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22022
Last update日, 22 五 2022 1pm

 

一诗掀起千层浪——格拉斯新诗风波

g四月四日,年已84岁的德国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格拉斯不堪寂寞,在《南德日报》《纽约时报》等同时发表新诗“一定要说的话”,以文学形式指责以色列,认为以色列对伊朗的军事威胁已经威胁世界和平,德国不能再卖潜水艇等给以色列,扮演挑起这一破坏世界和平的帮凶。

二次大战犹太民族受到纳粹灭绝性屠杀,所以德国社会对以色列问题一直是禁区,几十年来抱有负罪感而给予以色列无偿支援,没人敢负面评论以色列。战后欧美各国也都给以色列特殊的支持和保护,使以色列能在经济上、军事上立足于中东伊斯兰世界。近年来传伊朗秘密研制核武器,相邻的以色列受到最直接威胁。以色列打算出击伊朗,欧美各国采取经济制裁迫使伊朗放弃核研究,想以此避免以色列进攻伊朗,那样欧美各国都将被拖入伊朗战争。但一个曾经受到屠杀的民族,并不能现在就有权利去进攻其他民族。欧美世界都看到这样的现实,却没人敢去直言。格拉斯作为一位独立的作家,有史以来投身政治(曾力挺社民党),经常感情冲动,偶尔也脑子灌水,这次冒天下之大不韪而去捅以色列马蜂窝。


三八妇女节说德国妇女现状

frau-a在一个社会中,女性与男性到底有多大区别?更多由于生理区别、还是由于社会歧视?1970年德国著名脑科学专家Hans-Joachim Kretschmann教授通过长年科学研究,得出结论是:女性脑袋里的东西就比男性的少。那刚好是六八学运期间,该论点引起轩然大波,被女大学生们激烈讨伐。如今42年过去,再问到这位现年84岁的老教授,他还是坚持,当年的结论是对的。不过他现在收回该论点,因为有些论点可以研究,而不可公开讨论。近年科学家研究也确认,女性大脑皮层处的神经比男性少,或许女性的神经利用率比男性高;而女性在大脑收集信息部位的神经比男性多,所以女性对语言的理解能力超过男性。此外,女性头脑里分泌的羟色胺较少,所以遇到挫折比较容易引起悲观、食欲不振、偏头痛。

当然,男女之别更多是出于社会原因,人类母系时代过去后,主要是男性在主导社会,所以几千年来人们都偏见只有男性才能支撑起家庭与社会。直到欧洲近代,妇女运动兴起于19世纪末席卷欧洲的社会主义运动,德国为主要阵地(蔡特金与卢森堡)。而妇女社会地位的真正改变却是在六八学运及此后的红色十年中,一个个妇女保护的法律与政策出现,尤其在职业上,对妇女增强了许多特殊保护。如今欧盟又在推动各国必须强制性地立法,保障女性逐步进入大企业的领导层。新时代妇女运动不觉44年过去,今日德国妇女状况发生了多大变化?值今年三八妇女节之际,兹德国妇女情况作一简单描述。

在德国,百万富翁中女性占40%,2003年还只占26,4%。尽管德国最大200个企业的理事会中女性只占3,2%,但在中型企业的领导层中,女性占25%。德国议会中女议员占1/3,军队中女兵占9,3%(有210名女兵驻军阿富汗),警署中的女警察占24%。尤其可喜的是,德国出现了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总理梅克尔,居然也把国家管理得井井有条。

50%妇女的职业还是典型的“妇女职业”,如幼儿园(占97%),秘书,护理工等,130万女性为自由职业者。在银行、保险业的女性与男性等量,但工程领域只占10%,新雇用的工程师女性占25%(2000年只占11%),可见有大幅上升趋势。Bayer公司新雇用的化学家中女性占47%,建筑公司Hochtief中的女性比例从五年前18%,到现在23%。汉撒航空公司的5000位飞行员中,有295位女飞行员,1988年还没有一位。

德语的危机

deutsch-rmisches_kaiserreich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似乎是索无争议、世人皆知的事实,但德国宪法中没有明确定义。如今在德国社会使用英语的场合和频率越来越高,德语受到英语挑战,激起一批德语学者与民众的不安,发起签名运动,2011年10月有7,5万人签名的议会申诉书递交到德国议会,要求将“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写入德国基本法第22款——该款确定了无关紧要的“德国国旗是黑、红、黄三色”“德国首都是柏林”,却为什么没有确定更为重要的“德国官方用语为德语”?11月初议会举行首次听证会,正式讨论这一宪法修改案。

语言是民族文化中最最精华的部分,是一个族群能称之为“民族”的最重要标志。语言先于宗教和文字的产生,更先于国家的产生。从文化史角度,在世界族群中,德语对于德国似乎更为重要,重要于法语对于法国、英语对于英国。德国原来只有“德(语)”、而没有“国”,到公元十世纪查理大帝的孙子三分帝国后,德语区才独立成东法兰克帝国,法语区成西法兰克帝国——这是欧洲首次以语言来划分国界。西法兰克帝国继承了“法兰克帝国”的国号,简称法国,而德语区却没有自己国号。后来德语国家占领了中法兰克帝国(意大利)后得以继承“罗马帝国皇帝”的加冕,但罗马帝国(后改称神圣罗马帝国和德意志神圣罗马帝国)还包含意大利,而荷、比、卢本身就是德语区。所以在中世纪,德语区只被称作“德语的国家”(das deutsche Land),由此逐步简称为“德国”(Deutschland)。一盘散沙的几百个“德语的国家”直到19世纪初的浪漫主义时代才谋求统一成一个“德国”。1848年法兰克福德国统一大会上文化民族主义占了上峰,通过的“小德意志方案”将德语的国家统一成德国,而德国的许多属国(如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因为不说德语,被拒绝加入(大德意志方案)。由此可见,德语对德国政治版图之重要。

元素画家——威廉·特纳

kriegschiff这次我的文题来自一个画展,是这个画展的主题,此画展正在汉堡市政厅旁一个不大的艺术馆内举行。此馆以布氏基金而建,我称之为布氏艺术馆(Bucerius Kunst Forum),是我每年必访之馆。威廉·特纳(William Turner,1775—1851)是英国著名的浪漫主义风景画家,以其天才和终生探索提升了风景画的历史地位,是现代艺术的先驱。按今人的眼光看,他既是印象派也是抽象派的先驱。据说在他生活的时代,与他所作的探索相应的词语还没诞生,比如抽象一词。

气之驱使

此次我来观展,初衷不是冲着特纳其人其画,更多是怀着对西方元素的好奇,因我先前对特纳认识不深,已有偏见。
好几年前儿子从英国旅游回来,送给我一本特纳画册,购于他参观了伦敦泰特画廊之后。他告诉我,人们来此画廊就是慕特纳之名而来,就是为了观赏特纳之画。他对特纳喜爱得不行,也想以其画册来感染我。我翻看画册,留下最清晰的印象可用两个字来概括:模糊。因而不太喜欢,这也与我们这一代的传统审美观有关。观展时在耳机中听到时人对他这一特点的评价,同样使用了模糊一词。而特纳的反驳是:模糊正是我的强项。

搭错筋儿——毛蛤蟆自白

hunde-k这几期欧华导报总有文章议论男女问题,先是木木小孩儿家口无遮拦,挑得老夏欲罢不能,半掩琵琶半遮面地表露心情。逸娴也不失时机地讲一番淑女卫道,木木看后嗤之以鼻,一言以蔽之曰:“球”!“球”旁边站着林健,两臂交叉于胸前,冷眼瞪着一群变态的蛤蟆,恨铁不成钢,却也无可奈何。毛蛤蟆我,幸灾乐祸地从牙缝里狠狠挤出个字:“人”!而那人味最大的正是林健先生,相比之下,木木老夏逸娴他们统统是小儿科。

林健之歌最让我动心的是末段里的两句:

请看吧,她们已一个个把乳房挺起来了
请看吧,她们已一个个把屁股鼓起来了

读罢,我满脑子幻影,幻想着自己前乳后臀,一派风流,把世上无论男女的眼珠子都看得滚出来!然后再看一眼现实的我,前瘪后蔫,性别特征模糊,以前的人说话富于诗意,把我的这种状态形容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叫人如何不苍然泪下呢?!从林健之歌看林健之人,觉得是位感触灵敏的不傻之人。那些还有着“古人”与“来者”性别特征的变态女人们知道了,一定会恨乌及屋,把我也划到林健那勃起阵营里。我反正已经性别模糊,划到哪里都无所谓,仍旧还是要说说我的道理。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