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72018
Last update一, 12 十一 2018 11pm

 

中国文化

有趣的寿联故事

寿联,是给成年人祝寿用的,要表达欢愉的意思,所以应选用积极的字眼入联。内容是称颂寿者的功德,评价寿者的业绩,祝愿寿者的健康长寿等。寿联从北宋开始,但直到清代才在民间流行。而流传至今的寿联故事,读起来仍会让人体会到其中的恢谐与幽默,有些还会令人捧腹。

天台的知县老爷要做五十大寿,土豪劣绅纷纷送礼。老百姓肚子都填不饱,哪有东西送礼?对此,知县老爷好不恼火,便在百姓头上加税。济公闻讯,便写了副对联,包在绸缎里送去。知县以为是寿联,让济公当场高声读起来:

大老爷做生日,银也要,金也要,珠宝也要,红白一把抓,不分南北;

小的们真该死,麦没收,谷没收,豆儿没收,青黄两不接,送啥东西?

县官一听,气得差点昏过去,喝令衙役重打济公五十棍。衙役扭住济公大打出手。

这时,意想不到的怪事出现了:衙役每打一记,便从济公身上飞出一副寿联,而且都是讽刺县太爷搜刮民财。打得越多,飞出的寿联也越多。这些寿联就象蝴蝶一样翩翩飞舞,飞出县衙大院。知县见此火上浇油,认为是衙役中了邪,便下堂要亲自动手来打。济公取出破扇扇了三下,刹那间天昏地转,大风刮起来,把知县刮上半天,跌成了肉酱。

清朝乾隆年间,宰相刘墉陪同乾隆南下微服私访。两人走了一天,又饥又渴。当来到安州柳庄子村时,正赶上村里一个老头过寿日。刘罗锅灵机一动,对乾隆说:“皇上,咱们也上一份礼吧,这样咱们就有饭吃了。”乾隆点头表示同意。

房东老头一看他两个的装束,就知道不是一般人物,便热情邀请他们一同就餐。吃饭时老头说:“今天是我141岁大寿,活到我这年龄的不算多。你们都是文人,给我留副对子做个纪念吧!”边说边让人准备文房四宝。

乾隆皇帝略略思索了一会儿,提笔写了上句:

花甲重逢,又增三七岁月;

然后把笔交给刘墉。刘罗锅接过笔,马上写出下联:

古稀双庆,再添一度春秋。

人们起初没弄明白其中含义,后仔细一琢磨,发现上下联均道出了老“寿星”的年龄:

古时,花甲指60岁,花甲重逢则是120岁,再加上21岁,当然是141岁;古稀指70岁,古稀双庆无疑是140岁,再添1岁也是141岁——一道数学题。

相传在数百年前,有一位老相国做六十大寿,文武百官都前往送寿礼、寿联,老相国好不神气。而有一个文人,单单只送去一幅寿联。由于这个文人很有名气,相府接礼的人虽然不悦,也不敢怠慢,便把此事向老相国秉报,老相国便吩咐仆人把这幅寿联挂在寿堂的右壁上。祝寿的时候,满堂宾客都把眼睛注视到这幅寿联上,有人还指指点点,甚至读出声来。老相国堂堂正正地坐在寿椅上,正准备接受亲友拜寿。举眼一看寿联上横写着“真老乌龟”四个字,心中大为羞怒,脸色铁青。正要发火的时候,只见那位送寿联的文人提笔进前,竖写联句,并念道:

真真宰相,乌纱盖顶;

老老元臣,龟寿鹤龄。

老相国听了转怒为喜,所有的宾客也无不欢呼叫好,佩服这个文人高才谑而不虐。

有一位姓王秀才到外面玩,来到一个小时候同过学的李家里。正巧,李某的老母七十大寿,大摆酒席。司礼人正在排席,基本排好,单单首席没得人坐,宾客推三推四。姓王的走进屋里,众宾客见他有点派头,有人讲了一句请他坐上席,他也不客气,上去坐了首席。大家见此情景,一个个都在猜想:这人是做什么的?与主人是什么关系?就连李某自己也因为日子久了,认不出来者是何许人也了。但大家又想,首席总算有人坐了,寿宴也就可以开始了。酒过三巡,司礼人说:“请上席先生与寿星题联。”说话间,便有人把大红纸和笔砚放在姓王的面前。

只见来人不慌不忙,点了点头,接过笔来饱添墨水,挥笔写下:

七旬老母不是人。

众人一看,都惊呆了。心里都在骂他,但见他又写下七个字:

乃是天上老寿星。

众人一看都转怒为喜,夸奖先生有才学。

那位姓王的秀才抬眼看了看宾客,又瞄了瞄老人家的两个儿子,开始撰写下联:

两个儿子都是贼,

这下李某的弟弟忍不住要骂人了。不料秀才又写下一句:

偷来仙桃敬母亲。

款落王某某。客人见了,无不竖起姆指称妙。李某看到落款,才想起原来是小时候读书的同学。

从前有个势利小人,为了想从岳父那里得到一笔钱财,平时千方百计讨好岳父的欢心。这一年八月中秋,岳父要做五十大寿,他觉得这是巴结岳父的最好机会。于是请一个秀才,要他为岳父写一副寿联,并要求在联中极尽吹嘘美化之词,把岳父吹捧得高得不能再高;同时要把自己说得低得不能再低。

秀才听了心中觉得好笑,稍加思索,依言写出寿联:

大尊翁,尊翁在上,上至三千里凌霄,凌霄盖高楼,楼上为你祝寿,寿山寿海寿千年,千年永康健;

下晚婿,晚婿在下,下至十八层地狱,地狱掘陷阱,陷下让我挖泥,泥人泥鬼泥一世,一世不出头。

岳父寿辰的那天,他将这副寿联送上,满堂宾客看了无不为之笑得前仰后合。其中有位客人即席吟了一副对联:

小人重利卖廉耻;

大翁寿辰坑女婿。

清朝雍正年间,开平有位瘸脚少爷,名叫阿茂。此人无心向学,才识浅薄,但又自以为是,经常闹出一些笑话。这年他母亲过大寿,作为家中读书最多的人,又自诩学过一些云对雨、天对地、山对水之类写对联的知识,家人便要他写一副寿联。于是他提前两天闭门在屋,左思右想。可过了一天,他连一句也没写出来。

后来他灵机一动,想起了春节时不少家门口贴过一副对联,大家评价不错,于是阿茂将对联默录下来:

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

阿茂心想:明天是我母亲大寿,怎能让其他人沾光也跟着“增寿”呢?于是将联中“人增寿”改成了“娘增寿”。

他又一想,从对联的角度讲,“娘”对“爹”才算工整。于是他便喜滋滋地大笔一挥,写下寿联:

天增岁月娘增寿,春满乾坤爹满门。

第二天一早阿茂就把这副寿联贴了出去,路人见了无不捧腹而去。

用户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