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欧洲文化

看德国歌手演绎的粉红佳人

我这个喜欢听歌的音乐爱好者,其实与真正的歌迷比实在惭愧,只是在干家务、开车的时候开着收音机,听听电台里播放的歌曲而已。很多歌曲熟悉旋律,却不知道歌名,或者知道歌名和旋律,说不出歌手名字。

最近又是闹了一个只有自己知道的笑话。当得到两张在古城索斯特文化之屋Kulturhaus Altschlachthof Soest的音乐会票“Just PiNK”时,我居然没有搞清楚这是什么乐队,有哪些歌,只听几个德国女友说很好的,她们都想去呢。

我现在喜欢不先上网找资料做预习,先自己去观看或者体验,这样会不被别人的观点左右,得到意想不到的惊喜和自己的发现。

到了演出现场,看着娇小的歌手穿着裤裆垂到膝盖的裤子,想起来有点像我们小时候说卖鱼娘娘的裤子!还有露着纹了花的肚脐,超短似男孩的金发,耳钉等等……非常前卫,甚至有点惊世骇俗。与我平时看得比较多的音乐会上的歌手不同,中间又换了几次衣服,甚至有光着脚、穿着只有吊带的文胸和透明黑色网状袜裤,一些手势动作也带着挑逗,简直有夜总会看戏的感觉。

但是更让我惊讶的是,每首歌的旋律一出来,还没等歌手开腔,我就觉得熟悉、并且是我喜欢的类型。这些歌几乎天天可以从电台里听到,特别是女儿前年在学校杂技周演出时,听到的背景音乐差不多全部是这些歌,当时就觉得很好听!这些旋律融流行、摇滚、蓝调等一体,让小到10岁左右的少女,大到白发老翁都能接受,并且欣赏。

现场多数是女观众,中青年偏多。很多人随着音乐在台下扭动身体,一个坐着轮椅的年长男士也非常投入地在台前看到最后。整场演出,小剧场里一直很嗨。观众对这位复制“粉红佳人”的德国歌手都一致赞赏,她不仅形象接近原唱歌手Alecia Moore(艾蕾莎·摩儿,PiNK只是她的艺名)。声音、动作、服装也都很相似,让观众陶醉不已。

碰巧日前在电视里看到了真正的“粉红佳人”,是跟席琳迪翁这样老牌明星几乎齐名和在同样档次超大型的演出场地,现场观众多达几万。歌者除了穿着性感,前卫,还有很多惊险的杂技动作,真不简单!

要知道,这位明星的成功并不是一鸣惊人的,也是通过长期的磨练和奋斗,她的成名经历还蛮励志的。1979年9月8日Alecia出生在美国费城郊外一个名为Doylestown的小镇,父亲是爱尔兰裔美国人,母亲则是德国籍犹太人。虽然父母都不是专业音乐人士,但从事保险业的父亲擅长吉他,而母亲一直喜欢像新潮歌星一样打扮,所以也影响了她。

她在小学时就有目标要当歌手,除了体育成绩尤其突出外,音乐占据了她课余的所有时间。但发展并不一帆风顺,而是屡屡遭挫。先是在费城一个舞厅只得到每周五晚上出场5分钟的表演邀请,然后在加入某演唱组合不久被乐队踢出。

但粉红佳人很自信,坦诚地说,“她们讨厌我,不过我不在乎,我根本不觉得自己属于任何一个团体。”

后来,粉红佳人又加入了另一个更有前景的节奏布鲁斯三人女子组合Choice。在没有经纪公司撑腰的情况下,她们寄了许多试听带给各大唱片公司,而五大唱片公司也对她们表示了高度兴趣。最后,Choice选择与LaFace唱片公司签约,粉红佳人尤其得到该唱片公司老板的青睐。于是,在该厂牌旗下开始个人发展。

同时,粉红佳人也发现了自己的创作能力,并且继续磨练自己力道十足的女高音。她先是为戴瑞西蒙的作品《Just To  Be Loving You》谱写了副歌,接着又受Reid之邀一起与She'kspeare、112甚至Babyface等人共同创作。在短短几个月之间,粉红佳人不但完成了处女作中超过半数的歌曲,还与EMI签下了值钱的创作合约。

在Reid与Babyface的监制下,粉红佳人的首张个人专辑《Can't Take Me Home》在2000年4月正式推出。但早在这张专辑上市之前,首支单曲《There You Go》就已经进占告示牌排行前10名,并热卖了50万张之多。而经过12年的奋斗,2012年她的第六张专辑《The Truth About Love》为她赢得了第一个在美国和欧洲的排行榜冠军!

难怪,那些歌曲旋律刚刚想起,每个人都会觉得耳熟能详。

可是去看原版PiNK演出实在不容易,票价也昂贵,在德国家门口可以看Just PiNK(www.justpink.eu)几乎可以乱真的德国女歌手Vanessa Henning的激情演出。瓦内莎于1984年出生于德国北威州的哈根,在学校时就因为歌唱比赛获胜发现了她的歌唱才能,接着在合唱团和学校的乐队演出,并因为加入“Zeugen des Sofas”乐队,逐渐被越来越多的观众认识和喜欢。她还参加过2004年的欧洲歌唱比赛的德国赛区选拔赛,在候选者里获得第四名。两年后她参与“Electric Tour”乐队,在德国巡回演出40场。

现在,由Vanessa Henning演绎的PiNK 歌曲,被媒体和观众认为是欧洲最好的PiNK翻版。她虽然在普遍人高马大的德国女性里属于娇小玲珑的,但她的歌声充满野性和爆发力,整场两个多小时,除了换装时由吉他手或者键盘手和一个伴唱穿插外,全部是她一个人引吭高歌。边歌边舞,能量惊人,比起我们国内的歌手,唱两个歌或者对对口型就能拿几十万人民币来说,她的演出真的太辛苦了,但因此你一定会享受到与原唱带给你相似的视觉,听觉之盛宴。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