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3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席勒故居参观记

要去参观席勒故居(Schillerhaus),先到魏玛的地标民族剧院。民族剧院门前的广场上,矗立着歌德和席勒的巨大铜像。歌德左手放在年轻朋友(歌德比席勒年长10岁)的肩头,右手与席勒同握一个花环,似乎在激励他。席勒手持书卷,凝视前方。这座铜像塑造于1857年,表现了两位文学家之间的亲密友谊,已成为魏玛的象征。

广场东南角,通向一条小街,就叫席勒街(Schillerstr)。沿街前行不远,转弯向东走几步,就看到路北坐落着一栋三层小楼,门牌12号。这就是席勒故居。坡顶是灰色的鱼鳞瓦,下面是米黄色的墙壁,墨绿色窗扉配上白色窗棂,非常醒目。但临街大门不开,要沿侧面小巷进去,才能找到入口,即席勒博物馆(Schiller-Museum)。这是1988年完工的一座新楼,经常用于临时性展览,并陈列有关席勒的书籍和纪念品。楼内有通道与席勒故居相连。


魏玛寻访歌德遗迹

5月21日下午,我离开埃尔富特,来到德国文化名城魏玛。魏玛位于图林根州府以东20公里,坐车半小时就到了。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太深厚了,在此一连住了三天。除了采访歌德学会的授奖活动外,全都用于参观游览。即使这样,仍然觉得时间还不够。

魏玛城市不大,六、七万人口,从火车站南去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市中心。它是座风景优美、古色古香的城市。老城依偎在埃特斯山的怀抱中。清澈的伊尔姆河水从身边静静流过,掩映在树木花丛中的中世纪建筑物以及富有田园诗风味的公园,还有矗立在公园和街头的雕像,都给魏玛增添了无穷的魅力。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曾说过:魏玛不是一座有公园的城市,而是一座有城市的公园。

勃拉姆斯故居

01-brams-haus-k那一天的经历有趣极了,去巴登巴登之前,孤陋寡闻的我并不知道那里有勃拉姆斯故居,更没想到克拉拉·舒曼曾住在他的附近,尽管我是那么地喜欢他俩,喜欢音乐带来的悸动和遐思。

最牛音乐会

台上,音乐会进入到最后的乐章,全体乐手和指挥都使出浑身的解数,如长跑运动员将要到达终点前的拼命冲刺。所有乐器都使劲放开了音量,整个大厅充满着震耳欲聋的音响,最后在一串串怪异和弦声中结束。没听到惯有的掌声,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突然,观众席上响起一声清晰的大叫:“Quel horreur! (恐怖!)”台上台下惊得全体愣神。两秒钟后(显得非常漫长),听众席里才有回过神来的,开始发出迟迟疑疑鼓掌声,也许太同情台上幸苦的音乐家吧,掌声慢慢变得越来越热烈,有人还开始大叫“BRAVO”。不知是高兴这“恐怖”的音乐终于结束,还是真的为我们不同凡响的演奏叫好喝彩。这是我们周末现代音乐会的结束场面。

只有罂粟 没有玫瑰

lihua一段本应忘记的爱情
战后德语世界的两位著名诗人在二十年间的通信写下了他们的恋情和对诗艺的理解,人生的困惑和命运的舛谬。一位是德意志人,一位是犹太人。种族身份使他们成为不共戴天的敌人,然而缪斯却让他们走在一起。通过他们的196封书信,展示了英格褒•巴赫曼(Ingeborg Bachmann)与保罗•策兰(Paul Celan)之间的悲欢离合。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