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3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中国文化

古诗古韵话斗鸡

2017年农历丁酉年,即鸡年,赏读一下古人留下的斗鸡诗,倒也是另有一番情趣。

自从有斗鸡出现,就有文人雅士作诗吟咏。汉魏六朝间许多文豪都喜欢看斗鸡写斗鸡,都有“斗鸡诗”传世。曹植的《斗鸡诗》:

“游目极妙伎,清听厌宫商;
主人寂无为,众宾进乐方。
长筵坐戏客,斗鸡间观房;
群雄正翕赫,双翘自飞扬。
挥羽激清风,悍目发朱光;
觜落轻毛散,严距往往伤。
长鸣入青云,扇翼独翱翔;
愿蒙狸膏助,常得擅此场。”

诗中的“乐方”就是斗鸡。全诗把人们观看斗鸡时的兴奋、刺激及斗鸡场面描写得淋漓尽致,今日读来好像身临其境。

建安时期的刘桢观看斗鸡也诗兴陡增,作得一首《斗鸡诗》:

“丹鸡被华采,双距如锋芒。
愿一扬炎威,会战此中唐。
利爪探玉除,瞋目含火光。
长翘惊风起,劲翮正敷张。
轻举奋勾喙,电击复还翔。”

全诗动静结合,使斗鸡场面的气势跃然纸上。不论鸡的登场,还是鸡的斗战,品读中毫无拖泥带水之感,并能体会到互斗时鸡的灵巧、从容、勇猛。特别中间的“利爪探玉除,瞋目含火光”两句写得极其传神,一个“探”字写出斗鸡窥伺战机的诡秘,又显得从容不迫、“好整以暇”。“瞋目”则写出鸡的全神贯注,“火光”描绘了鸡的蓄怒待发。中间一个“含”字又显出含蕴不露、静以观变的气度。一场决斗已在瞬息之间,双方凝神以待。

梁简文帝萧纲的《斗鸡诗》则这样写到:

“玉冠初警敌,芥羽忽猜俦;
十日骄既满,九胜势恒遒;
脱使田饶见,堪能说鲁侯。”

简短几句,犹如绘就了一幅斗鸡图,人们仿佛看到训练有素的斗鸡上场相斗、全力以赴的场景。

唐朝斗鸡之风俗盛行,韩愈作《斗鸡》诗:

“裂血失鸣声,啄殷甚饥馁,对起何急惊,随旋诚巧绐。”

诗人孟郊也有《斗鸡》诗:

“事爪深难解,嗔睛时未怠。一喷一醒然,再接再厉乃。”

短短四句,把斗鸡场面的热闹刺激、惊心动魄刻画得惟妙惟肖,让人产生翩翩联想。

与皇帝的大规模斗鸡娱乐相比,民间的斗鸡则具有赌博性质,很多人纵鸡火并是为了发家致富。由于涉及到金钱,由鸡而起的争斗也越来越多。李白就曾因为一次斗鸡活动情绪激动、最后像注射了鸡血一般拔刀把对手捅死在当场。唐朝其他诗人也对斗鸡有浓厚兴趣,如张仲素的《春游曲》中就有“当年重竟气,先占斗鸡场”的记述;张籍的《少年行》中则有“日日斗鸡都市里,赢得宝刀重刻字”的描绘,于鹄的《公子行》中有“马上抱鸡三市斗,袖中携剑五陵游”的记叙。在诗人笔下,斗鸡不光是一种娱乐,甚至与勇气侠气相关联,实在让人觉得彪狂至极。

宋朝后斗鸡仍在延续。北宋诗人梅尧臣《晚泊观斗鸡》诗:

“侧行初取势,俯啄示无惮;
先鸣气益振,奋击心非懦;
勇颈毛遂张,怒目毗裂盰。”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描述了令人惊心的斗鸡场面。

明朝时不仅出现了每日抱鸡邀人相斗的职业斗鸡者,而且出现了专业斗鸡社团。张岱《陶庵梦忆》载:“天启壬戌间好斗鸡,设斗鸡社于龙山下。”这是古代专门研究斗鸡、切磋斗鸡技艺的斗鸡协会。万臧憋循的《寒食斗鸡诗》可谓斗鸡风气的写照:

“寒食东郊散晓晴,笼鸡竟出斗纵横;
飘花照日冠相映,细草寒风翼共轻。
各自争能判百战,还谁顾敌定先鸣;
归来验取黄金距,应笑周家养未成。”

到了清代,斗鸡作为民间技艺,经常进行表演。康熙年间诗人李声振的《百戏竹枝词》就有斗鸡诗:

“红冠空解斗千场,金距谁堪冠五坊?
怪道木鸡都不识,近人只爱九斤黄。”

全诗对“九斤黄”这个斗鸡品种进行描述,流露出该斗鸡体大力足、凶猛耐斗的性格;

乾隆年间李调元《弄谱百咏》中有一则斗鸡绝句:

“砺吻振毛首作低,广场序立到初齐;
大鸡昂然小鸡耸,不但西江两斗鸡。”

四句诗不仅描写出斗鸡的英勇表现,更反映出当时斗鸡之风依然大盛。

题图:袁丽莉(德国)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