I”中小和尚德文为“Yü Wang”(圆悟德文为Yüän-wu)。因尚未找到“Yü Wang”的中文,这里暂且采用其他译者的译法,将之译为圆悟。禅在德文为:Zen,德国人认为,禅为佛教由印度传入中国本土化后的一个重要产物。与“佛说万物皆空”的不同处在于,(比如)禅能看到棱角分明的山峰。这首“禅寺小和尚 II”力图表达的正是这类禅宗真谛。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