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欧洲宗教与欧洲一体化

首先定义一下欧洲,欧洲有多少个国家。按中国出版的世界地图册,地理上看是44个国家,但按最近的变化是45个国家,多了一个,中国还没有承认,叫科索沃,2008年独立,现已获得好几十个国家的承认,但俄罗斯和塞尔维亚这两个重要国家还没有点头,因此科索沃还进不了联合国,但它现在有政府。此外对搞欧洲政治的人来说,还要加上两个国家土耳其和塞浦路斯共 47个国家。欧盟现在有27个国家(注,2013年7月欧盟又新增一个国家克罗地亚),其中有个国家叫塞浦路斯。塞浦路斯是小亚西细亚半岛南边的一个国家,从地理上看是亚洲国家,但它加入欧盟了,是因为文化和历史原因。土耳其地跨欧亚,国土只有小部分在欧洲,但最大的都市伊斯坦布尔在欧洲。它一直面向欧洲,想挤进欧盟。注意一下广州亚运会,没有土耳其队,它从来不参加亚洲的比赛。


席勒故居参观记

要去参观席勒故居(Schillerhaus),先到魏玛的地标民族剧院。民族剧院门前的广场上,矗立着歌德和席勒的巨大铜像。歌德左手放在年轻朋友(歌德比席勒年长10岁)的肩头,右手与席勒同握一个花环,似乎在激励他。席勒手持书卷,凝视前方。这座铜像塑造于1857年,表现了两位文学家之间的亲密友谊,已成为魏玛的象征。

广场东南角,通向一条小街,就叫席勒街(Schillerstr)。沿街前行不远,转弯向东走几步,就看到路北坐落着一栋三层小楼,门牌12号。这就是席勒故居。坡顶是灰色的鱼鳞瓦,下面是米黄色的墙壁,墨绿色窗扉配上白色窗棂,非常醒目。但临街大门不开,要沿侧面小巷进去,才能找到入口,即席勒博物馆(Schiller-Museum)。这是1988年完工的一座新楼,经常用于临时性展览,并陈列有关席勒的书籍和纪念品。楼内有通道与席勒故居相连。

最牛音乐会

台上,音乐会进入到最后的乐章,全体乐手和指挥都使出浑身的解数,如长跑运动员将要到达终点前的拼命冲刺。所有乐器都使劲放开了音量,整个大厅充满着震耳欲聋的音响,最后在一串串怪异和弦声中结束。没听到惯有的掌声,全场一片寂静,鸦雀无声。突然,观众席上响起一声清晰的大叫:“Quel horreur! (恐怖!)”台上台下惊得全体愣神。两秒钟后(显得非常漫长),听众席里才有回过神来的,开始发出迟迟疑疑鼓掌声,也许太同情台上幸苦的音乐家吧,掌声慢慢变得越来越热烈,有人还开始大叫“BRAVO”。不知是高兴这“恐怖”的音乐终于结束,还是真的为我们不同凡响的演奏叫好喝彩。这是我们周末现代音乐会的结束场面。

魏玛寻访歌德遗迹

5月21日下午,我离开埃尔富特,来到德国文化名城魏玛。魏玛位于图林根州府以东20公里,坐车半小时就到了。这座城市的文化底蕴太深厚了,在此一连住了三天。除了采访歌德学会的授奖活动外,全都用于参观游览。即使这样,仍然觉得时间还不够。

魏玛城市不大,六、七万人口,从火车站南去步行十分钟就到了市中心。它是座风景优美、古色古香的城市。老城依偎在埃特斯山的怀抱中。清澈的伊尔姆河水从身边静静流过,掩映在树木花丛中的中世纪建筑物以及富有田园诗风味的公园,还有矗立在公园和街头的雕像,都给魏玛增添了无穷的魅力。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曾说过:魏玛不是一座有公园的城市,而是一座有城市的公园。

勃拉姆斯故居

01-brams-haus-k那一天的经历有趣极了,去巴登巴登之前,孤陋寡闻的我并不知道那里有勃拉姆斯故居,更没想到克拉拉·舒曼曾住在他的附近,尽管我是那么地喜欢他俩,喜欢音乐带来的悸动和遐思。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