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232018
Last update四, 13 九 2018 7pm

 

易北河畔写给表妹

dresden

看到你的回信真高兴。你怎么星期六也上班?你眼睛是近视还是怎么的?不能配一副准确的眼镜?这几年眼睛检测和磨镜技术大有进展,可以配很准确的眼镜,戴上后世界上什么东西都能看清楚:毛毛虫,细菌,晶体结构,灵魂,真实善良美好。我也戴眼镜,可以看山看云,看书看屏幕,都很清楚。就是德国的金戒指上,在内圈用很小的字打上含金量证明333还是585,看起来有些困难。


赫尔曼·黑塞:毛尔布隆修道院中学

hesseaqua-1今年是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赫尔曼·黑塞去世50周年。每每读到有关黑塞生平,说他14岁通过“邦试”考入“毛尔布隆神学校”时,笔者总会大惑不解,不知这所神学校为何物。终于笔者从搜集到的资料中,搞明白了这一问题,并对少年黑塞这一时期的生活有了些初步了解。

骑自行车上班的市长

bike-a这个星期,天气奇好,阳光灿烂。早上到小镇超市买东西。出门后忽见一位西装革履、骑着自行车的人对我招手打招呼。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们市长。

让世人了解这段历史:南京大屠杀(张纯如)

irischangmovie-a2011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杀74周年。在德国生活的你我一定知道Holocaust这个词。这特指纳粹在二战期间对犹太民族犯下的罪行。这是一个使每一个德国人都感到罪孽深重的名词。在整个西方世界,这是人人皆知的词汇,也把纳粹永远钉在历史的耻辱架上。可是同样在上世纪30年代发生的日本民族对中国同胞残无人道的杀戮,除了在华文世界和亚洲,在全球的主流媒体中则几乎不被了解。比起纳粹有系统的杀戮,日本人的杀戮则更显得残暴和近乎兽类。如果说纳粹的杀戮可以用文字去具体描述其有规划有系统,那日本人的杀戮则非笔墨所能形容。

一诗掀起千层浪——格拉斯新诗风波

g四月四日,年已84岁的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不堪寂寞,在《南德日报》《纽约时报》等同时发表新诗“一定要说的话”,以文学形式指责以色列,认为以色列对伊朗的军事威胁已经威胁世界和平,德国不能再卖潜水艇等给以色列,扮演挑起这一破坏世界和平的帮凶。

二次大战犹太民族受到纳粹灭绝性屠杀,所以德国社会对以色列问题一直是禁区,几十年来抱有负罪感而给予以色列无偿支援,没人敢负面评论以色列。战后欧美各国也都给以色列特殊的支持和保护,使以色列能在经济上、军事上立足于中东伊斯兰世界。近年来传伊朗秘密研制核武器,相邻的以色列受到最直接威胁。以色列打算出击伊朗,欧美各国采取经济制裁迫使伊朗放弃核研究,想以此避免以色列进攻伊朗,那样欧美各国都将被拖入伊朗战争。但一个曾经受到屠杀的民族,并不能现在就有权利去进攻其他民族。欧美世界都看到这样的现实,却没人敢去直言。格拉斯作为一位独立的作家,有史以来投身政治(曾力挺社民党),经常感情冲动,偶尔也脑子灌水,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去捅以色列马蜂窝。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