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02018
Last update六, 14 七 2018 12am

 

中国文化

别样风情西瓜联

西瓜,又名夏瓜、寒瓜、美瓜,原产于南非中部沙漠地带,后通过“丝绸之路”进入新疆。明代徐光启在《农政全书》中说:“西瓜,种出西域,故名之。”

西瓜素有“夏季水果之王”的美称,是夏季人们消暑止渴的佳品。古往今来,一些文人墨客撰写了不少咏赞西瓜的名联佳对,并留下诸多轶闻趣事。而今,人们在夏日里痛痛快快吃西瓜时,品咏这些西瓜佳联,回味这些西瓜轶事,其感触也定是非同一般,别具风情。

明代文学家蒋焘经常邀朋友上门探讨创作感悟,有一次拿出西瓜招待客人。说笑间,一位文友随口出一上联:

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

此是一拆字联,上联的“东两点”就是“冻”字,“西三点”则是“洒”字。正在切西瓜的蒋焘随即也以拆字联相对:

切瓜分家,横七刀竖八刀。

这里的“横七刀”是“切”字的分拆,“直八刀”则是“分”字的拆开。上下联中的后两句都是对联首句里的两个字的解释,而且严实切合,丝毫不见拆字之痕、刻意雕琢之迹,显得浑然天成。

素有“江南第一风流才子”的明代名士唐伯虎自幼才思敏捷。有一次父亲端出炒豆和西瓜待客,年幼的唐伯虎先抓了一把炒豆放在兜里,然后又拣了一大块西瓜拿在手里。其父见状,正欲批评他,客人替他解围说:“我出个上联,若能对出,这西瓜、炒豆你就拿去吃吧!”唐怕虎也是初生牛犊,满口答应。于是,客人捻开一粒炒豆,说出上联:

炒豆捻开,抛下一双金龟甲。

唐伯虎看了看手里的西瓜,立即对道:

甜瓜切破,分成两片玉玻璃。

唐伯虎将西瓜切开的样子比喻为“玉玻璃”,并应对客人的“金龟甲”,从颜色形状都对得十分贴切,客人听后大加赞赏。

相传,明代大学士张居正小时候也十分聪明。一天,当地寺庙的一个老和尚摘来几个西瓜供视察此地的巡抚解渴。那巡抚触景生情,脱口说出一句上联:

东司和尚送西瓜,些小礼物。

老和尚苦思良久,对不上下联。碰巧张居正来此玩耍,他得知上联后不假思索便对了下联:

南极仙翁拜北斗,天大人情。

此句一出,全联东西南北,便成完壁。对仗工整,自然天成,在场的人听罢都赞赏不已。

与此相近,是清代戏曲理论家李调元的塾师与附近庙里的和尚有书棋交往。一日调元进学,见塾师案上放着一只西瓜,瓜下压着一张条幅,上写一联:

东山和尚送西瓜,地下小礼物。

从塾师作沉思状看,尚未得出下联。调元于是对道:

南极仙翁朝北斗,天上大人情。

相传一年盛夏,清大学士纪晓岚与几位同僚在一起纳凉吃瓜,期间一位同僚口出一则上联:

坐南朝北吃西瓜,皮往东放。

联语好似街头即景,又似信手拈来,十分巧妙地把“南北西东”四个方位词嵌入其中,不见冥思苦想之功,也不见匠心独运之气,通俗中见高明。在坐的几位同僚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对不出下联。纪晓岚刚好吃完一块西瓜,放下瓜皮,随口对出下联:

自上而下看《左传》,书向右翻。

下联把“上下左右”几个字蕴于其中,读起来格调雅致,而且给人以想象空间,令人能想象到一介书生,捧一册线装木版印刷的古书。一边看、一边向右翻的情形,同时生动地再现了纪晓岚品尝西瓜那种落拓不羁、潇散洒脱的豪放气度。可谓出神入化,妙不可言。

不过,旧传民间也有此类似的对联:

说南道北吃西瓜,皮朝东甩;
思前想后读左传,书向右翻。

上联含东南西北四方,下联以前后左右相对。

抗日战争期间,住在重庆的于右任因事偕郭沫若,邀约当时复旦大学校长吴南轩一起到北碚的北温泉议事。天热口干,吴校长便购买两个西瓜解渴。才思敏捷的于右任吃着西瓜而触景生情,笑着对郭沫若和吴校长说,适得一上联,请为作对:

游北温泉,吃西瓜,吴南轩作东。

联语现场即景流畅自然,其中嵌有“东南西北”四方,一时难于得对。事毕,于右任与郭沫若搭乘公共汽车返回重庆。车至上清寺时,忽闻售票员招呼道:“上清寺到了,到上清寺的旅客请下车!”郭沫若一听,顿时来了灵感,对于右任说,我这里有了下联:

至上清寺,请下车,于右任转左。

当时的于右任就居住在上清寺,下车后回家必须左转前行。此联中以“上下左右”对“南北东西”,可谓珠联璧合,妙对天成。

用户登录