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欧洲文化

诗人格拉斯

德国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君特•格拉斯,虽然是以长篇小说《铁皮鼓》、《猫与鼠》、《狗年月》“但泽三部曲”闻名,但他的文学生涯则是以写诗为开端的。1955年他的《幽睡的百合》(Lilien aus Schlaf)在南德广播电台举办的诗歌竞赛中获得三等奖。1956年的诗集《风信鸡的优点》(Die Vorzüge der Windhühner)和1960年的《三角轨道》(Gleisdreieck)既有现实主义成分,又受到表现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影响,联想丰富,激情洋溢,具有较强的节奏感。1967年的第三部诗集《盘问》(Ausgefragt)政治色彩较浓,因此,格拉斯也一度被称为“政治诗人”。以后,格拉斯虽然继续以写长篇小说为主,但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停止写诗,而且许多诗歌都与他当时正在写的长篇小说有关或者就是小说中的组成部分,比如他在写长篇小说《比目鱼》时,就写了大量类似题材的诗歌,其中一部分出现在小说里,后来他还出版了一本配诗画册《当比目鱼只剩下鱼刺的时候》。他的诗集还有《崇拜玛利亚》(Mariazuehren, 1973),《啊,比目鱼,你的童话有个坏结局》(Ach Butt, dein Märchen geht böse aus,1983),《亮出舌头》(Zunge zeigen, 1988),《四十年》(Vier Jahrzehnte, 1991),《十一月的国家》(Novemberland, 1993),《为不读书的人捡到的东西》(Fundsachen für Nichtleser, 1997)等。格拉斯的诗歌都是以日常生活为题,散文式的语言风格,以幽默讽刺见长,长短不一,不带激情,以诗配画,或者诗画合一。


多年来,格拉斯在完成一部长的作品之后,总要改换一种创作方式,抑或写诗,抑或绘画,他称之为“换笔”。格拉斯自称:“我在一部散文作品完成之后,总是喜欢更换一种创作工具,改变一种创作形式,我有这种迫切的需要,想要做一些轻柔愉快的事情。”他感到,就工作程序而言,这是一段幸福的时光:一种创作慢慢地转入另一种创作。在2002年完成中篇小说《蟹行》之后,格拉斯潜心雕塑创作,雕塑了许多跳舞的男女人像,同时以此为题写诗,出版了诗集《最后的舞蹈》(Letzte Tänze),收入了36首诗歌和32幅绘画。诗歌主题是作家本人迷恋的跳舞、肉体的爱和日渐衰老,而绘画表现的则是跳舞和性交的男女。对于诗集的书名《最后的舞蹈》,格拉斯说:“这里使用的是复数,也就是说,总是还会有下一个舞蹈。到了我这个年纪,终点已经隐约可见。”德国著名文学评论家赖希-拉尼茨基在诗集出版的当天,就向德通社记者发表谈话,说:“《最后的舞蹈》是格拉斯迄今为止最富个性化的一本书,以同样的视角和幻想,将诗与画融为一体。格拉斯在日常生活中发现了特殊的东西,散文的魅力使他着迷,他将散文提升为诗歌。”曾经激烈批评格拉斯小说《辽阔的田野》的赖希-拉尼茨基认为:长期以来,作为诗人的格拉斯一直没有引起人们的足够重视。“格拉斯作为诗人是没有任何前人作为榜样的,他作为诗人从一开始就非常独立。”《最后的舞蹈》里的绘画主要是炭笔素描,格拉斯直接画了许多幅正在尽情享受尘世之乐的男女。这些性交图画如果不是出自格拉斯这位文学大师之手,肯定会被人称作“儿童不宜”或者“色情文学”。不少绘画中插入了诗歌,作为一个整体,很难看出作家抑或画家格拉斯是先做诗还是先绘画。

2006年8月,格拉斯在自传《剥洋葱》里首次披露他曾经参加过武装党卫军的秘密。一时间,格拉斯遭到来自国内外的一片指责,他作为“德国良心”的名声受到了极大损害。在这场轩然大波之后,格拉斯出版了诗集《愚蠢的奥古斯特》(又可译成《愚蠢的八月》,Dummer August),收入了41首诗歌和28幅绘画。诗歌的主题大多是作者对这场风波的感受和思考。

2012年4月,格拉斯在《南德意志报》发表了《不得不说的话》(Was gesagt werden muss),直接批评以色列。因为纳粹德国在二战期间屠杀了数百万犹太人,所以长期以来,德国社会总是对此抱有愧疚,不仅给予以色列各方面的资助,而且对其在中东的强权政策默不做声,以色列问题一直是德国政府和媒体的禁忌话题。诗中写道:“核大国以色列 / 正在威胁本已脆弱的世界和平”。他认为,以色列政府对伊朗的军事恐吓,是对世界和平的潜在威胁。其实,这首诗只是格拉斯批评以色列“不得不说的话”的很小一部分:格拉斯去世后,人们从他的遗作中发现,至少还有85首未发表的诗歌,内容都是批评以色列的。将来整理发表之时肯定又将引起一场风波。

《蜉蝣》(Eintagsfliegen,2012年)是格拉斯生前出版的最后一本诗集,收入87首诗歌,一百余幅钢笔画描绘了千姿百态的各种蜉蝣。标题“蜉蝣”Eintagsfliegen本意为各种朝生暮死的浮游类飞虫,或指转瞬即逝的现象。这些诗歌的主题是老年,死亡,对故人的缅怀,对德国的爱,以及政治讽刺诗。诗人在诗集的最前面写道:“满怀感激缅怀赫尔穆特•弗里林豪斯”。赫尔穆特•弗里林豪斯(Helmut Frielinghaus,1931-2012)是格拉斯许多作品的责任编辑,书里有一首诗是格拉斯为他写的讣告。《不得不说的话》也被收入诗集《蜉蝣》,格拉斯将“核大国以色列”(die Atommacht Israel)修改成“核大国以色列的现任政府”(die gegenwärtige Regierung der Atommacht Israel)。

据格拉斯的出版人施泰德尔(Steidl)说,前不久格拉斯刚刚完成了一本新作,书名是《论有限性》(Von Endlichkeit)。据介绍,这本书由诗歌与散文组合而成,可以说是“一次小小的文学性的大胆尝试”。这本书原定于2015年7-8月出版,格拉斯本人将于2015年6月12日首次朗读书里的章节,为新设立的“格拉斯文献馆”揭幕。然而,格拉斯没有等到这个预约的到来,就离开了这个世界。

诗人已逝,诗歌永存。选译了格拉斯的部分诗歌,以缅怀这位文学巨人。   / 2015-5-1 于德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